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愤怒的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The One Thing All Angry Men Have in Common


 
美国Fatherly网站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当托马斯•哈宾(Thomas J. Harbin)在2000年出版书作《超越愤怒:男人的情绪管理与制怒之策》(Beyond Anger: A Guide for Men)时,实际上愤怒的男人还不算很多。虽然愤怒、尤其是男人容易愤怒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但现在的暴脾气男人却比以往更多。时至2018年,愤怒情绪像病毒一样快速传播,通过触摸屏的点击从个人蔓延至大众。正如哈宾在新版《超越愤怒》的序言中所写,事实证明社交媒体时代让愤怒的男人得到了“疯狂释放。”
 
哈宾写道,他们不必应对愤怒谩骂的后果,也无需担心遭报复,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向任何人说他们想要说的任何话,并且不会因此受惩罚。他们可以肆意咆哮,直接指名道姓,对别人进行诋毁,造谣或是传播谣言,有时候甚至会断送别人的性命,但当他们离开屏幕后就会将一切抛之脑后。哈宾总结称,这就是懦夫的行为。
 
身为在北卡罗来纳州执业的临床心理医生,哈宾在过去几十年里接触了大量愤怒的男人及其他们的家人,并教导他们如何面对和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在这段时间里,他深入了解了这种愤怒情绪来自哪里,会产生何种影响,以及人们应该如何加以应对。Fatherly网站的记者就愤怒的男人这个主题对哈宾进行了采访,以下就是此次访谈的内容:

 
问:有些读者对你的工作可能并不熟悉,你能不能简要概述一下对男性的愤怒的定义,以及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答:我认为男性的愤怒就像其他人的愤怒一样,只是男性表达愤怒的方式常常和女性不同。与女性相比,男性往往身体攻击性和语言攻击性更强。但是,我认为在通常情况下,男性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愤怒。
 
问:你为何专注于研究男人的愤怒?
 
答:我想首先是因为作为一个年轻男人,我必须设法应对我自己的愤怒情绪。因此,一开始我只是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谈论自己的一些想法。我是一名临床心理医生,所以接触过不少愤怒的男性患者,我希望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可以阅读的内容,但当时我找不到我觉得比较合适的书籍,因此,我开始着手写了一些章节,最后决定将它们写成一本书。
 
问:在整个历史进程中,对愤怒的文化解读或应对方式有何变化?
 
答: 我认为公众现在已经不再认可我们在过去曾经接受的一些行为。虽然我们距离妥善处理与男性的愤怒相关的问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至少人们现在已经认识到人身攻击行为是不可接受的,对家人、同事或其他人大喊大叫也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我认为现在人们已经越来越难以接受许多传统的男性愤怒行为。

 
问:除了你自己的工作,你认为还有哪些因素促成了这些变化?
 
答:我认为最近几代男人,尤其是二战一代后的两代人,也就是婴儿潮一代以及之后一代男人都切身经历了巨大转变。在过去,男人的定义就是每天出门工作,在辛苦打拼后拿钱回家养活家人。但是,现在女性也可以完成男人能做的大部分工作。因此,对男人的定义也随之发生改变,我认为现在有许多男人都因此感到不安。此外,对于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和成功的男人,我们并没有硬性标准。我认为这让许多男性心生不满,并表现出愤怒。
 
我认为有许多愤怒的男性都有核心自卑情结。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合格,并随之产生了想要施展Michael Kimmel在其所著的一些书中提出的“愤愤不平的权利”的念头。这也就是许多男性,尤其是白人男性常常会觉得其他人正在享受其有资格获得但却未曾得到的东西的原因。所以,我认为在过去20到30年时间里促成这些变化的因素很复杂。
 
问:你能谈谈核心自卑情结,以及这种情结是源于何处么?

