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明年联邦大选,特鲁多将赌注押在移民选票上,环球邮报专栏
Justin Trudeau’s gamble on immigrant voters


 
《环球邮报》7月30日发表的一篇由一直持保守政治观点的Daisy Group顾问Alex Simakov撰写的观点文章称,移民可谓是不可预测的群体,或许这从他们愿意拎着手提箱到异国他乡开启新生活就可以体现出来。对于移民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在新国度得以立足和发展,而加国的大部分移民都有幸做到了这一点。但是,移民群体也给政客带来了一些令人不快的意外,他们曾热情地欢迎移民,并天真地指望他们在选举中对自己死心塌地忠诚不二,但结果却事与愿违。从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最近的行动来看,他也将艰难地认清这个事实。
 
上世纪80年代,魁北克省首位来自魁人党(Parti Québécois)的移民厅长Gérald Godin曾热烈欢迎成千上万说法语的移民,并指望大批新的法裔加拿大人因此心存感激,从而能够顺从他的想法投票支持魁北克独立。但是,最终恰恰正是这些“族裔选民”打破了他的梦想,在1995年一致投票支持加拿大统一。
 
现在,特鲁多也正在步入类似的陷阱。尽管特鲁多明显没有能力拿出一个可靠的计划去解决所谓的越境危机,但他似乎已经准备将这个问题作为2019年竞选连任的关键政纲条目。在最近几周,特鲁多的团队和安省新任省长福特(Doug Ford)领导的保守党政府已经就此问题展开了激烈博弈。

 
安省移民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因为对联邦政府就各省安置寻求避难者事宜所应承担的财政责任提出大胆质疑,而被联邦移民部长批评“违背了加拿大人的风格”。 特鲁多的首席秘书巴斯(Gerald Butts)更是直言任何针对联邦自由党政府处理寻求庇护者事宜的批评者都是“另类右翼”。将特鲁多定位成无国籍者和受压迫者的救星是一种竞选策略,因为此举可能会赢得许多城市中左翼选民的支持。但是,特鲁多也可能因此在郊区有大量移民聚居的摇摆选区遭受重创,而联邦自由党必需依靠这些选区保住多数席位。
 
尽管特鲁多在达沃斯论坛上为自己加分不少,但他对公民身份的概念所持的态度却有可能成为涉及现有移民的巨大政治负累。为了拿到加拿大护照,这些移民多年来不惜流血、流汗和流泪,因此,许多移民选民可能并不喜欢特鲁多通过推特向世界其他地区的难民发出公开邀请。
 
对于特鲁多鼓励移民自行越境进入加拿大的哗众取宠之举,以及他似乎并不愿意公开捍卫加拿大边界完整性的做法,我们应该并可以就此进行坦诚的辩论。但无可辩驳的一点就是,特鲁多的话语突显出他对加拿大公民身份的价值缺乏重视。

尽管特鲁多一直声称自己理解移民的甜酸苦辣(他的祖父是在1911年从苏格兰移民到加拿大),但他可能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新移民的思维倾向。因为有许多移民都是来自发展中国家,在那些国家里大量移民并不会导致官僚主义泛滥,但却会引发混乱、暴力行为和政治不稳定。

 
许多新移民在抵达加拿大的头几年里,都会甘愿从事从早干到晚的辛苦工作,而他们挣到的钱也只够勉强养家糊口。因此,最近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的寻求庇护者享受数万元的救济金,并入住四星级酒店让一些移民感到恼火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来自新移民的有关轻微不便的单独投诉并不具代表性,但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
 
因此,特鲁多不应该和安省新任省长福特唱对台戏,而是应该利用这个机会从福特那里吸引经验教训,在今年的安省省选中,福特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聚居大量移民的905地区和多伦多外围地区的选区,赢得大量移民选民的支持。尽管有些人抨击福特是种族主义者和川普式精英,但他并没有浪费时间去释放有关多样性和包容性的道德信号,而是通过关注街道安全、家庭价值观和财政审慎等问题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移民的支持。
 
福特的竞选结果不由得让人想起在2011年大选中获胜的哈珀(Stephen Harper),哈珀在那一年之所以能够赢得多数政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将移民视为多维公民,而移民最关注的问题就是购房、找好工作和减税。然而,特鲁多却越来越有可能因为故意贬低加拿大新公民的价值,并用自己的价值观取代他们的价值观而失去移民选民的支持。可是,特鲁多却仍在指望这些移民因此感恩戴德。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