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共当局成功阻止百姓赴京抗议,北京铁腕令人世界瞠目
Chinese authorities put on demonstration of power to disrupt planned protest in Beijing




随着中国金融危机中受害者愤懑情绪高涨,抗议活动在中国城市中频频爆发。但中国当局会不竭余力地阻止任何反政府势力的滋长。据《环球邮报》报道,中国政府通过调动警察,监视社交媒体的各种手段驱散公众集会,并阻止大规模抗议活动的发生。
Protests have erupted across Chinese cities as angers from the victims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China gathers steam. But Chinese authorities will wield its power to reduce any threat to the regime legitimacy. As the Globe report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resorted to police forces and social media surveillance to disrupt public rallies and to avoid large scaled demonstrations from taking place. 
 
《环球邮报》8月7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午夜过后,从成都开往北京的慢速列车已经临近30个小时行程的终点,乘客杨女士决定逃离这趟列车。杨女士前往北京是为了参加一次抗议活动,但很明显当局正在竭力阻止此次抗议活动的上演。在杨女士刚刚启程前往北京时,她的亲戚就打电话告诉她警察正在找她。之后,一名铁路员工出现在她的卧铺旁,并称自己是奉命寻找她。
 
因为害怕报复而不愿透露全名的杨女士称,当时她非常担心,于是便通过中国短信应用程序微信询问其他抗议者自己该怎么做,他们建议她另寻他法前往北京。此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原本预计在本周一会有10,000人聚集在北京的金融区,以抗议P2P(peer-to-peer,个人对个人)借贷公司导致他们遭受投资损失。在最近几个月,中国有许多P2P公司倒闭,其中有部分公司是在中国政府整治互联网金融风险后关门大吉。失业的杨女士因此损失了$2.1万美元,这也是她家里的全部积蓄。在这笔投资化为泡影后,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偿还剩余的房贷。
 
在本周一凌晨1点59分,杨女士乘坐的火车抵达了石家庄站,那里距离北京还有约250公里,于是她准备提前下车。但是,让杨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在火车停下时,一名来自北京的警察已经等候在那里。杨女士称,她怀疑警方监视了她的微信,因此早就知道她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在被警察带走时,杨女士一直在尖叫和哭喊。

 
此次抗议活动原定于本周一上午8点30分举行,地点是在北京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总部门口。但据一位组织者称,在约定时间几乎没有抗议者到达现场,整个活动一团糟。
 
但是,对于中国当局来说,这却是一次巨大的成功,外界也得以从中一窥北京是如何施展铁腕阻止此类抗议活动上演。
 
中国最著名的政治活动家之一胡佳(Hu Jia)称,很明显,中国政府对公民想要表达自己意愿的任何尝试都是持谨慎态度,一旦北京发现有可能出现街头抗议或是人群聚集,也就是所谓的“不安定因素”,就会立即诉诸武力加以阻止。
 
在通常情况下,中国当局的首要目标是控制抗议者,这意味着不允许他们抵达活动现场。
 
在本周,中国当局便派遣了全国各地的警察追踪和拘留计划到北京举行抗议活动的人士,在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是在加入社交媒体群后结识了其他因为P2P投资损失而深感愤怒的投资者。但据香港中文大学学者、《中国的社会抗争和富有争议的威权主义》(Social Protest and Contentious Authoritarianism in China)一书的作者陈曦(Chen Xi)称,中国当局有能力进入相关的数字网络,也使得国家能够更加有效地控制被认为具有威胁性的行为。

 
陈曦称,由于中国网民太过依赖微信进行沟通交流,实际上中国政府也得以从中获益,因为当局可以据此实施全面监控。
 
中国中部城市西安距离北京900公里,但当地警察在计划于北京举行的抗议活动开始前五天就实施了行动,当时有一名警察打电话给赵女士,请她去警察局配合调查她的投资案。次日上午,一名级别更高的警官又打电话给赵女士,并提出了同样的建议,当天下午,她又接到一个自称是警察局长的人打来的电话。据赵女士称,这些人都称自己很关心她的P2P借贷案。
 
但是,当赵女士去了警察局后,却发现警方根本没兴趣听她讲述P2P借贷的详情,而是告诉她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可以送她进监狱。接着,赵女士奉命在警员的口授下写了一封信,保证自己不会去北京,并承诺绝不会向当地政府报告自己的情况,并且只会用被警方视为合法又合理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权利。
 
警方告诉赵女士,参加未经官方批准的集会或抗议活动都属违法行为。
 
但是,在现代中国抗议活动早已是屡见不鲜。中国当局在努力解决一些问题时,通常会默许许多小型抗议活动。据一位中国学者计算,在2010年有时一天就会发生500起抗议或骚乱。专门追踪中国工人行动的香港公司Labour Bulletin的发言人克洛瑟尔(Geoffrey Crothall)称,目前,中国工人每天都会因为各种问题举行抗议活动,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抗议都不会受到阻挠。

 
但克洛瑟尔同时亦称,近年来,中国工人举行的抗议活动规模越来越小,通常都只有数十名工人参加,这或许也可以说是从侧面反映了中国政府扼制大型抗议活动的能力。
 
实际上,P2P投资失败引发的愤怒有可能导致大量人群举行抗议活动。目前,中国大约有5000万投资者将资金投入总值达到$2500亿元的地方产业。但是,仅今年7月中国就有超过100家P2P公司倒闭。胡佳称,中国当局非常紧张,因为他们害怕出现涉及大量民众利益的抗议活动。
 
因此,原定于本周一在北京举行抗议活动的抗议者们一点机会都不会有。当天,在北京的中国银监会向南延伸逾一公里的路段上的每个交叉路口,都站着大量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和身着黑衣的特警。在银监会西面,也有警员站在北京金融区的每个入口处,他们会检查所有进入人员的包袋和身份证。
 
在中国银监会附近的街道上,停泊着大量城市公交车,有些公交车里坐满了待命的警察,还有一些空车则是准备运送抗议者,其中有一小部分抗议者被送至附近的学校和体育馆。
 
但是,当天停泊在中国银监会附近的许多公交车一直都是空空如也,因为像杨女士这样的抗议者根本就没有机会前往现场。在石家庄火车站,警方将杨女士交给了来自当地一家运输公司的三名男子,接着他们就用一辆面包车直接将她送回了家。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杨女士会被列入中国当局的黑名单,今后将被禁止前往北京。在被警方追踪后,杨女士也不再心心念念地想要参加抗议活动,今后她打算改用被她称之为更加合理的方式去寻求补偿。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