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川普的狂热与克里靖的淡定


                                     
加国前总理克里靖在其回忆录《我的时代 我的故事》出版后接受采访,说到川普,克里靖称他是狂热的(fanatical)。“担心希拉里的被击败和狂热川普的出现及当选,象征美利坚帝国的真正结束”。不久前刚辞职的美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在纽约的一场晚宴上调恺川普道:最近一条调查称,91%有关总统的新闻头条是负面的,剩下的9%是真负面。
 
川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大谈自己上任来的政绩,是于历届美国总统所史无前例的,立马在会场掀起一片笑声。据黑莉说这是她给川普献的演讲招数。由于美国中期选举(即各州对联邦议院席位的选举),川普不久前公开对美民主党参议员沃伦女士说:如果你能接受检测证明自己是印第安人,我就捐1百万给你所喜好的慈善机构。没想到沃伦真的去做DNA测试,证实了自己有部分印第安人的血统,嚷着要川普拿钱兑现。至今未闻川普的反应。
 
川普的确有率性、随意、说话冲的特点,相当程度上是他的风格或手段,在克里靖的嘴里就成了狂热和不会说话(fanatical and unspeakable )。比较与前总统克林顿和小布什,克里靖“从不怀疑他们会不真诚地与我谈话”,尽管“我们可以不谈拒绝或不愿谈的事情,但绝不欺诈”。应该说克里靖以传统眼光看川普的“狂热”,坚持政治家的君子风度自有其道理。但他看川普在USMCA谈判时,说得过多调门也太高,却有点不以为然,认为加拿大有美加自由贸易协定和NAFTA所打下的坚实基础和地位,国际交易中没有人能够背离“有失才有得”的基本法则。



作为本国政治财富的老政治家的稳健和睿智,太值得小特鲁多们珍惜和效仿了。当年克里靖强调加国乃独立主权国家,坚持不随美国参加伊拉克战争,也没惹什么麻烦。经贸谈判中,美国先与墨西哥达协议以及相伴着川普对加的高调声势,真不应成为小特鲁多急躁或慌张的理由。试想川普一旦搞砸了北美贸易关系,他如何能向世界施展美国的贸易新战略?联系当前急迫而大肆地在全国推动大麻合法化看,小特鲁多总理似乎浮躁有余,稳健不足。如果小特鲁多内里对USMCA有所遗憾的话,最近的钢铝关税磋商以及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则将是自由党政府一申憋屈的机会,此时拿点热度倒不是坏事。
 
川普给外界的狂热印象,在美中贸易战上似有更大的印证。但他的政策举措反映了美国的根本利益,笔者一向以为当前美国政策具两党共识及相当民意基础,期待美国中期选举的变天大概没什么用,对川普利好选区的贸易关税精准打击也没多大意义,今日之美国即使没有川普也会出现山普,美国不会甘心中国在过去的巨额获利不有所返吐,照川普的讲法美国使中国赚钱造就了如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逻辑上这种局面不能持久,必须改变。反过来要是没有川普,由奥巴马或希拉里之类人当政也不见得会对中国好到哪里去,要是执行了业已成文的TPP(排除中国的环太平洋贸易伙伴协定),中国的日子不见得会比今天好过。

 
正像习近平近访东北重提毛时代的“自力更生”口号,不妨可算是应对办法之一,但颇具被动应付,而欠缺积极开拓的主动进取精神。为何不能以贸易战压力为契机积极改革,认真贯彻市场化、法治化,以真正与世界接轨,像当初入WTO那样再狂赚一把,新八国联军必将不联自破。如果川普真有狂热,而中国却尤其应该冷静应对。任何将贸易战扩展到政治及军事的盲动或对抗,是极端不智的。说到底,广大中国人民对法治和自由公平的市场精神之追求,与世界各国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的价值观及制度不具根本性的冲突,贸易战之类的冲突必将难以为继,即便是川普存有的那种狂热美国人也会自行应付。中国人不是常说中美是利益共同体么,看来克里靖的淡定还颇具普遍的借鉴意义。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