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想让民营经济在中国退场?


 
2018年9月,内地的一位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曾为国家金融高官),发文称:“在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共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型态、更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
 
此论一出,立马引起国内外一片哗然。联系到之前人民大学马列学院周新城文章的言论:“共产党理论可以概括成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人们自然警觉国家的未来走向可能会有大变。尽管吴的言论遭到《新京报》及《人民日报》的批评,况且吴君亦非具代表性的国家机关权威人士,但当年姚文元的实际身份也不怎么起眼。让民营经济退场的提法,怎么就不可能是当局政策转向的一种舆论试探或先导呢,颇像是投石问路。因为国家机关及权威人士尚未对此正式表态,官煤的反驳批评怎么就不能作为将此论炒热发酵的一种方式或过程?也许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微薄,能解开谜团及明晰官方的理路:“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需要民营经济的大发展,以最大限度的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这是今天的阶段性任务”。如今被认为已是撸起袖子做中国梦的冲刺了,显然被认为今日已过了阶段性阶段了,为国进民退造点舆论又咋地,事实上国进民退的一些实际举措也已执行了若干年了。媒体在舆论上大肆渲染和鞭挞演艺明星的所谓偷漏税,民营企业家巨星马云的“不退场就没有好下场”,以及海航总裁王健的“金盆不洗手法国墙上走”,在在表明民营经济的未来有不祥之兆。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1949年前及之后一段时间的中国经济基本是民营的,1956年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及差不多同时期的人民公社化,私营经济变公有,人民甚至连住房都成了公产(因为土地在法律上被归属国家)。文革后国家经济濒临崩溃,僵化的公有制难有指望,不得已开放了民营经济以改善民生。2017年有统计,民营经济以少于国家的投入,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超过50%,对GDP、固定资产和对外直接投资占比超过60%,对技术创新和新产品的占比超过70%;民营企业有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注册资本165万亿元,于城镇就业超80%,对新增就业贡献占比超90%。这些官方数字是否包含官僚阶层侵吞的国有资产,尚不可知晓。民营经济的发展、以及其所积累的财富,是人民的血汗辛苦之结晶,除了极少数人,民众不会有非理性的嫉妒。相反对某些官僚阶层,从无产者变为暴富,又权钱结合想再次剥夺私营者,人们定会群起反抗。演艺明星的偷逃税被炒作得纷纷扬扬,又是谁在背后捣鼓?可惜民众并不很在意,因为他们并未侵犯普通人的权益。即便民营经济的资本中包含有不怎么纯洁的成分,人们也不以为然,依法办事就是了。打击民营经济,绝煽动不了民情舆论,如今的中国没人愿意过倒退的日子。
 
在新的公私合营或打土豪浪潮中,民营企业人也许会失去财产,而广大人民担心的却是,自己的基本生活资料如住房等将被再次归“公”。与其搞新的公私合营、剥夺民营经济、打土豪,还不如及时公布官员的财产,这才是民众最在意的。连物权法都可被藐视,谁说中国没有再来一次文革的可能?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