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无所谓市议会规模的大小,关键是选什么人


 
上周五,世人瞩目的美国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诺的参议院听证会告一段落。虽然指控卡瓦诺性侵的当事人出庭作证,可共和党多数的参院委员会仍通过了卡瓦诺的提名资格,但委员会要求推迟参院的最后表决,并建议FBI介入限时一周的调查,以示在投票前的慎重和稳妥。看来,美国对联邦大法官人选的取舍并不为政治倾向所完全左右,而对候选人的品格和操守还是十分在意的。面对一周后多伦多的市选,免不了会勾带起一些联想。
 
本市的这场选举,前大半时间几乎都消耗在市议会(议席)规模的争拗上了。福特保守党省府在缩小多市议会规模的法律战上赢了一仗,对此可能丢了饭碗的某些市级政客之不忿应在预料之中,可市民并无所失,4年节省两千多万的资金以及推动提高市府的效率,选民只会高兴。庄德利当市长后,市议员的薪酬自涨得几乎超过了省议员,庞大的市议会几近福利元老院。当很多社区市民不太认得本区的市议员及教育委员,足见那些低级政客的无所事事。听听那些对缩小议员席位的抱怨声:a)选区扩大担心当选后工作量增加,b)选区扩大令竞选拉票的敲门数量增加。问题是:过去的日子太舒适,对工作量的可能增加自然不乐意;拿60-70万的薪酬,4年里仅一次性的敲多几扇门就口出怨言。可见这些人的德行多么不堪。

 
看着前人沾几张族裔票的光,以同乡会、同学会或行业及经纪工作的便利,平时如看板似的在各种场合杵着、扯着僵硬的笑脸、透着并不诚恳的目光,捞一份薪优而轻松的公职何乐而不为,也想依样画葫芦摸一把,反正除了时间没什么可输的。至于脸皮么,早在心理上练得刀枪不入了。前些日据报,福特家族的义工、前市长罗拔福特的小哥们、前因毒贩及暴力倾向遭警方指控的李西(Sandro Lisi)也要出来,在福特省长的选区竞选教育委员。对这条新闻,真不知该把它当作笑话还是悲剧看,好在加拿大没有剥夺选举和被选举权之说,人人可一试,无本的赌博嘛。
 
议员或教育委员职位已非政客们的专利,社会公职遂成路人皆可豚逐的瓜菜,因为掉价得利害,也就平凡化得出奇。不过法律规定这些位置总得由人填,于是丰厚的酬薪诱人,也同时测试着市民纳税人对此的在意和容忍度。过去,有市议员酒后开车,也有把议员办公室当作免费幽情炮房的。4年仅亮相一回的看板又出现了;为了左右通吃有的看板半截用保守党的蓝色,半截涂自由党的红色;认真点的派人上门塞一页传单,投机取巧的在看板姓名的上端印“道格福特的选择”;有的父子档市议员教育委员统吃,三撑杆联两看板就可节省一根;总体感觉此次市选氛围萧条,唯两区交界处看板犬牙交错;不少姓名实在很陌生,只能用族裔特征强烈的图片主撑看板的场面。用不着以不堪或难堪来形容,多伦多应该由何等样人来做议员、该选谁来当市长,其实尽在市民之手。要是不忌讳夸夸其谈之人,愿意无止境地被人欺骗耍弄,也就不必懊悔抱怨,权将未来的不堪当作自己抗压力的测试。不过再傻的人,也起码知道用新人作新尝试,因为这毕竟还是人的本能。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