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在中国问题上,川普是否雷声大雨点也大?《环邮》专栏
On China, will Trump’s bite match his bark?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由Derek Burney撰写的文章称,在一些人担心新冷战时代将会来临的同时,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对他视为的中国对美国世界霸主地位所构成的威胁提出了直接挑战。目前,在白宫推动相关战略的主要鹰派人物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该战略中包括一系列旨在对抗被川普政府视作中国的军事、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入侵行为的策略。
 
川普已经放弃了覆盖12个成员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简称TPP),因为他认为该协定太过软弱或奥巴马色彩太浓厚,以至于无法牵制中国。现在,川普已经采取了更公开的对抗举措。目前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正在不断升级,对此,一个简单的理论是因为贸易平衡对中国更有利,因此与美国相比,中国最终将会损失更多。但是,贸易战对美国投资者和出口商造成的影响仍然令人不安。
 
在与加拿大和墨西哥新达成的美墨加三国贸易协定(The 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简称USMCA)中加入针对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条款后,美国已经昭告全世界将会寻求在其与其他国家进行的所有贸易谈判中都加入类似条款,此举是公然延伸治外法权,旨在限制中国的经济影响力。

 
美国国会最近通过了《建设法案》(Build Act),该项耗资$600亿美元的发展融资计划旨在和中国连接非洲和亚洲的“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战略抗衡。该法案将美国政府内部几个相对冷门的发展投资机构合并为一个全新的单一机构,政府每年将向其提供高达$600亿美元的国际开发融资款项。
 
更加令北京感到恼火的是,白宫已经批准向台湾出售新武器。就在本月初,美国海军又加强了对中国在南海和东海宣称拥有主权的海域四周的巡逻。此外,美国的B-52轰炸机也在南海和东海进行了飞行活动。而中国也以牙还牙地在台湾附近海域进行了自己的军事演习。与此同时,中美两国还暂停了高层军事交流。
 
除此之外,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川普政府正在设法切断中方通过美国供应链对美国进行技术入侵的渠道。另外,川普政府还认为美国的头号威胁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上述所有都表明美国外交政策正在发生彻底转变,并会带来严重后果,这不仅会影响中国,同时还会影响全球的繁荣和安定。而在川普政府看来,经济安定才会带来国家安定。
 
虽然川普可能会因此失去他在朝鲜问题上所需要的来自中国的支持,但他显然已经准备承担这个风险。尽管外界仍在怀疑华盛顿和平壤的对话是否会促成更多高层会谈,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正力图在北京和华盛顿间左右逢源。

 
为了证明自己和奥巴马走的是不同路线,川普一直不按常规出牌,行事不可预测,目前,川普正在试探中国的外交底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之前在前往北京访问时就简要介绍了他和金正恩进行最新一轮会谈的成果。尽管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冷落,但蓬佩奥仍尽其所能保持了沟通渠道的畅通,他在前往北京时曾公开称,美中在很多问题上有明显分歧,他希望当天有机会讨论每一个分歧,因为这对发展美中关系至关重要。
 
蓬佩奥在北京遭到的冷淡相对和他之前在平壤受到的热烈欢迎形成了鲜明对比。总的来说,这也给人留下了全球权力正向亚洲转移的深刻印象。
 
尽管川普在应对其他全球事务时常常会语出惊人,并发出一些个人特色明显的推文,但在中国问题上他从来都是非常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意图。比如加拿大在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时就发现,川普非常擅于用高声和狂怒达到自己的目的。但在和中国打交道时,美国这样做显然会面对更高的风险。有些人认为这很像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对付苏联的调调。还有一些人则想知道美中间的“明显分歧”是否可以在不会造成严重附带损害的情况下得到调和。
 
很显然,在川普极力宣扬“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同时,“强权即公理”政策已经激起其支持者的强烈共鸣,有许多美国人都认为贸易全球化或安全全球化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与奥巴马的执政风格和要旨形成了一目了然的对比。

 
毫无疑问,对于伊朗、朝鲜以及其他大部分全球性事务问题,美国现在都在运用其经济和军事力量促进美国的利益,并推动川普所领导的美国在世界舞台上改变形象。
 
但是,在许多并不认同纳瓦罗和博尔顿大秀外交肌肉的人看来,这样做具有很大风险,令人感到担忧。
 
美国的鲁莽之举有可能促使别国妥协,最终带来更多的稳定,但是,美中两个大国都应该将降低意外风险或争坳进一步升级的风险作为优先事项。
 
* 注:本文作者Derek Burney在1989年至1993年间曾担任加拿大驻美国大使。他曾率领加拿大代表团完成加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