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美国民主受到严重威胁 一如纳粹德国前期,美国知名犹太大屠杀历史学家指出
A leading Holocaust historian just seriously compared the US to Nazi Germany


 
美国VOX网站日前发表的一篇由Zack Beauchamp撰写的文章称,在通常情况下,将川普(Donald Trump)领导的美国拿来和纳粹德国作比较的人都是思想怪异者和网络喷子。但是,《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最近发表的一篇明确指出1930年代和当今时代之间“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的论文,由美国最著名和最受尊重的大屠杀历史学家之一——克里斯托弗•布朗宁(Christopher Browning)撰写。布朗宁在这篇文章中警告称,美国的民主正受到严重威胁,一如在希特勒(Hitler)崛起之前德国民主的情势,并且真的有可能被完全颠覆。
 
布朗宁是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名誉教授,他一直致力于研究纳粹种族灭绝大屠杀的起源和影响。布朗宁在1992年所著的《普通人》(Ordinary Men)一书中,就详细描述了一支本不起眼的德国警察军队是如何逐渐演变为大屠杀刽子手的,这本书也被广泛认为是研究普通德国人如何变成纳粹暴行同谋者的力作之一。
 
因此,当布朗宁开始对纳粹德国和现在的美国做认真比较时,自然与那些网络喷子的激愤言辞不可同日而语。因为这是最了解纳粹历史的大屠杀历史学家之一在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发出美国民主受到严重威胁的警告。

 
布朗宁的论文涉及很多主题,其中有川普奉行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实际上这最早是源自上世纪二战时期美国本土亲纳粹派之口),和美国主流权威媒体Fox开始扮演类似私有化国家宣传办公室的角色等。但是,该论文中最有趣的部分还是对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和最终将权力移交给希特勒的德国领导人兴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所做的比较。以下是布朗宁对纳粹德国前期历史所做的总结:
 
兴登堡1925年当选为德国总统,魏玛宪法(Weimar Constitution)赋予其多项紧急权力以捍卫岌岌可危的德国民主。但是,兴登堡不但没有成为德国民主的捍卫者,反而成了其掘墓人,他首先利用自己所获得的紧急权力摧毁了德国的民主规范,而后又与纳粹结盟,用独裁政权取代了议会制政府。兴登堡是在1930年开始动用其获得的紧急权力,他任命了一连串受法令而非议会多数派制约的大臣,当时因为出现经济大萧条以及德国政治两极化,反对党越来越难以获得议会多数席位。
 
由于传统保守党的支持率不断下降,导致其无法对德国宪法进行独裁性修订,兴登堡及其领导的旧政权最终和希特勒达成协议,并让他出任德国总理。因为相信自己可以在享受希特勒之高人气带来的好处的同时对其加以控制,保守党最初对自己能够实现强化重整军备,宣布共产党是非法团体,扼杀言论、新闻和集会自由,以及在议会政府内部肃清公务员队伍,和废除独立工会等一系列议程深感欣慰。但毫无疑问的是,纳粹之后的行动渐渐超出了他们和保守党盟友共享的目标,保守党也已经无力以任何有效方式阻止纳粹的行动。

 
在布朗宁看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即不惜一切手段去获取权力,包括破坏司法提名制(Merrick Garland被提名出任大法官一事),以及在认为自己可以完全掌控一切的错觉下赋予一个危险的政治煽动家更多自主权:
 
如果说美国有哪个政客在将来会被历史学家视为美国民主的掘墓人,那肯定就是麦康奈尔了。他促使美国政治两极化,使得美国前总统奥巴马(Obama)成为面临重重阻力的“跛脚鸭”。
 
和德国的议会僵局一样,美国的议会僵局也削弱了对民主规范的尊重,从而使得麦康奈尔能够更加肆意地践踏它们。这种恶行循环已经从传统的司法提名制遭破坏的事例中得到了最明显的体现。由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首个任期内进行司法提名屡遭阻挠,这亦促使民主党通过阻挠议事做法反对川普提名戈萨奇(Neil Gorsuch)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麦康奈尔随后改变了议事规则,废除了有关大法官提名人必须获得60张支持票才能通过的规则,以便能为戈萨奇以简单多数获得确认扫清道路,从而可以让他填补因大法官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去世而留下的空缺,此举打破了参议院的长期传统,通常被称之为“核选项”。在目前有关卡瓦纳(Brett Kavanaugh)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听证会上,司法提名过程中的政治两极化再度表露无遗。

 
无论麦康奈尔以及其他美国共和党领导人就川普的性格、执政方式及可能涉及的犯罪行为保守了多少秘密,他们一直都公开为自己和川普及其支持者结盟而获得的回报感到高兴,这其中包括为富人大幅减税,放宽金融和环保管制,(到目前为止)已经任命两名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并同时提名其他许多保守派担任司法职位,此外政府资助的健保服务也大幅减少(尽管他们尚未实现彻底废除奥巴马医改法的目的)。就像希特勒的保守党盟友一样,麦康奈尔和美国共和党人都为自己押注川普所获的早期回报感到自豪。
 
这也是人们在谈论希特勒的崛起时常常会错过的关键点。实际上,德国的民主政治早在希特勒崛起之前就已经开始崩溃,政治两极化导致兴登堡解除对行政权力的限制,并得出他的左翼对手比法西斯威胁更大的结论。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德国日常事务中的民主实践不断退化,直至整个政治体系都易受希特勒式人物的影响。
 
正如布朗宁所指出的,现在的美国总统川普并不是希特勒,川普主义(Trumpism)也不是纳粹主义,他们之间最大且最重要的区别就是希特勒是民主制度的公开反对者,而川普和美国共和党都不想废除选举制度。
 
实际上,布朗宁的担忧是美国的民主政治会缓慢而又平静地走向崩溃,这更像土耳其等失败的现代民主国家所发生的情况。布朗宁担心美国共和党人会越来越精于操纵对他们有利的民主游戏规则,比如利用选民身份法和不公正划分选区的做法等,他们甚至有可能会在川普下台后走得更远。

 
无论川普的任期会在何时和以何种方式结束,反自由主义的幽灵都会继续困扰美国政坛。高度政治化的司法系统将会继续存在,而最高法院做出的裁决也会因此被许多人质疑合法性,此外,未来的司法提名也会引发更多激烈争议。川普鼓励并因此而加剧的种族分裂,文化冲突和政治两极化将难以弥合。不公正划分选区,压制选民和无拘无束的竞选开支将继续导致选举向不具代表性和非民主的方向倾斜。与此同时,美国的收入差距将会进一步拉大,更不用说逆转了。
 
本文作者Beauchamp在匈牙利曾亲眼目睹这种现代威权主义。在他去过匈牙利后,他也发出了和布朗宁相同的警告,那就是美国所面临的威胁不仅仅只是来自于川普,还来自于美国民主政治体制的崩溃,以及美国共和党承诺会寻求以极端策略实现其政策目标。
 
美国的民主政治正面临严重威胁,而布朗宁的这篇论文——一个严谨的学者所写的严谨文章进一步表明这种说法并不是危言耸听。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soso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十月 15, 2018 - 16:37
危言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