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增加警力解决不了多伦多日趋严重的枪杀问题
Hiring more police is not the solution to Toronto's gun violence


 
长期以来,大多伦多市不但是加拿大,北美洲,也是所有西方国家,乃至世界有名的治安良好,犯罪率低下的大都市。可是今年夏天,这种情形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到笔者写这篇文章时,多伦多已经有25个人被枪杀,它可能是多伦多有史以来,破记录的枪杀人数。多伦多甚至于有陷入像纽约和芝加哥那样的“谋杀之都”的可能。这不能不引起加拿大民众的极大关注和震撼。
 
多伦多市长庄德利发誓,一定要把这种严重犯罪社会现象压下去,把犯罪的组织和根源拔除。市长说: “我们一定要招募更多的警察,把这些罪犯和他们所属的黑社会团体和组织镇压下去”。
 
庄德利的愤怒和主张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且从表面上看,他所提出的具体长期治安方案也似乎是“解除病根”的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
 
但是庄德利显然没有注意到,要对付这些重大而又复杂的社会犯罪现象,绝非单独增加警察力量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它必须解决犯罪的根源。多伦多维持社会秩序和安全的警察队伍,已经足够或“饱和或几近饱和状态”。

 
如果增加警察人数就能够绝决或消除枪械犯罪行为的话,那就把枪械犯罪行为的社会背景,及其复杂情况看得过分简单。因为这些犯罪集团和犯罪行为的部分根基埋在我们的社会和家庭深处。或讲得更明白一点是,这些犯罪集团所招收和吸引的成员中的一大部分,是来自普通家庭中的,包括学生在内的年轻人。
 
换句话说,每一个家庭和他们的家长如何管教好他们在学校里的学生的行为,不让他们受黑社会组织的不良影响,并成为其“招收对象”至关重要。它也是警方所经常提到的,他们很难控制或阻止的各类黑社会组织所能够侵入的“领域”。
 
如果想要黑社会组织无法发展团伙对象,我们必须对那些6岁到12岁、被认为是“有问题”的,或有走不正确道路迹象的孩子做工作。
 
这个年龄阶段的青少年最容易被误导而走上邪路。实际上其中的某些学生已经成为被黑社会关注乃至吸引的对象。在这方面,有专题报告称,警察和教育部门当局,已经对这个年龄的某些学生,进行特别关注。

 
根据卑诗省的警方对温哥华地区在校的72,000名学生的调查,那些“问题”学生的特殊家庭环境却不是警方乃至教育当局所能够直接干预或提供协助的。
 
比如某些学生的家庭经常发生父亲以暴力对待母亲或其他家庭成员的事件。那些年幼的学生则必然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不良影响,而导致他们在学校生活,乃至在校外行为上的不良倾向。
 
警方的调查结果显示,在2014 至2016年之间,牵涉到和社会犯罪行为有纠葛的年轻犯罪分子,其中有40%都曾经是在自己家中暴力事件的目睹者或受害人。 而那些在社会上牵涉到,或使用枪械行为的年轻黑社会分子,其本身也曾经是暴力行为的受害人或参与者,他们从小就不可能有任何形式“正面的榜样”,所以也不可能对他人有正面和合法合规的善良行为。
 
在加入黑帮组织之前的这种年轻人,特别是出身贫寒之家者,往往会被社会帮派成员在经济上显现的阔卓行为,和容易获得的经济资源和逍遥自在的生活方式引诱。对于这种情形,增加警察人数,扩大警察队伍,绝对解决不了年轻人加入黑帮组织的根本问题。
 
多伦多是一个大城市,很大部分的市民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在这里发生的枪械暴力事件,威胁到每一个无辜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影响到整个加拿大良好名誉。我们必须执著努力,防止世界上最安全的大都市多伦多变成像纽约或芝加哥那样的“谋杀之都”。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