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接下来会如何应对中国留学生签证问题?
What Will Trump Do Next With Chinese Student Visas?


 
《福布斯》杂志10月18日发表的一篇由Stuart Anderson撰写的文章称,中国学生还有望获得美国留学签证么?如果美中贸易战继续升级,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这些问题是许多美国大学和中国学生都在思考的问题,但答案可能也会让美国学生和企业感到担忧。
 
当英国《金融时报》在今年早些时候报道称川普政府欲停发中国留学生签证时,观察家们深感意外。《金融时报》称,推动这一提议的关键人物是白宫助理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据四位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表示,在川普政府就如何应对中国间谍活动展开辩论之际,米勒敦促川普和其他官员设法让中国公民无法到美国留学。米勒一直是川普政府强硬移民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关键人物。
 
尽管川普政府实施的政策并没有多大的历史意义,但也有人指出,这种政策貌似1882年美国《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的新版本。让我们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看禁止所有中国学生到美国留学的政策有多激进。根据国际教育学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统计数据,在2016-17学年共有逾35万中国公民在美国大学中就读,数量占到美国国际留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

 
将中国学生拒之门外会对美国的大学、学生和公司产生巨大影响。因为这会导致美国学生难以学到更多类型的学术课程。据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本科教育副教务长凯文•皮特(Kevin Pitts)称,即便该校的中国留学生入学人数在最近只是出现了小幅下降,可能也会对该校提供的州内奖学金造成影响。
 
对于公司而言,中国留学生数量减少显然也意味着他们必需将更多资源转移到美国以外,以雇佣和安置中国学生,因为这些学生现在都会前往其他国家留学深造。《全球人才的礼物》(The Gift of Global Talent)一书作者,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威廉姆•R.克尔(William R. Kerr)就指出,美国的竞争力和移民之间的联系一直是科技行业讨论的主题,与过去支撑工业中心的煤矿和海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知识经济时代的人才流动性很大,除非国家对人才流动加以强行限制。
 
如果前往美国的印度留学生数量继续下降,那禁止中国留学生的举措将会带来更可怕的后果,因为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留学生人数占到美国国际留学生总数的近一半。据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对政府数据的分析结果显示,在2016至2017年间,在美国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研究生学位的印度留学生人数下降了21%,也就是研究生数量减少了18,590人。

 
尽管并未颁布完全的禁令,但川普政府仍决定针对中国留学生实施一些新限制。据Berry Appleman & Leiden律师事务所称,美国国务院已经宣布从今年6月11日开始限制中国(中国大陆)留学生以及其他涉入某些高科技领域(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业等)的中国人士的签证有效期,并对更多签证申请者进行跨部门审核。虽然美国当局常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为由拒签签证,但美国《移民与国籍法》并未明确授权当局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拒签签证。因此,美国政府最新宣布的新措施重点是限制签证有效期和加强审核,而这是可以由领事官员自行决定的事情。
 
美国的一些大学团体表示,中国留学生的申请数量在2018年已经有所下降,而川普政府新出台的限制措施给中国留学生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他们都不知道在新政实施后自己是否能够顺利完成学业。美国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NAFSA)的移民政策顾问兼主管海瑟•史都华(Heather Stewart)表示,中国学生现在非常担心,在签证政策改变之前,他们就担心签证被拒或是审批过程缓慢,而现在美国政府对攻读某些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只签发一年期签证,不禁让人更担心这些才华横溢的学生会放弃美国,选择去其他国家留学深造。
 
《中国千禧一代》(China’s Millennials:The Want Generation)一书作者埃里克•菲什(Eric Fish)在接受中国《南华早报》采访时曾表示,中国留学生一直很吃香,而美国的签证新政却给这些学生带来更重的书面负担、更高的成本和更多的不确定性,这会刺激他们选择美国以外的国家留学深造。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在一些关键行业的国际人才竞争中,美国政府将优势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

 
此外,美国国土安全局(DHS)最近又在其监管章程中添加了另一项可能会吓跑国际留学生的新举措,提议对F-1学生签证设定最大停留期限。国土安全局称,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将建议修改某些类别的非移民依据入境身份确定在美国停留期限(D/S)的规定,以适用各签证类别的最大停留期限和延期选项新规取而代之。看起来,国土安全局令人质疑的“逾期居留”报告可能会被用于证明其提议新规的合理性。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对相关政策进行辩论时,美国驻华大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击败了米勒,成功说服川普总统不要阻止中国学生到美国大学留学。但是,人们不应该相信这就是故事的大结局。
 
布兰斯塔德是在距离美国华盛顿7,000英里之遥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里工作,而米勒每天都能看到川普。在美国现任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担任参议员时,米勒还曾帮助他起草过一份法案,根据该法案,几乎所有从美国大学毕业的国际留学生在毕业后至少有十年无法在美国工作,这在美国的企业和医学研究实验室看来无疑是可怕的主张。但据《金融时报》称,米勒一直乐于运用任何可能有用的论据,他曾强调称,他的针对中国学生的计划也可以打击那些一直对川普深感不满的员工和学生所在的精英大学。

 
对于中国留学生签证问题,还有更多坏消息需要加以考虑,比如在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中,川普政府几乎已经没有剩余武器可用,因为其已经对近乎所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那这对中国留学生签证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这如果美中贸易战继续升级,那中国学生和美国大学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注:本文作者Stuart Anderson是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专注于研究贸易、移民以及相关问题的非党派公共政策研究组织——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merican Policy)的执行主任。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