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挑战教学常规:加国科技人才未曾入过一天课堂
Parents share success stories as unschooling gains momentum in Canada


 
加拿大承认准许学生不如中小学校门而自学成才的自我教育方法,但这种教学方法也在加国教育界引起广泛,激烈争议。毋庸置疑,这种违反常规的教学方式对那些恪守严格教学大纲,看中沉重课后作业以及年年不拉的期末考试的华裔家长来说,是难以接受的文化冲击。但自学成才教学方式培养出大学毕业生和那些无师自通而成为高科技,生化行业佼佼者们是对这一培养人才方式的价值的肯定,也使这一教学方式更加引人注目。

Unschooling, which allows students to take learning out of the school realms and doing it on their terms is a legitimate but highly contentious education method in Canada. Undoubtedly, the unorthodox learning approach creates a cultural shock for Chinese parents who genuinely embrace rigid curriculums, heavy homework, and annual exams. However, unschooled students who entered or graduated from postsecondary institutions and who are pursuing a STEM career are the living proof of the merit of the learning approach that has gained momentums across Canada.

 
《环球邮报》9月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当全国各地的孩子开始又一个新学年,为了争取门门A的好成绩而刻苦努力时,还有一群孩子正在跳出传统教育框架,他们不用做家庭作业,不用参加考试,因此也无需为成绩担忧。
 
支持非学校教育的人士认为学习应该让孩子自己做主,学什么由孩子说了算。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孩子没有严格的日程安排,无需上省府设定的课程,也听不到上下课的铃声。比如,一个在家受教并对侏罗纪非常感兴趣的孩子可能会花几周时间去学习研究侏罗纪时代的每一只恐龙。
 
卡尔加里作家、加拿大非学校教育协会(Unschooling Canada Association)主席阿诺尔(Judy Arnall)称,简而言之,非学校教育就是让学习者自己选择学习内容、学习时间、学习方式和学习地点。阿诺尔所著的新书《通过非学校教育上大学》(Unschooling to University)由加拿大专业育儿协会出版,将于9月底上架,该书讲述了30名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孩子进入大学或完成大学学业的经历。
 
非学校教育与在家上学有所不同,因为让孩子在家上学的家长仍会遵循省府设定的课程安排孩子的学习任务。和在家上学一样,非学校教育在加国各地都是合法的,只是各省的登记规定各有不同。在大部分地区,选择让孩子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家长只需在年初通知教育局或是到教育局登记即可。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支持非学校教育,批评者称,这种非常规的教育方式有可能导致学生出现知识空缺,如果家长轻易允许孩子避开他们不感兴趣的科目,他们可能会因为无法学习到更深奥的知识而脱离某些职业发展道路,尤其是数学和科学领域的职业发展。
 
但是,阿诺尔驳斥了这种想法。她在自己的新书《通过非学校教育上大学》中称,至少有一半非学校教育的孩子成年后都在从事STEM (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工作。阿诺尔的五个年龄介于16至27岁间的孩子全部都是接受非学校教育,其中有两个孩子现在在从事STEM领域的工作,一个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另一个在生物科学领域,此外,还有一个孩子正在大学修读生物学和化学专业。
 
阿诺尔称,由于没有教育或其他监管机构追踪非学校教育学生的数量,因此很难获得严格的统计数据,但是,加拿大非学校教育协会脸书(Facebook)群中现在已经有1,500名成员,远高于去年的近1,000人。从纽努特到纽芬兰,加拿大非学校教育协会在加国所有省份和特区都有驻地代表。
 
那么,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学生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呢?有四位选择让子女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家长和《环邮》分享了他们的经历。

 
* 罗宾(Robyn)和詹德•罗伯特(Zander Robertson)夫妇
子女:罗南(Ronan),12岁;扎赫拉(Zahra),9岁
所在地:阿尔伯塔省北部的一个农场,距离Grande Prairie不到一个小时路程
 
在罗宾•罗伯特的两个孩子分别就读一年级和幼儿园时,她就在学年中途带两个孩子到国外去旅行。在回到家乡牙买加后,罗宾和两个孩子在那里呆了半年时间,期间罗宾一直让孩子在家自学,并打算在返回加拿大后,送两个孩子去埃德蒙顿地区的一所私校上学。
 
