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大麻合法化对一个老年华裔的道德震撼
I am truly shocked by cannabis legalization in Canada


             
最近一个时期,新闻和报刊宣传有关“大麻合法化”的消息和评论翻天覆地而来,乃至日夜不停地宣扬宣传的情景,实在有一种难以适应,乃至“无法承受”的感受。原因是这些吸吮大麻之类“毒品” 的消息,好像在无形中变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特别是以中小学生的学校生活(乃至个人生活)中的主要或重要新闻或课题。
 
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好像连越来越多的社会大众,也都似乎开始对吸大麻习以为常。对大麻合法化这一话题,他们好像是在聆听和讨论日常生活中普通衣食住行那样的大事和要事那样(事实上,在像加拿大那样的富有西方国家,衣食住行根本就不是,不会,和不可能是民众所经常讨论的生活话题)。
 
它对于像笔者那样的来自“旧社会”的上了年纪的人而言,却实在感到无比的伤感和难受。对像笔者那样年纪的老年公民而言,这实在是一种要不得的社会“风气”,我们担心这种要不得的不良风气,将会对年青人今后发展和成长前途有巨大潜在“危害或危险”。
 
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吸吮大麻之类毒品的习惯绝对不是细小的“生活琐事”和习惯,而是它与吸食所有的,包括海洛因那样的毒品有同等害处,是极端不良的生活习惯。可是令人惊讶不已的则是,像这种实际上是“吸毒”的事件,不但学生的家长,连学校当局的主管阶层而言,也越来越把它当作“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的事情,人们好像是在在学校里体育场上,饭厅食堂里面,或娱乐活动场所聊日常话题那样的平常。

 
在像笔者那样年纪的时代,不要说学生吸吮像大麻之类的麻醉品(或毒品),就算是像吸烟那样的普通生活习惯,也经常是被人们视作“没有出息”的,有“反社会规范”的坏习惯。在当时的社会,这种行为,更是为很多家长激烈反对。
 
当时的社会道德标准之一是,,在一个“有严格教养家庭里成长”的孩子,是不应该准许有像抽烟那样的“不良习惯”的,更何况是吸大麻那样的毒品(记不起半个世纪以前的社会,是否有像现在的人们所吸吮的,不为社会道德所容许的像“大麻”之类那样的“违禁品”的存在。)
 
如果当年在像笔者的有严格禁止抽烟的家规的家里发现我们竟然吸用像大麻那样的毒品的话,家里一定会“出大事”。
 
我在一篇文章里曾经提到过,有一次父亲发觉我身上有香烟的烟味,而几乎要“宰了我”。实际的情况是笔者在中小学时代,有一次在外面与一群同学“鬼混”时,因强烈的好奇心所趋,试探着从一个同学手中点燃的香烟吸了一口而已。想不到香烟浓烈余味,沾染在我的口腔,头发,乃至衣服上,而终于被父亲闻到而遭殃的往事。
 
我现在在想,要是我当时偷偷吸吮的不是香烟,而是大麻的话(当然,那个时代,社会上是否有像现在的“大麻”那样的毒品存在还是一个问题)那么我所遭遇的麻烦;恐怕就无法推测了)。
 
写到此,我真的感到在大半个世纪里时代变化之大,社会道德标准差距之大,真的是有天玄之别,真是感慨万千。以此推测和幻想,在未来的世界,人们,特别是年青人的固有“道德品质”,“生化习俗”和社会风气,将会是一种怎么样的面貌?为此,我感到“晕眩”和茫然。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isanma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十一月 5, 2018 - 21:41
建議您參考一下這本書:Forces of Habit: Drugs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作者:David T. Courtwright 中譯本書名:上癮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