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墨西哥为什么会在北美自由谈判中背后捅加拿大一刀?
Why Mexico stabbed Canada in the back in NAFTA negotiations


 
《环球邮报》9月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今年5月中旬,加拿大似乎看到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快速达成的曙光。
 
当时,随着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修订NAFTA协定的最后期限日益临近,加拿大向川普政府开出了两个优惠条件,一是将会导致墨西哥就业岗位流失的新汽车行业规则,二是为美国农民提供更多进入受保护的加拿大乳制品市场的机会。作为交换,加方要求美国放弃其在谈判桌上提出的其余大部分要求。
 
在加拿大开出这些优惠条件后,墨西哥谈判代表顿时傻了眼,因为他们并不乐意接受更为苛刻的汽车行业规则。他们原本一直认为已经就NAFTA协定谈判和加方握手达成了协议,那就是作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弱势合伙人,加拿大和墨西哥都不会寻求和美国单独言和。
 
加拿大政府消息人士就此向《环邮》所做的描述,以及美国和墨西哥行业领导人发表的一些看法,或许有助于解释墨西哥上周为什么会在背后捅了加拿大一刀。
 
在过去一个月时间里,美国和墨西哥一直在加拿大缺席的情况下进行谈判,并坚称两国只是在讨论与渥京无关的双边事务。但在上周,美国和墨西哥却宣布已经就NAFTA协定达成初步协议,并倒逼加拿大签订协议,否则加拿大就有可能被踢出NAFTA协定。
 
实际上,墨西哥只是在对加拿大以牙还牙。

 
代表NAFTA协定所涉的汽车和钢铁公司的俄亥俄州贸易律师Daniel Ujczo称,在今年5月,加拿大在NAFTA协定谈判的紧要关头采取了急进之举,他认为墨西哥不会忘记这一幕,虽然任何一个国家处于和加拿大相同的立场都会做出同样的尝试,但这样做也会带来诸多风险,并且其中一个风险在上周已经得以显现。
 
加拿大在5月开出的两个优惠条件让墨西哥的谈判团队尤为感到恼火。据墨西哥的一位业内消息人士透露,美加墨三方此前已经准备举行会议谈判最富争议的汽车行业规则提议,即在北美生产的所有汽车必须有40%-45%的汽车零部件是由时薪$16美元或以上的工人生产,此举旨在打消部分汽车厂商将就业岗位转向墨西哥的想法,因为当地工人的平均时薪只有约$4美元。
 
但据消息人士称,加拿大在最后一刻取消了此次会议,并建议将汽车行业新规直接纳入NAFTA协定,不再进行进一步谈判。
 
此外,墨方谈判团队的核心人物——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方索•瓜加多(Ildefonso Guajardo)在一场内部斗争中战胜了本国外交部长路易斯•维德加雷(Luis Videgaray),亦让事态变得更加复杂。瓜加多倾向于墨西哥继续花时间进行谈判,而维德加雷则坚称本国应该快速达成协议。据一位了解墨西哥内部斗争的知情人士称,在瓜加多刚刚说服本国政府接受继续进行谈判的观点后,加拿大就提议快速达成协议令他感到难堪。
 
瓜加多的办公室拒绝就此发表评论,或是安排部长接受采访。维德加雷未有回应《环邮》的置评请求。

 
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一直都很复杂。据加墨两国的消息人士称,实际上加墨两国在2017年8月开始重谈NAFTA协定之前已经达成一项秘密协议,那就是两国都不会背着对方和美国达成协议。
 
但是,加拿大拒绝就此作出公开承诺。虽然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和联邦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再三强调他们想要一个三边NAFTA协定,但他们并没有额外承诺绝不和美国达成双向协议。
 
在特鲁多于去年秋天访问墨西哥城时,墨西哥总统涅托(Enrique Pena Nieto)举办盛大宴会热烈欢迎他的到访,并邀请他到参议院发表讲话。但这一切仍不足以促使特鲁多公开承诺绝不单独和美国达成双向协议。
 
尽管如此,加墨两国在NAFTA谈判期间仍坚守着此前达成的秘密协议,经常相互协调以共同抵制美国总统川普力图将一些贸易保护壁垒纳入NAFTA协定的努力。在此期间,方慧兰常常和瓜加多进行沟通,双方的谈判代表也经常接触,此外,方慧兰的办公室和特鲁多的办公室也常常与墨西哥政府的同行进行联系。
 