在罗南和扎赫拉刚刚开始上学时,罗宾每天都会严格安排他们的活动,并用定时器设定他们学习各门功课的时间。
 
罗宾曾在自己孩子就读过的一所学校里从事营销和外展工作,她称,在两个孩子上学后,除了上课还需要参加各种活动和体育运动,全家人因此一直忙得团团转,他们一大早就必须起床,然后便马不停蹄地赶时间。但是,当她和两个孩子在牙买加生活时,她发现在没有严格安排活动的情况下,孩子们的学习效率反而更高。因此,她和丈夫最终决定让两个孩子接受非学校教育,她会随之放松对孩子的控制,让孩子去做更多决定。

 
尽管罗宾并没有遵循本省的课程设置,但她在孩子的学习过程中也会穿插这些课程,她将此称为鼓励性学习。罗宾称,选择让孩子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家长可以通过在家中各处放置各种东西(比如书籍、游戏道具或其他物品)让孩子接触新事物,或是鼓励孩子深入钻研他们感兴趣的学科,对于家长来说,这么做并不难。
 
据罗宾称,在他们家整个白天都被视为学习时间,因此,他们会在白天讨论数学问题,并会在日常生活中时刻进行学习和探讨,比如,他们家在烹饪和烘焙美食期间可能也会讨论分数、乘法和除法等问题。
 
罗宾解释称,这是因为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明白数学不仅仅只是一本教科书。罗宾打算让两个孩子在整个中学阶段都接受非学校教育,但是,只要孩子们愿意,他们也随时可以回归传统学校。罗宾称,孩子在对老师惟命是从时会渐渐丧失责任感,而她和丈夫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孩子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 艾拉•柯克兰-罗杨(Ayla Corcoran-Royan)和格雷格•罗杨(Greg Royan)夫妇
子女:海登(Hayden),7岁;阿尔芭(Alba),4岁;奥丁(Odyn),2岁
所在地:新布伦瑞克省的New Maryland,距离弗雷德里克顿大约五分钟车程。
艾拉•柯克兰-罗杨称,他们家现在每一天的生活看起来可能很像典型活力家庭周六的生活,因为他们会去公园玩耍,或是烘焙美食和安静地进行阅读,所有时间都是由他们自己掌控,他们可以尽情发展自己的业余爱好,培养独特的兴趣。

 
比如,如果海登开始对海龟感兴趣,那可能就意味着他会研究一幅涉及海龟的画作,这会让他了解美术知识;他在做瑜伽时会加入海龟的动作,在体育运动中活学活用;他会对海龟进行各种计算,从中掌握更多数学知识。因为海登对埃及文化很感兴趣,现在他正在阅读埃及法老图坦卡门(King Tut)的传记,研究金字塔,并在看关于木乃伊的虚构小说。
 
艾拉称,她和海登一起了解了木乃伊的制作过程,并用纸板做了一个石棺模型,然后按照图坦卡门的照片上了色,之后,他们又用一块海狸皮和卫生纸仿制了一具木乃伊,期间他们一起讨论了制作木乃伊需要花费多长时间以及需要哪些材料,并对木乃伊制作过程中移除的各个器官进行了了解。
 
在海登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时,艾拉并未将她送进传统学校,而是选择让她接受非学校教育。作为一名早教工作者,艾拉认为指望在上学前整天玩耍和蹦蹦跳跳的孩子在进入学校后就会规规矩矩地坐在板凳上听课是很奇怪的思维。
 
艾拉称,她和她丈夫认为非学校教育似乎是最有利于孩子学习的教育方式,他们希望培养孩子对知识的渴望,并让他们知道应该如何学习,而不只是命令他们去学哪些东西。
 
但是,在艾拉一开始作出让孩子接受非学校教育的决定时,事情并非一帆风顺。当时,她的丈夫并不赞同她这样做,她的父母和公婆也都表示反对。

 
艾拉称,那时候家人都很担心在没有课程计划的情况下,无法为孩子提供一个丰富多彩的学习环境。但是最终,家人们都决定参与其中,这种教育方式也让他们一家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艾拉还称,非学校教育的另一个巨大优势在于其非常灵活,家长无需制定时间表,孩子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学习。
 
