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渥太华和银行大规模追踪国民百万元以上金融交易惹质疑
Canadian authorities, banks are scouring our financial transactions by the millions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加国的政府和银行官员一直在对国民进行的金额达百万元以上的金融交易进行大规模的监测和追踪。这是当局打击洗钱交易和阻断恐怖集团筹资渠道的举措之一,但是,该举措的规模和成效亦引发了关于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是否做得太过火的质疑。
 
记录这一举措成效的研究报告的合著者、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社会学和法学讲师阿弗拉(Vanessa Iafolla)博士称,这可以说是大规模展开的监管行动,但人们通常并不会这么想。
 
阿弗拉在接受采访时还称,加国民众一直认为业务往来是私人事务,但实际上他们所受的监控要比想象的严得多。
 
该项由阿弗拉和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é de Montréal)犯罪学学院副教授埃米歇尔(Anthony Amicelle)博士共同完成的研究本身就很吸引人。但是鉴于渥京正在对旨在打击洗钱和恐怖分子筹资活动的法规进行强制性审查,该项研究就显得更为重要。在此之前,《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份报告亦称,加国的洗钱定罪率很低。
 
更不用说脸书(Facebook)富有争议的数据分享政策,以及在近期发生的其他数据滥用丑闻导致越来越多人产生隐私安全担忧。
 
阿弗拉和埃米歇尔进行的研究发现,本届政府经常采取难以发觉可疑交易的行动,而银行一直在严格监控消费者以遏制欺诈行为,但这样做却会产生可能会被当局视为可疑的交易信息。研究还显示,负责追踪相关交易的银行员工通常都是利用自己的判断,以及来自机构的指令确定需要标记的交易。

 
阿弗拉在滑铁卢大学随后发出的一份声明中称,最终人们看到的是受到关于性别、种族、年龄和可疑性的个人想法和理念影响的报告结果。
 
该份发表在《英国犯罪学杂志》(The British journal of criminology)上的研究报告并未就对错表明立场。但阿弗拉在接受采访时称,保安是需要保持平衡的行动,因此必须加以协调和控制。
 
阿弗拉同时称,很显然,我们必须打击洗钱和恐怖分子筹资活动,但我们也必须确保自己的情报收集工作是明智的。
 
该研究报告源自对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简称Fintrac)等机构以及银行员工的采访。阿弗拉和埃米歇尔并未点名是哪些银行,但她称所涉的银行远不只是大型金融机构。
 
以下是来自该份名为《催生怀疑:金融监管中的监督与揭发》(Suspicion-in-the-making: Surveillance and denunciation in financial policing)的研究报告的部分发现和数据:
1、有超过3万家企业受制于《犯罪收益(洗钱)和资助恐怖主义法》(Proceeds of Crime (Money Laundering) and Terrorist Financing Act),在它们当中有银行、保险公司、证券交易商和房地产公司,目前众议院委员会正在对该法进行审查。
 
2、交易报告:根据2016年的数据,每年递交Fintrac的交易报告多达2300万份,在正其中约有11万是可疑交易报告,有900万份是涉及大额现金流动,有1400万份涉及电子转账,还有17万份是赌场支付交易。

 
3、向Fintrac报告的机构包括六大银行,其他22家国内银行,24家外国企业的子公司,以及29家海外业务分支机构。
 
4、加国的金融监管系统已经远不只是报告可疑交易,各银行不仅递交“可疑交易报告”(STR),还会报告涉及电子转账、恐怖分子财产、大额现金转移以及赌场支付的交易。
 
5、除了Fintrac,还有另外10个机构也涉入金融监管,其中有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加拿大税务局(Canada Revenue Agency)、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和皇家骑警。
 
阿弗拉和埃米歇尔共同撰写的的研究报告称,有一位Fintrac官员告诉他们,问题在于如何进行大海捞针?如果他的数据库里能有2万份关于Mister X的可疑交易报告那就再好不过了,因为这些可疑交易报告会告诉他“‘Mister X是个坏家伙。”
 
该研究报告还称,银行表示它们只会将1%到25%的异常交易标注为可疑交易,因此它们每年报告的可疑交易总量介于数百到数千宗。换句话说,也就是75%到99%被发现有异常的交易要么是因为明显的人为或技术评估误差而被重新评定为正常,要么就是最终被认定为没有问题或是不确定。而银行规模越大,未上报的异常交易比例似乎就越大。
 
阿弗拉和埃米歇尔称,在当局对国民的金融交易实施大规模监控的同时,他们也在做两件事情,一件是衡量风险,另一件是运用“反常理论”。

 
研究报告称,衡量风险涉及基于多个因素进行风险评分,这些因素包括客户的职业、账户类型以及居住地点等。
 
虽然基于多个因素进行风险评分对于确定可疑对象至关重要,但监管机构同时还会依据反常理论选择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比如,Fintrac向银行提供了逾250个官方反常指标,其中包括客户表现出与交易不符的紧张,以及客户频繁使用在线支付服务或在线进行大额支付等。
 
一位银行官员告诉研究人员,该行每个月都会处理3万至3.5万发现有异常的全球交易,但最终可能只有2,000至2,500宗异常交易会导致可疑交易报告。
 
阿弗拉和埃米歇尔称,负责处理这些异常交易的分析员必须考虑所有内部异常交易,其中包括来自分支机构员工的异常交易报告,和交易监控设备自动报警的异常交易等。这些分析员会全程参与最终可能导致被标记客户的交易行为被上报的决策过程。研究报告同时指出,相关调查可以通过多种方式进行。
 
在众议院委员会正在审查相关法规之际,加拿大银行家协会(Canadian Bankers Association)不愿就该研究报告发表评论,只是表示其支持更健全的决策程序但是,加拿大银行家协会的助理总顾问斯蒂芬斯(Sandy Stephens)称,随着决策程序变得越来越复杂,监管、资源和运作的成本也会持续增长。

 
斯蒂芬斯称,负责向Fintrac报告的一线人员应该关注高风险的交易和模式,这样他们才能将资源用在刀口上。
 
斯蒂芬斯还称,加拿大银行家协会还建议通过加强政府、执法机构及金融机构间的合作、沟通和信息共享强化金融监管系统。相关举措包括一,采用更具针对性和协商性的举措进行立法和指导;二,共同确定可疑交易类型和识别高风险交易模式;三,分享被调查的个人或实体的信息;四,允许Fintrac在合理怀疑存在洗钱或恐怖分子筹资活动后要求相关机构提供更多信息。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