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打造商业帝国的仗势欺人战术不管用了,《卫报》专栏
Trump built his empire on bullying and bluster. It can’t save him now

 
英国《卫报》日前发表的一篇由Gwenda Blair撰写的文章称,在川普上任美国总统后,从拒绝公开纳税表,到对独裁领导人大加赞扬,再到不断发出令人厌恶的推文,他做的几乎每一件事情都是违背先例的。
 
上周,我们又得到另一个启示,《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据称是由一名美国政府高官撰写的匿名评论文章。文章称,在川普的领导下,白宫已经变成一个战区,一些“无名英雄”正在不遗余力地暗中阻止他们疯狂且行为脱轨的上司造成接二连三的灾难。该文章写道,在政府内部,已经有一些不动声色的抵制力量在努力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但是,只有每一个公民都关注政治,跨越党派之分,摆脱政治标签,共同支持一个人—— 美国人,才能造就真正的不同。
 
与此同时,媒体也在竞相披露知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撰写的关于川普的新书《恐惧》(Fear)中的节选。该书中包含对许多美国政府高官进行的采访记录,其中有许多人都具了名,他们也同样描述称白宫内讧不断,里面的工作文化毒恶且反复无常,以至于川普的许多高级顾问和内阁成员都养成了绕开上司工作的习惯,在他们的描述中,川普显得既不稳定又无知。因此,全世界又再一次开始寻思此前一直得以侥幸过关的川普这次是否真的玩完了。

 
Blair称,正如他在撰写关于川普家族的书作时所了解到的,对于川普为何能够取得看似无尽的接连胜利从来就不乏解释,其中包括川普的父亲具有一定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以及川普本身头脑精明、人脉关系深厚并且常常交好运等。这些因素每一个都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最让Blair印象深刻的还是川普解决问题的能力。无论是面对被他克扣的转包商,或是他从未足额还款的银行,还是据称遭他背叛的妻子,或是身陷多次公司破产的困境,无论他已经造成多少伤害,他都能说服对方相信只要他继续经营下去,他们的情况就会变得更好。
 
早期的一个例子发生在1974年,当时纽约市曼哈顿区的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公司(Penn Central Railroad)宣告破产,川普想要购买该公司名下一块地产用于项目开发。在交易谈判的最后一分钟,代表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公司的大卫•柏格尔(David Berger)突然从坚定的川普反对者变成热情的川普支持者,最终,川普如愿以偿地达成了这项交易。当时,这个结果让许多人感到费解,但是,当川普后来加入纽约的其他一些房东共同状告取暖油公司时,人们似乎得到了解释。因为按照行规,在这起诉讼中担任律师的柏格尔的报酬是取决于最终达成的和解协议的规模,而和解协议的规模则是由涉诉的公寓数量决定,在川普加入原告名单后,涉诉的公寓数量立马增加了一倍多。
 
在川普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磕磕绊绊,尤其是在主持真人秀节目《学徒》(The Apprentice)时。但是,川普从他父亲那里得到了启示,他的父亲一直力促他做“杀手”。此外,川普也从臭名昭著的律师罗伊•科恩(Roy Cohn)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科恩以咄咄逼人的行事风格闻名,他一直教导自己的门徒永不退缩。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科恩在纽约成为川普的律师,他教导川普如何将财富转换为权力和名声。《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曾称,川普堪称科恩的最后一项事业,在几十年后,科恩对川普的影响仍然不容置疑,比如川普破坏性的总统竞选表现,包括沾沾自喜地抹黑对手,及咄咄逼人地标新立异都分明是一个大号的罗伊•科恩在表演。在2005年,川普曾告诉其传记作者蒂姆•奥布莱恩(Tim O’Brien),他认为男人流眼泪是软弱无能的表现,他还对在多次审判过程中一直面无表情的犯罪集团头目约翰•高蒂(John Gotti)表达了钦佩之情。但最重要的,可能还是因为川普的手下都在努力打造川普品牌,对于老板私底下的喜怒无常通常都是三缄其口。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有所不同,入主白宫的川普经历了他前所未有的体验。他的手下近乎疯狂地泄密,媒体上也充斥着有关川普各种行为举止的报导,而人们从中只看到了他的疯狂。更糟糕的是,在川普所面对的国会和行政部门中,充满了认为他如果继续留任,情况将会变得更糟糕的人。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将川普拉下马,但他已经越来越难以依靠他过去一直对那些违背其意愿的人所使用的回击、加倍下注和对他人横加指责的策略。
 
诺曼•文森特•皮尔(Norman Vincent Peale)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所著的畅销书《积极思考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一直被川普家族奉为圣经,在川普处于事业最低谷背负数十亿美元债务时,是这本书激励了他。正如这本书中所指教的,川普一直对自己的成就保持着绝对自信。但是,现在川普可能连皮尔提出的应对逆境的第一条对策都难以坚持,那就是构想一个你成功的精神画面,并将它不可磨灭地印在你的脑海中,坚持保持这个画面,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
 
*本文作者Gwenda Blair是《川普家族:三代建筑商和一位总统》(The Trumps:Three Generations of Builders and a President)一书的作者,他同时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的兼职教授。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