但艾拉也承认,自己最大的担心就是一旦出了差错,那后果都得自己扛。
 
*Amélie Delage和Étienne Godard Flamand夫妇
子女:Élias,10岁; Léonard,10岁;Félix,7岁
所在地:蒙特利尔
Amélie Delage是在为其探讨家长与孩子间的权力动力学的博士论文时,决定让自己的孩子接受非学校教育。
 
Amélie称,她在研究过程中开始质疑自己和丈夫养育孩子的方式,以及孩子学习的方式,这也促使她开始质疑传统教育模式。
 
在多伦多的约克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的Amélie称,非学校教育似乎与她的政治价值观更加一致,这种教育方式可以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获得更平等对待,同时也可以让孩子拥有更多自由权和自主权,从而能作出对他们的生活真正有意义的明智决定。

 
虽然Amélie一直在努力设法确保自己的孩子不会落后于在正规学校接受教育的同龄人,但她同时也在竭力避免对他们施加任何影响。
 
Amélie称,所有决定都是由孩子自己作,她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以后想做工程师,这也促使他们对数学产生了更多兴趣。Amélie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为孩子提供所需的资源,她并不是时时刻刻教导孩子应该做什么的导师,而是一直在陪孩子一起解决问题。
 
Amélie称自己家的非学校教育方式是项目式教学,她的孩子常常需要同时进行多个项目,直至他们主动要求制定时间表以便能够更加合理地安排自己的时间去完成更多项目。Amélie指出,长期从事各种项目也有利于培养孩子的韧性。
 
Amélie称,在进行职场后,你必需坚持完成具体的项目,而不是每隔15分钟就换一个主题。
 
但是,Amélie亦称,尽管非学校教育好处多多,但她不上学的孩子在平日里外出时,有时候也会遭到邻居异样的目光,这也让他们感到很难受。
 
Amélie说,有时候,她的孩子在街上闲逛时会被邻居拦住,他们会说“你们在干什么?你们这时候应该在学校里,你们为什么在街上闲逛?”
 
此外,冷嘲热讽也是一个问题。Amélie说,有一些在正规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对她的孩子说他们在家里学不到任何东西,因此,她的孩子有时候也会质疑非学校教育,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从中学到足够的知识,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却让她的孩子产生了困扰。

 
Amélie表示,如果她的孩子想回归传统的中学学校,她也不会反对,她每年都会问自己的孩子是否想回归正规学校,但到目前为止,他们对此并没有兴趣。
 
* 劳拉(Lara)和 马克•奥纳巴(Mark Onaba)夫妇
子女:丹泽尔(Denzel),6岁;贾克琳(Jazlyn),2岁半
所在地:卑诗省的Burnaby市
对于劳拉•奥纳巴的孩子来说,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不同样的。劳拉解释称,这是因为他们在去食杂店时可能会通过对比有机产品和非有机产品的价格上一堂数学课,而在他们跳绳时,可能也会学习有关角度和速度的知识。
 
和丈夫一起经营一家物业管理公司和两家拖车公司的劳拉称,孩子的学习内容没有任何限制,他们从不要求孩子每天必须从上午九点开始学习,并且必须学习写作和数学,他们对孩子的学习不做硬性规定。
 
当六岁的丹泽尔对一个主题感兴趣时,他会通过使用Siri或语音文本转换应用在网上学习更多相关知识,因为他现在的阅读能力还很有限。(选择非学校教育的家庭常常会借助网上的教育资源,因为这可以让孩子更加方便地进行自主学习。)
 
劳拉称,对于自己选择或是感兴趣的主题,孩子往往学习热情更高,并且所学到的知识也会存留更长时间。比如孩子很喜欢露营,她就常常带孩子去露营,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会学到很多东西。

 
据劳拉称,她和丈夫起初也曾想过将丹泽尔送到一所私校上学,但是,在丹泽尔3岁那年,他们在纽约参加了一个有关非学校教育的研讨会,这次会议让他们改变了主意。今年秋天,已到入学年龄的丹泽尔仍然不会去正规学校上一年级,而是会继续像他的托儿所和幼儿园时期一样在家接受非学校教育。
 
劳拉称,丹泽尔一直很抗拒父母强制要求他做事情,因此采用非学校教育方式会让事情变得更简单。此外,劳拉亦认为非学校教育有助于培养孩子的分析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劳拉称,如果你不将非学校教育视为学业负担,而是将其作为生活的一部分,那就可以泰然处之。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