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北约的软肋:对俄国能源的依赖
Is Europe too dependent on Russian energy?


           
在赴赫尔辛基与俄国总统普京会面之前,美国总统川普在布鲁塞尔的北约峰会上狠狠地把欧盟各国领袖讥讽和教训了一番。川普主要是责备各国没有如期缴纳每年2%以上的军费负担。
 
欧盟各国在表面上批评俄国普京破坏世界和平,干扰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行为。但同时也似乎对川普的“亲俄”行为不屑一顾。问题是,欧盟自己则与俄国长期保持频繁的经贸活动,特别是在能源交易上,以一种无奈的姿态,依赖着俄国的天然气供应。
 
川普对欧盟各国的这种指责,实际上是暗示着,在这种情况下的欧盟各国,实际上是处于“受俄国人控制”的无法自拔状态之中。
 
欧盟各国都非常缺乏能源,且又都是高度工业化的国家。与此相反,幅员庞大,但工业相对落后的俄国,则在乌拉尔山以西的俄国欧洲部分的庞大地域埋藏着无比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能源。长期以来,这些能源对工业相对落后的前苏联或俄国而言,需求量不大。因此,这些丰富的地下能源正是工农业发达的西欧各国所急需。特别是其中的天然气更是如此。
 
天然气是可以气通过管道,直接输送到西欧各地的干净能源,能够为俄国赚取丰厚的外汇。但是在另一方面,在目前的这个国际政治形势之下,由普京掌权的俄国,无论在哪一个方面,都显示出其凶狠霸道的侵略特性,在俄国向欧盟各国提供石油气能源供应的态度方面,也是如此。

 
俄国通过西欧对其能源的强烈依赖性来达到在政治上左右欧盟各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挑拨与川普执政的美国的关系上更是如此。
 
川普在欧美峰会上,以其一贯的粗暴施政作风,对各国领袖进行尖锐的指责批判乃至讽刺,包括欧盟各国“没有奉行每年2%军费支出的承诺”。
 
首先实际上这种指责完全是一种“空穴来风”,原因是在峰会之前和此次会议的议程表上,根本就没有这个“议题”,而且,美国在欧盟的军费上,从来就处于负主要责任的地位。其主要原因是美国是从这个联盟获利最大的盟主,这早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美国也从来对此有过抱怨。
 
其次,川普把所有在欧盟发生的正面事件,完全归功于他这个“ 情绪非常稳固的天才”(Very Stable Genius)身上。而如果欧盟有任何不妥之处,则就完全责怪欧盟各成员国。
 
欧盟在会后所发表的长达23页的“联合公报”中指出,俄国不但要对欧盟各国的“搞局”行为负责,而且俄国的行为是世界和地区性和平局势的最大威胁。因此,除非俄国在未来的的态度有“非常清晰和具有建设性”的改变,欧盟和世界局势都将不可能“一切如常,生意照旧”(business  as usual)。



当然,与此同时,人们也一定会因此提问,既然如此,以德法两国为首的欧盟各国,为何仍然保持与俄国之间的,至少在能源交易上的紧密关系呢?其主要原因已如上述,那是因为西欧是著名的“能源慌”地域,特别在天然气方面更加如此。
 
在欧盟各国,德国的40%,法国的25%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俄国,而整个西欧所需要的37%的天然气也依赖于俄国。欧盟对俄国天然气供应的依赖性之严重程度可见!这种形势,甚至于当俄国公然出兵侵占了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的重大危机发生之际,也没有改变。
 
对于西欧各国所面临的依赖于俄国天然气的情况,川普并无谅解和同情之意。不但如此,他 还冷讽热燥,下井落石和亲痛仇快地指责欧盟的种种“过失”。他对欧盟所面临的能源困境缺乏心肝的冷漠态度,思之实在令人齿冷。人们推测,这可能是川普为了准备在芬兰与普京会面时,向普京显示出“卖国求荣”乖张行为前的“藉口”或“伏笔”之一?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