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福特欲将多伦多市议员人数减近半一点没错,环球邮报专栏
Doug Ford is right about Toronto


 
著名专栏作家温特(Margaret Wente)7月31日在《环球邮报》上发表的一篇观点文章称,上周她遗憾地获知多伦多市遭到野蛮人的洗劫,从而让我们一直崇尚的民主严重受挫,有许多相关报道以及CBC都在这样说。这群野蛮人的首领是安省新任省长福特(Doug Ford)。上周,福特未经咨询就决定将多伦多市议员人数减近半,此举让一些专家陷入绝望。一名多伦多市议员甚至直言这种做法“背叛我们的民主”。
 
但温特同时亦称,并非所有多伦多市民都因此感到愤怒,老实说,她甚至都怀疑在1000个多伦多市民中是否有一个人清楚知道多伦多究竟有多少市议员,或是市议员人数是太多、太少还是刚刚好。据温特所知,加国最大的市政府机构臃肿且运行不良,官员总是夸夸其谈,却很少做实事,甚至连市府内部人士都这么说。
 
代表士嘉堡中心选区(Scarborough Centre)的资深市议员汤普森(Michael Thompson)亦认同这种观点,在这个问题上他和福特看法相一致。汤普森告诉温特,多伦多市议会做决定很艰难,如果让少数市议员讨论同一件事情,市议会就能更加及时有效地完成工作。

多伦多市政府是实行无党制,这意味着每位市议员实际上都是一方代表,因此,他们热衷于对每个问题都发表意见,以证明自己是在全心全意为选民服务,无论他们是否真的有话要说。汤普森称,每位市议员都会发表不同的战略观点,每个人都可以提出一个新的地铁计划,然后所有人都必须就此进行讨论,但大家很少能够达成一致意见。

 
多市不时堵塞的公交系统就是市府效率低下的最大受害者。此外,诸如赌场辩论、垃圾处理辩论以及有关King Street的辩论等不胜枚举的小问题也耗费了多伦多市府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市府接连委托撰写的报告实际上从来没有人认真阅读。在其他一些问题上市议员们也是一味坚持自己的立场,拖拖拉拉没完没了地讨价还价。汤普森坚信削减多伦多市议员人数会促进民主,而不是削弱民主。福特的计划是将多伦多市议员人数减至25人,接近在渥京的多伦多国会议员和安省省议员的数量,并在多伦多市政选举中采用相同的选区分界。
 
实际上,甚至连那些曾大力反对福特攻击民主的人也在暗自嘀咕精简多伦多市议会可能并不是个坏主意。但问题是福特是以错误的方式做了这件正确的事情。他事先并未进行咨询,也没有征求许可,就直接做了决定。现在,他导致多伦多市府陷入了麻烦,因为多伦多在两个月后就要举行市政选举,但现在市府不得不匆忙重划选区分界并立即生效。此外,福特也给一些有意参加多伦多市选的政客带来了不便。曾在上一次市长选举中击败福特的多伦多市长庄德利(John Tory)因此被激怒,并声称会指示多市的律师研究如何通过一切可用手段阻止福特的计划。但是,庄德利肯定也知道这样做只是表达一种姿态。从法律上讲,多伦多市属于安省,省府掌控着生杀大权,前安省省长哈里斯(Mike Harris)在1998年以提高效率和效力为由推动多伦多六市合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哈里斯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他只关心结果,并不关心过程。虽然当时有很多人大声反对他的合并计划,但反对声越大,他就越受欢迎。就像哈里斯一样,福特也认为安省省民被过度统治且税负过重。他是对的。他对多伦多市府政客所持的基本观点就是他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会阻碍任务完成,因此,数量越少越好。福特在宣布削减多伦多市议员的计划时曾称,多伦多市民已经看够市议会只说空话不干实事。
 
仅靠削减多伦多市议员人数并不能解决多伦多市府的问题,但这却是令人鼓舞的迹象。实际上,安省的官僚机构也已经膨胀到失控的地步。温特称,她的同事皮卡德(André Picard)发现安省涉及健康事务的公务员人数已经从6,000人激增至1.3万人,同时诸如地区保健综合网络(LHIN)和社区护理服务中心(CCAC)等大量代理机构消耗了大量税收但却责任模糊。这些机构都需要进行大瘦身。毫无疑问,在这些官僚机构里从事管理和工作的人肯定会大声反对福特的计划,但是,最后的赢家终将是民众。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