在今年1月于蒙特利尔举行的第六轮NAFTA协定谈判中,加方谈判代表首次提出将工人工资和汽车零部件生产挂钩的主意。加拿大这样做是为了让美国放弃其最主要的贸易保护举措之一——要求北美生产的所有汽车至少有50%的零部件来自美国。

 
美国随即接纳了这个主意并提出了具体建议,要求在北美生产的所有汽车必须有多达45%的零部件是由时薪在$16美元或以上的工厂工人生产。该建议让墨方陷入了窘境,因为这种要求会令墨国丧失以低得多的劳动力成本去竞争汽车业投资的能力。据一位了解墨西哥立场的消息人士称,墨方谈判代表随即提出了一项反建议,要求只将工资要求和20%的汽车零部件挂钩。
 
相关讨论一直持续到今年春天。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将修订版NAFTA协定知会美国国会的最后期限定在5月17日,因为在此之前送交才有机会获得本届国会通过。美国将于今年11月举行国会期中选举,各界预期在选举后民主党可能会掌握国会多数,新国会将于明年1月上任。
 
加拿大就是在那时采取了行动,提议将在北美生产的所有汽车必须有40%-45%的汽车零部件是由时薪$16美元或以上的工人生产的汽车行业新规直接纳入NAFTA协定,不再进行进一步谈判。随着修订NAFTA协定的最后期限日益临近,特鲁多的幕僚长凯蒂•泰尔福特(Katie Telford)以及总理办公室NAFTA部门负责人Brian Clow都竞相前往华盛顿做最后的努力。
 
当时,特鲁多本人亦在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的一个活动中暗示对NAFTA协定谈判表示乐观。
 
特鲁多称:“坦率地讲,我们正在讨论一个不错的协议,结果如何还要看最后的协商情况,我对此持乐观看法,但要敲定才算成功。”
 
当时,川普的一些高级顾问,包括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财政部长史蒂夫•努钦(Steve Mnuchin),及川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都倾向于接受加方的提议,但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却予以拒绝。

 
在特鲁多对NAFTA协定谈判发表乐观看法数小时后,莱特希泽就发表声明称,三国距离达成NAFTA协定还很远,各方在知识产权、农业市场准入、劳工及能源等诸多议题上仍存在分歧。莱特希泽同时表示,他将继续致力于为美国农民、农场主、劳工及企业争取尽可能最佳的协议。
 
当天下午,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加多向特鲁多发出了警告,他在一则推文中称:“有必要澄清一下,任何将会导致墨西哥现有就业岗位流失的NAFTA协定谈判条件都是不可接受的。”
 
一直密切关注NAFTA协定谈判进程的墨西哥El Universal报知名商业记者马里奥•马尔多纳多(Mario Maldonado)称,加拿大的做法让墨西哥谈判代表猝不及防,他们起初对加方感到失望,但很快就平复了心情。
 
马尔多纳多称,实际上墨西哥的谈判代表在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因此在这一时刻到来后他们所受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在此不久后,情况便完全颠倒了过来。
 
在今年7月,莱特希泽在加方缺席的情况下邀请墨西哥谈判团队继续进行谈判。当时,美方和墨方的官员都向加方官员表示无需为此担心,并称美国和墨西哥只是在解决有关汽车行业新规的分歧,以及其他一些与渥京无关的双边事务。美墨两国的官员还称,在他们解决这些问题后,将会邀请加拿大重返谈判桌。在美墨两国的谈判一直拖延到8月份时,墨方官员还曾公开重复同样的保证。

 
但是,加拿大至少可以从一些迹象中看出美墨两国并不仅仅只是在讨论双边事务问题。两名加拿大官员在8月底承认,美国和墨西哥已就一些三边事务进行了讨论,其中包括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和知识产权问题。但是,他们同时亦坚称任何相关讨论实际上都是初步谈判。
 
在美国和墨西哥于8月27日完成讨论后,他们的招数也得以曝光,美墨两国达成的初步协议几乎将NAFTA协定完全改头换面。尽管加墨两国的官员一直在私下接触,但美国和墨西哥突然宣布达成初步协议仍让加方措手不及。据两名消息人士称,在美墨两国宣布达成协议数天后,加拿大官员都未能知晓该协议的所有细节内容。
 
