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国会议员为何跳槽转党?是机会主义作祟还是意识形态使然
Why did the MP cross the floor? Opportunism or ideology


 
《环球邮报》9月19日发表的一篇观点文章称,艾蕾娜(Leona Alleslev)近日成为加拿大又一个跳槽转党的国会议员,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也因此迎来了自他赢得党领选举以来最美好的一天。艾蕾娜是代表多伦多以北Aurora-Oak Ridges-Richmond Hill选区的新秀国会议员,在跳槽之前她就曾强烈反对她在联邦自由党政府内的前同僚,公开表达她对国家的深切担忧,并批评联邦自由党政府未能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重要问题。鉴于艾蕾娜跳槽的时机距离下一次联邦大选只有一年多时间,并且是在联邦自由党举行核心党团会议数天后,同时也是议会秋季会期重开的第一天,此事显然会对联邦自由党造成强烈的刺痛冲击。
 
议员跳槽转党要么是机会主义作祟,要么是意识形态使然。但这并不是说这两个因素是相互排斥的,因为有时候可能是这两个因素共同促使一个议员跳槽转党,尽管其中一个因素往往会比另一个更重要。比如,布里森(Scott Brison)在2003年因为加拿大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s)与加拿大联盟党(Canadian Alliance)合并而转投联邦自由党门下时,他援引的理由就是自己和新成立联邦保守党中的社会保守派观点不和,尽管他曾支持两大右翼政党联合,但在合并完成后他却无法在新政党中找到家的舒适感觉。在2004年,布里森加入马丁(Paul Martin)领导的联邦自由党政府,并成为加拿大史上首位公开承认同性恋的内阁部长。

 
相比之下,亚当斯(Eve Adams)在2015年2月从联邦保守党转投联邦自由党就带了点策略的味道(尽管这并不是个好策略)。在和联邦自由党党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共同举行的宣布转党消息的联合记者会上,亚当斯在一片尴尬气氛中称,她从十几岁就开始支持保守党,现在她选择离开保守党主要是因为该党“自私的领导者”。但众所周知的是,在此之前她未能赢得2015年大选的保守党候选人提名战。尽管亚当斯选择转投联邦自由党,但她也没有赢得自由党的提名,她在一场备受瞩目的提名战中输给了门蒂奇诺(Marco Mendicino),后者现在是代表Eglinton-Lawrence选区的国会议员兼联邦基建和社区部长的国会秘书。
 
艾蕾娜在推特(Twitter)上向自己的选民保证,她并没有变,还是他们在2015年选出的那个人。她似乎并没有明确说明促使她转党的具体事件或问题。相反,她说了一些笼统的理由,比如“世界已经发生改变,加拿大也必需随之改变。”从艾蕾娜的推特账户里仍可以看到她担任自由党国会议员时的的点点滴滴,比如转发总理和其他内阁部长发布的一些信息,公布政府基建投资的公告,还有特鲁多总理到其选区访问的照片。鉴于艾蕾娜此前一直称自己是踏上2019年大选征途的联邦自由党团队成员之一,并为此深感自豪,因此外界并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她作出转党决定,以及她究竟是在何时作出这一决定。

 
这种情形不由得让人想起在2006年从联邦自由党转投联邦保守党的艾默生(David Emerson)。在当年年初赢得Vancouver Kingsway选区后,获得连任的自由党国会议员艾默生在胜选演讲中承诺自己会成为联邦保守党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最可怕的噩梦”,但在几个星期后,他就宣誓就任保守党内阁部长。当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但最感意外的莫过于他的选区协会。
 
由于艾默生在转党后加入了联邦保守党内阁,他跳槽带来的影响似乎远远超过艾蕾娜现在产生的影响,此外,他在选举夜所做的承诺也让他的跳槽决定变得更让人费解。但是,这两起跳槽事件都凸显出政党忠诚性易变的性质,以及零售政治的现实。选择转党的跳槽者都是冒险者,除非个人是因为和其政党团队有着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分歧而不得不作出转党决定,否则她或他都有可能因此成为不值得信赖的人,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选民,尤其是那些在原先的政党旗号下支持某个人的选民肯定都会质疑跳槽者的动机,而这些跳槽者也会因为被选民怀疑他们是否能够继续坚守承诺而难以赢得连任。

 
毫无疑问,艾蕾娜的政治前途没有任何保障。她所代表的选区是在2012年大选中新划分的选区,因此,她实际上也是该选区选出的第一位国会议员。在上一次大选中,艾蕾娜击败了来自列治文山的前保守党国会议员马国基(Costas Menegakis),但是,当时她的得票仅比马国基多出1000多张票,即两个百分点左右。如果艾蕾娜继续留在联邦自由党,联邦保守党在2019年大选中肯定会将该选区视为有希望拿下的选区。而现在,联邦保守党变成了该选区的捍卫者,他们不仅要对抗联邦自由党候选人,或许还有代表伯尼尔(Maxime Bernier)创建的加拿大人民党(People’s Party of Canada)的新竞争者。来自魁北克省的国会议员伯尼尔在今年8月宣布退出联邦保守党,并誓言要组建一个新政党在下届联邦大选中和其他政党一决高下。
 
2019年大选的竞选活动已经拉开序幕,艾蕾娜跳槽转党的决定会在Aurora-Oak Ridges-Richmond Hill选区产生何种影响,人们可在接下来的13个月里拭目以待。
 
* 本文作者Lori Turnbull是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同时也是《加拿大政府行政部门》(Canadian Government Executive)杂志的副主编。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