 
答:这和身体虐待有很大关系。一个男孩在遭受身体虐待后,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被攻击的目标,任何虐待他的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待他,尤其是头部被击,这种羞辱性遭遇会导致一个人产生自卑感。此外,我认为人们现在并不清楚什么样的男人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男人,也让更多男性自信受损。在过去20年里,我们经历了一些严重的经济衰退期,比如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以及2008年经济衰退。我认为所有这些经历都挑战了许多男人的自信心,并且在许多时候导致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是否是合格的男人。
 
问:在多年的实践过程中,你对愤怒的看法以及应对和解决愤怒的态度有什么改变?
 
答:我开始变得担忧。我认为在过去10到15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的文化在许多方面都变得越来越具攻击性。我们听到许多羞辱性的垃圾话,我们看到许多政治团体坐在那里相互叫嚣,而不是设法取得任何积极的成就。我觉得很多人都变得好战,从而导致很多人现在都将好战性视为优点。我认为在过去20年里,我们的文化中出现了许多令人不安的趋势。
 
问:现在在新闻里似乎经常会看到愤怒的年轻人,除了男权活动家和骄傲的男孩,还有许多另类右翼。这似乎与社交媒体及我们的网络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对此你怎么看,或者说你在和患者打交道的过程中学到些什么?

 
答:我认为网络世界的“回音室”正在不断延续加剧男性的愤怒情绪。因为男性可以在网上找到成千上万像他们一样愤怒的男人,他们在彼此交流后火气变得更旺。我觉得最近几代人的文明程度和理性程度已经大大降低,虽然这不能完全归咎于社交媒体,但我绝对相信社交媒体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在过去,如果你想找一群人一起抱怨某事,那就必需打电话或是发邮件联系他们,此外,你还得找一个聚会的地方。而现在,人们只需点击几下鼠标,就可以联系上成千上万和他们一样愤愤不平的人。
 
问:你认为在社会应该如何治疗愤怒,和个人在生活、家庭及人际关系中应该如何应对自己的愤怒之间是否有共同点?
 
答:我认为社会已经就此设定了界限。因此,家长、教师、教练以及各当局也都就可接受的和不可接受的事物设定了规则与标准,而这就是社会为此作出的贡献。与此同时,个人也必须学会依照这些规则行事或是承担后果。我认为现在有许多社会标准都在不停变化。我现在想想,当年自己上高中参加运动会时若是做了一些现在已经为人们所接受的事情,那后果肯定是被罚坐冷板凳,因为在当时教练绝不会容忍这些行为。

 
问:对于担心自己的孩子可能会出现愤怒问题的家长,你有什么建议或TIPS?
 
答:我认为家长必需对孩子严加管教,我的意思并不是惩罚孩子,而是在管教孩子时要严格,我觉得我的弟弟在这方面就堪称完美的父亲。他会直接告诉孩子对他们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他们按照他的期望行事会是什么样,如果他们违背他的期望会有什么后果。他很少对孩子高声,因为他的女儿们知道如果自己犯了错,爸爸就会发火。
 
因此,我认为对孩子坚持严加管教是培养不会出现愤怒问题的孩子的好方法。我觉得虽然体罚有时候很有效,但总的来说,当家长对孩子实施体罚时,他们也就是在教孩子这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我认为家长不应该动不动就进行体罚,而是应该让孩子知道他们应该遵守什么规则,如果他们不依规行事会有什么后果。
 
问:假设你正在和一位觉得自己怒火难抑,并担心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对孩子发火的父亲进行交谈,你会对他说什么?
 
答:首先,我会告诉他愤怒并不是坏事。愤怒不是坏事,也不是好事。每个人愤怒都会有原因,我们的担心,或至少是我对我的患者的担心是你有多容易愤怒,在你愤怒时会达到什么程度,以及在你愤怒时你会怎么做?这些都是我关注的问题。但是,如果一位父亲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对孩子发火时,那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开,直到自己冷静下来。在这之后,或许这位父亲可以学习通过更复杂的方法应对自己的愤怒,但第一步仍是要让自己尽快摆脱快要失控的场面,这样才能避免自己做出任何过后可能会后悔的事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