与此同时,墨西哥和美国一起警告称,如果加拿大不接受修订后的协议,将被踢出NAFTA协定。
 
墨西哥外交部长维德加雷在墨西哥驻美使馆举办的记者会上称,无论加拿大是否继续参与谈判,墨西哥都会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因为墨西哥和美国已经达成了共识。
 
根据新的美墨贸易协议,北美地区生产的汽车必须有75%的零部件来自美国或墨西哥。现行NAFTA协定中的这一比例为62.5%。新协议还规定,北美地区生产的汽车必须有40%-45%的零部件是由时薪$16美元或以上的工人生产。此外,墨方不再坚持设立贸易争端调解工作组。美方也并非毫无妥协。比如,美国先前提出在NAFTA协定中增补“日落条款”,即每5年续签一次、否则自动失效的条款遭墨加两国坚决反对。但美方此次同意将更新版协定有效期设为16年,每6年评估一次,如评估通过可将期限再延长16年。

 
促使墨西哥转变立场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一个因素是墨西哥现任总统涅托想要赶在今年12月任期期满前达成修订版NAFTA协定,因为该协定将有助于维持他在墨西哥能源市场所做的标志性改革。另一个因素是,涅托的继任者、在今年7月当选墨西哥总统的左翼人士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也希望能在他上任前完成NAFTA协定的谈判,这样一来,他领导的新政府就无需对在墨西哥不受欢迎的NAFTA协定承担责任。因此,在当选总统奥夫拉多尔选定的的谈判代表Jesus Seade加入NAFTA协定谈判后,便就莱特希泽热衷的“日落条款”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而在前几轮谈判中这个关键争议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马尔多纳多称,为了能赶在今年12月之前达成协议,维德加雷和Seade一直在紧密合作,最终终于促成墨西哥和美国达成初步协议,而在这个过程中瓜加多一直都是靠边站。
 
此外,墨西哥亦渴望结束自NAFTA协定谈判开始以来的投资冷却境况。
 
前墨西哥贸易代表Beatriz Leycegui Gardoqui称,NAFTA协定谈判前景不确定对墨西哥造成了不利影响,比如墨西哥比索汇率和投资决策都因为相关谈判受到影响,并且持续时间很长,在7月大选后,墨西哥当选总理对贸易和NAFTA协定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和观点。而对于墨西哥公司和即将下台的现任政府来说,最好也是尽快就NAFTA协定达成协议。
 
实际上,加拿大在今春采取的手段对自己毫无益处,而是为美国做了嫁衣裳。但加拿大却认为自己的提议之所以会被拒绝,要完全归咎于墨西哥同意接受加方最难接受的条款。

 
莱特希泽在谈判过程中成功使用了分而治之的策略,但这一切也离不开其谈判合作伙伴的帮助。
 
墨西哥主要行业游说团体的高级经济顾问Jose Luis de la Cruz称,加拿大和墨西哥推进双边协议是两国在与美国的谈判过程中需求各有不同导致的必然结果。
 
Cruz称,墨西哥的观点是自己必须前行,墨方更乐于达成三边协议,但是,如果不得不推进双边协议,墨方也会继续。
 
前墨西哥驻华大使瓜加多表示,分别进行谈判好过试图欺骗另一个国家。
 
瓜加多称,你在这种情况下就好像囚犯的处境,你会希望隔壁房间里的人坚持,不会在你放弃之前现行放弃,在最好的情况下,三边会谈会艰难地进行,但在川普执政时期,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
 
方慧兰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和加拿大都希望达成NAFTA协定,但她同时亦重申加拿大坚持要么达成一项好的协议要么就没有协议。方慧兰称,正如特鲁多总理上周强调的那样,加拿大希望达成一个好的协议,而不是一个糟糕的协议,她对达成这个目标非常自信。
 
与此同时,川普亦加大了施压力度,威胁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他将对自加拿大进口的汽车加征20%关税。川普上周五在北达科他州表示,对于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国家来说,对汽车征税将意味着该国经济的毁灭,川普还称,NAFTA协定是迄今为止最糟糕的贸易协议。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