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我尝到了‘吃草’的滋味



难道在这里超市专门卖菜苗的地方也有伪劣产品吗?一年前,在华人超市买了韭菜苗回来在后院开辟出一畦菜地,边上种上一行韭菜,因为疏于管理,长势不好,好在知道韭菜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虽然细如头发,但也长了几簇,入秋以来,反倒兴旺起来。家里除我没有人过问,更提不到当菜吃了。我不忍心荒芜,于是剪了几把,将开了花的挺子挑去,试做了两个韭菜盒子,熟了之后,咬开一看,菜虽切的很细,但一小根一小根的,仍然挺拔不倒,更提不到和其他馅黏在一起了。只觉得舌头苦涩麻酥酥的像青草,全然没有韭菜味。

琢磨了半天,也没有往不是韭菜方面想,也许是火候不到所致。过了几天,到了后院,瞅着那些韭菜,我不死心,第二次又准备蒸一次包子,时间比蒸包子的时间延长了两分钟。说来真巧,那天的包子,面发的非常好,蒸出来松软而洁白,包子本来不大,可蒸出来大了一倍。我很高兴,拣到盘子里竟无一个破损。当时就想,这包子谁看了都会流口水。于是掰开一个,仍然是菜是菜,肉是肉没有黏在一起,更不用说是一个肉丸上还有一汪水呢,吃了一口仍然是那种苦涩的味道。我才恍然大悟,敢情那所谓的韭菜,貌似韭菜,也可能是韭菜的变种,也可能是伪劣产品。幸亏没有含毒,否则那不就一命呜乎了吗。只好把那些包子处理掉了。更使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草经过蒸也不会趴下的。不能忘了它也是有‘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的特点的。和韭菜有非常相似之处。

 
真正的韭菜,谁都熟悉,叶扁有特殊的香味,我们最爱吃的是韭菜馅儿饼。当年下班回家,进院就闻到馅饼的香味,不管是谁家烙的都会给两个吃。这就是住大杂院的好处。后来改革开放,街上兴起了食品摊贩,卖早点油条的,到了中午,把卖剩下的油条,剁成馅儿,烙韭菜馅儿饼,省事又不浪费,一举两得,光在鏊子上冒出油来滋拉滋拉的声音加上馅儿的香味,过往行人就会闻香下马,络绎不绝的坐在那简陋的两桌四个凳子上吃那外焦里嫩、口齿流香的馅儿饼,生意火了一阵。可熟悉情况的人知道,卫生情况堪忧,连洗盘子、碟子的水就是一盆,怎能令人放心。所以我从来没有领教过。可那种状况,并没有影响顾客的光顾,说明韭菜味道的魅力。
 
有一次和同事聊起韭菜馅儿饼的香味,可我并不会做,面硬皮厚不好吃,面软了又不好拿捏,怎么能把那么多的馅儿包进去呢,要做到薄皮大馅儿就更难了。那位同事立即答应下班到我家给我们做顿馅儿饼吃。那时我还处于不会做饭的境地,见人家三七二十一两铛馅儿饼就烙出来了,我们全家边吃边称赞。从此,我记下了她做馅儿饼的程序,给病中的母亲试做过一个,说皮太厚不好吃。以后就搁置下来了。到如今我虽也可以做馅儿饼,但和面的软硬程度仍掌握不好,且中间有面疙瘩,皮厚,离行家的薄皮大馅儿仍有距离。但无论如何,烙出来的馅儿饼还会有韭菜的香味。没有香味的韭菜就不是韭菜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