内容

中国将为人民币贬值付出高昂代价
China’s “currency devaluation game” may backfire


从今年4月份人民币显著缩水以来,有多种消息渠道盛传中国政府为缓和美国关税给中国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而有意压低人民币价值。但人民币大幅贬值却可能为中国经济带来灾难,造成从债务危机和资本外逃等多种恐慌。据《纽约时报》,尽管中国政府采取强硬措施,人民币价值陡降将使企业和个体投资者放弃人民币选择更为保值的美金,因而让大量现金从中国流向海外。

RMB, China’s currency, has suffered a substantial slide since April, raising speculations that it was a deliberate act by the authorities to soften economic blow caused by US tariffs. But a nose-dive RMB could backfire and may spark fears on many economic fronts – from debt crisis to capital flight woes. Despite government’s capital control measures, the yuan’s slide would see companies and individuals desert Yuan for the safety of dollars, leaving massive cash flowing out of the country, according to the Times.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国有一个简单的武器,使用货币贬值用来尝试挫败特朗普总统的关税。

但这能起作用吗?

自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已下跌了逾7%,这是一个异常大的变化。人民币贬值使中国的出口商品对外国买家来说更便宜,在特朗普的关税让许多中国商品在美国市场上变得更贵的时候,这一点尤其有帮助。而且,由于中国政府是人民币汇率的管理者,人民币贬值当然是得到政府批准的。

特朗普上周发推说,人民币走弱正在侵蚀美国的竞争优势。

中国当局已表示,他们并不是在故意压低人民币的价值,以在贸易冲突中获得优势。而且,导致人民币最近贬值的部分原因可能来自与贸易无关的其他经济因素。

但是,人民币不能自由交易。其交易价只能在央行每日设定的严格范围内上下波动。人民币的指导价一直在稳步降低。

人民币最近的下跌使其回到了去年的水平,下跌是在贸易战言论不断升温时开始的。

虽然货币走弱可以缓解经济冲击,但也有代价。

三年前,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时,人们的恐惧曾影响了中国经济,还波及了全球各地的市场。

但对中国来说,用人民币贬值来应对美国的关税,可能比其他方法更具优势。由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远远超过从美国的进口,中国能征收关税的美国产品价值,不可能接近美国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产品价值。

然而,货币贬值带来大量的风险。

首先,人们尚不清楚中国可能需要在多大程度上让人民币贬值。过去三个月的贬值可能已让所有的中国对美出口受益,去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总额超过5000亿美元,贬值也可能部分抵消了加征关税到目前为止所带来的影响。美国从本月开始对价值340亿美元的首批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已提出要对更大范围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但加征的幅度较低,只有10%。但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可能会希望避免一种情况,那就是让投资者和其他人认为,汇率水平直接受贸易战的影响。

而且,货币大幅贬值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伤害。

如果人民币大幅贬值,会发生在中国经济面临艰难的时刻。中国经济增长的相当一部分是靠令人目眩的借贷增长。政府担心一些借款者将在债务偿还上出问题,因此试图限制借贷。但这种限制也会减缓经济增长,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最近放松了一些限制。

2015年,当人们对中国债务的担忧有所增长时,中国政府出人意料地开始让货币贬值。

为保护自己的财富不受人民币进一步贬值的影响,中国的个人和企业纷纷抛售人民币,买入其他货币。这种被称为资本外逃的抛售表明,中国人对本国经济缺乏信心,并对中国央行让人民币贬值的做法有疑问。当时的另一个重大担忧是,中国产品在其他国家会降价,迫使其他国家的生产商也纷纷降价,从而在这个过程中给更广泛的经济带来损害。

中国采取了新的“资本管制”措施,遏制了资本外逃,全球经济和价格的回升缓解了人们对中国商品变得更便宜的担忧。现有的资本管制措施,以及全球经济状况正在好转的事实,也许会允许中国再次让人民币贬值,而不至于引发太多的不安情绪。但这仍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部分原因是个人和公司能找到绕过管制的方法。

“在央行能够实施的策略中,货币的受控贬值是最为棘手的一项,”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说。“中国靠资本管制和外汇储备也许能再次成功做到,但一种风险是,人们会把人民币走弱视为中国不能保障金融稳定的证据。”

而且,可能缓解人民币抛售的因素已不复存在。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首席经济学家罗宾•布鲁克斯(Robin Brooks)指出,美元曾在2017年大幅走弱,这对稳定人民币的价值有所帮助。

“如果美元重新升值,限制资本账户的做法对有效地遏制潜在的资本外逃会有多大作用,是一个尚无答案的问题,”布鲁克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一, 七月 30, 2018 - 00:07
作者明显不懂经济。东拼西凑出来的水货文章,糊弄读者吗?专业性在哪里?copy/paste谁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