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为何禁止滥用鸦片制剂药物如此艰难?
Why the war on opioids will be so hard to win?


  
我一直相信,只有生活懒散,无所事事的年青人(或任何人)才会堕入像使用像海洛因,鸦片制剂等多种毒品那样的陷阱。特别是对那些一日三餐饱食终日,生活安定无忧,而又精力旺盛的年青人而言,更其如此。这也是大多数因使用毒品过量而倒毙街头者的主要社会群体。而且其整体的趋势正在步步向上,或急剧上升,情况越来越遭。
 
最近的统计数字显示,加拿大全国各地,平均每天大约有11个人或以上(多数是年青人),因吸毒过量而倒毙街头。如果以这个数字乘以365天的话,则是平均每年就有四千多名年青人,因吸毒过量而死于非命。如果把这个数字乘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话的话,其实际状况真会的令人惊慌无比。
 
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初开始,直到目今为止的一年多时间里,加拿大已经有大约8,000年青人因过量使用鸦片制剂中毒而死亡。现在,每年因过量使用这种毒品的受害人总数,已经超过每年死于车祸总人数的两倍,而且还有不断地上升的趋势。其中有一半,或将近70% 的死亡原因,是因吸食一种被称为Fentanyl的人造毒品制剂所致。
 
根据多伦多药物上瘾控制中心(Toronto’s  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的高级科学家和医学家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个吸毒死亡的个案,已经到达危机的程度。其严重程度,已经不下于美国的每年52,000人!据美国著名的媒体名人称,这个数目要比越战时期的战死人数高出大约十倍。



据称,Fentanyl的毒性最为激烈,它几乎无法令使用者停止吸吮,连缓慢下来的可能性也没有,其强烈吸人引程度比海洛因还要高出50多倍!吸吮这种毒品,只要极其少量的制剂,就能够令人得到从未有过的兴奋感受。其可怕程度则是,只要少许增加用量,就能够马上令人致命。而更危险的则是,这种毒品还极其容易在街头小巷从毒贩那里获得。
 
根据一位非法药物交易者的陈述,更可怕的是,对稍有制药常识和化学常识的吸毒者,这种药物还可以“自己制造”。另外,这种毒品每年从中国和印度等地的非法制药者手中源源不断地进入北美。
 
由于电子手机的普遍使用,和网上通讯技巧的高度发展,毒品买卖根本不必像人们在旧时电影上见到的那样困难,不会有警察突然从暗角出现,或必须在钱货易手时才中警方埋伏。目前,毒品交易都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完成。
 
全球毒品观察杂志(Global Survey on Drug)的报道称,在世界各地的毒品使用者,要购置这些毒品的速度和方便程度,就像叫一份披萨饼。
 
加拿大公共卫生保健部门的官员Theresa Tam称,导致滥用这些毒品的主要根源是贫困,和因贫困导致的无家可归困境。很多人都有同感。但是有很多人,像各地的警察部门却感到,有人滥用这些毒品的主要原因却并非贫困或无家可归、而是这些人长时期感到一种生活中的痛苦,灾难和绝望感受所致。因此,对于滥用这些毒品的受害人而言,逮捕和拘禁不是决绝问题的方法,而是保持这些人继续生存,他们就必然会在某个时刻,主动寻找治理乃至解除这种痛苦的途径。

 
很多我们以前所见到的社会组织,像很多提供精神安慰,友谊亲情之类的疏解思想苦闷的社会慈善组织或机构,大部分都已经不再存在。到处林立的各种教会组织已经不像过去那样旺盛,或干脆不复存在,或处于关闭的威胁之下。
 
还有一点则是社会经济发展所导致的贫富不均差距所致。我们以前所生活的“旧社会”里面的,讲究坚强的信仰和精神寄托的社会和精神支柱,都渐趋式微或不复存在,或正在快速消失。它也正是当今我们的反滥用那些致命药物的努力是如此的难以得胜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更加令人失望和沮丧的是,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重建以前的那种奉行传统道德的社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