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新官上任三把火,福特上台100天内都干了啥?


 
大中报综合讯:自从6月29日安省省长道格·福特上任以来,在履行其承诺要兑现原则下,省政府经历了100天忙碌的日子。
 
今年6月,福特领导的保守党在省选中赢得多数党政府。上任后他迅速兑现竞选承诺,安省民众都见识到了他雷厉风行的作为。
 
大刀砍向多伦多市议会 规模减半

带来反响最大的莫过于裁减多伦多市议会。8月14日,省议会通过5号法案,将多伦多市选选区从47个减少到25个,此举引起市府政坛震荡,引发了挑战省府决定的法律行动;9月10日,安省法官必罗巴伯(Edward Belobaba)判5号法案“违宪”,“无效”。
 
福特采用了双管齐下的应对办法,一边宣布上诉,一边召回在休假的议员,又提出5号法案,援引“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中的“不理会条款(notwithstanding clause)”条款来捍卫裁减多伦多市议会席位的决定。 此举引发全国上下的激烈争论。
 
9月19日上午,一个由3名上诉法院法官组成的小组做出决定,冻结法官必罗巴伯之前的裁决。这使多伦多今年的市选按照25个选区举行。使得省政府也不需要冒引用“不理会条款”带来的风险。
 
按福特的说法,多伦多市选选区变成和省级和联邦选区一样(25个),能使纳税人在4年内至少节省2,500万加元;同时“一个规模较小、效率更高的市议会,将结束市政厅的政治僵局”。不过,因为参选人数多,选区少,使得今年的市选竞争异常激烈。

 
恢复旧版性教育大纲

福特上任后一个多星期,就叫停了安省的新版性教育大纲。今年9月份开学时,安省学生按旧版性教育大纲上课。
 
福特政府的这一决定被告上法庭,他们分别是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CLA)和安省小学教师联合会(ETFO)。
 
当年反对自由党新版性教育大纲的家长们也在行动,他们呼吁及支持省政府站稳立场。
安省政府正在全省进行“尊重父母的全面咨询”,以决定如何修改和更新旧版性教育大纲。
 
上届自由党政府推出新版性教育大纲时,引起家长强力反对,很多家长到政府门前抗议,甚至以集体罢课的形式表达不满。家长的主要担心,是认为大纲的一些内容不适合年龄小的学生。但是,上届自由党政府还是在2015年实施了新制定的大纲。
 
前自由党大胆的性教育大纲,悉数涵盖了诸如 “同性恋”,“变性”,“自慰”,“口交”,“肛交”等超前激进的内容。该大纲一经公布,就引起了宗教界人士、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家长的极度不安,在全省引发了持续强烈的抗议浪潮。

 
发誓清查前自由党政府巨额赤字

自由党政府之前的多项开支一直受质疑,福特的承诺之一,是要对前政府的开支做“详尽”审计。
 
独立金融调查委员会在9月底公布的审查结果显示,前自由党政府今年春季预算的67亿元赤字,其实少算了80亿元,实际的赤字是150亿加元;2017-18年度的预算被称为平衡预算,但被发现实际上有37亿元的赤字。
 
安省审计总长利诗(Bonnie Lysyk)在被削减了对政府监管权力之后多年与自由党有嫌隙。因为前任自由党政府没有遵守政府会计准则,她拒绝签署安省政府的财务报表。
 
早在今年4月,利诗就发出警告称,安省的预计财政赤字要比自由党省府下台前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的赤字额高出数十亿元。
 
削减政府部长职位 节支提高效率

保守党政府刚上任就开始其节约旅程。新政府只设立21名内阁厅长,比前自由党政府少了7名,减少了25%。这不但会减少开支,也被认为可提高效率。
 
新政府刚上任,就及时叫停了公务员原计划在7月1日开始的加薪,也冻结了招聘新公务员。
 
福特承诺要更换电力公司的领导层,节省开支,降低电价。上任几周后,就成功赶走了年薪620万的首席执行官施密特(Mayo Schmidt),并促使董事会换人。
 
取消安省的基本收入试点计划。该计划给4,000名低收入人士基本收入,单身者一年可获16,989元。
 
福特取消了自由党的政府垄断大麻销售决定,允许私人商家持牌出售大麻产品。此举被认为可更有效达到联邦政府想要的、抑制黑市买卖的目的,同时也符合政府少干预市场的理念。
 
取消一般民众汽车验尾气要求,验尾气将只针对重型车辆。

 
修改免费药计划

为进一步减少政府支出,政府对前自由党政府的免费药物计划(OHIP-plus)增加条件。
 
原来的OHIP-plus计划,所有24岁及以下的安省省民,都可免费获得4,400种处方药,不管他们是否已经有相关的医药福利。现在,只有无法获得处方药福利的安省人,才可以获得政府资助的相关免费药物。
 
也就是说,没有其它计划保障的儿童和青少年,仍可免费获得处方药。那些拥有私人保险的人将需要先使用私人药物保险,不够的部分由省政府补足。
 
保守党政府认为,要求工作场所或学校提供的药物保险计划支付政府OHIP-plus涵盖的4,400种药物费用,将节省政府开支。
 
该新政策如何执行还没有细节。安省卫生联盟(Ontario Health Coalition)执行总监梅赫拉(Nathalie Mehra)表示,此政策本身不会减少人们对药物的需求,总是有人需要付钱购买这些药的。这政策打破了每人都一样的做法,给政府节省了不必要的支出。
 
福特也承诺拯救安省的医疗系统,增加15,000个长期护理床位,建立综合性的精神健康系统,在不削减护理工作的情况下,削减4%的部门预算。

 
营造商业环境

取消碳税是福特竞选时的重要承诺之一。不过,按联邦自由党政府的计划,要对没有自行设定碳价格系统的省份强行实施碳税计划。
 
因此,福特取消前政府的碳税计划还不够。安省政府8月份宣布,要在安省上诉法院对联邦政府的碳税计划提出合宪性质疑。
 
福特承诺将汽油价格降低10分钱,其中取消碳税可即时降低油价超过4分钱。取消碳税,还会使家庭取暖等多种商品降低成本。
 
安省并非唯一抵抗联邦政府碳税计划的省份。萨斯喀彻温省是第一个,然后是安省,现在魁北克省和马尼托巴省也加入了。
 
反对碳税的人认为,受影响的商家会提高价格,把增加的成本转移给消费者,这办法对减少环境污染效果不佳,但会削弱本地商家的竞争力。
 
另一个有利于商家的举措,是叫停前政府的最低时薪调升计划。最低时薪已经在今年升至14元,但不会在明年1月升至15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soso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十月 15, 2018 - 16:50
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