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市选后,恐怕又是一轮难以指望的四年


 
市选结束,庄德利再次当选多伦多市长。过去4年所谓的当政承诺仍在寒风中飘荡,他却把今次的当选冠名为“强势领导”。4年前的竞选蛊惑“精明线”至今仍不见踪影,当初7年的完工保证已然在下一个4年里也是无法兑现的。每次市选后,市民对未来4年的市政多少抱有些许期待,但过去与失望相伴也时有发生。如果说庄德利对本地政治有什么贡献,那就是吹呼和蛊惑相当程度仍是玩弄选民的有效手段。今后的四年,市民对本市面貌的改观难有乐观的指望,然那些政客的表演对年轻人及有志从政的新人,却是一个不怎么正面的样板。
 
如果说日后市民对本市的市政会有什么抱怨,那也怪不得庄德利,该先抱怨他们自己。什么样的市民就有什么样的市长,如果仅当本市的状态让频繁的枪击和恶性事件令人惶恐,大家方才觉醒,那所花的代价一定不低。其实今次庄的对手Jennifer Keesmaat 是个不错的候选人。首先她是个城市规划的专业人员,不象庄德利纯是个耍嘴皮的政客,在市长位置上泡了4年仍对市政不知所以,不知市民安全乃头等大事,继续用饶舌的弯弯绕迷惑众人。新人Keesmaat 的知名度当不及庄德利,加上媒体对庄德利的偏爱,缺少对其他候选人的公平曝光,甚至连公开的市政辩论都不见媒体有策划安排,庄得利的得票很大程度归因于选民在投票站里下意识的填空惯性。庄德利对交通议项的老调重弹,其实并不能引起市民多大的兴趣,21世纪的今天连一张交通智能收费卡Presco都做不好的城市,还奢谈什么远景,岂不太显滑稽;廉价屋的建设也只是跟在keesmaat的后面敷衍;而今夏暴雨造成的街道频频积水,也仅Keesmaat 强调要及时改进城市基建。这位女士对市政有见识、有做实事的强烈企求,缺的是知名度及媒体的公道宣传,当然庄德利背后的传统势力以及本市选民的保守,也使多伦多的政治新星难以升起。Keesmaat 女士如能坚持不懈,随着今后本市状况的日渐糟糕以及庄德利弯弯绕的令人腻烦,相信市民对今次的漫不经心定会有反省。

 
这届市选有些新的情况与以往不同。首先是庄德利亲自往各区选挺他所青睐的市议员候选人,此乃本地史无前例的做法;其次是没有公开的电视辩论,以及主流大报(如多伦多星报Star)抛弃惯常的中立做法公开挺现任市长庄德利,这对新人不利,也对市民透彻了解各候选人的机会不甚公平。笔者实在无意抱怨选民的不争,有不少地区市民还是很实在地表达了自己的心声,如二十多年的市议员马默利提就被落选了。马默利提是李博时期的NDP省议员,随着省政权的转换他又当了二十多年的市议员,过去紧跟在福特市长后面在市议会发声,福特因吸毒丑闻马又急着与福特切割。这次市选在他的竞选宣传看板上,分别用自由党的红色以及保守党的蓝色装饰,意图红蓝通吃,除了将他的儿子提携出来并肩选教育委员,还在他自己的看板上写上“道格福特的选择”字样。作为拉丁人居多的选区,马在过往具传统上的优势,然此次打福特省长的牌子反倒成了某种票房毒药。拉丁区的劳工因福特取消148法案最低工资涨薪和部分福利无望,以及可能取消较低收入家庭(5万加元/年以下)的子女免除专上学费的前政府规定的福利,对惯于立场摇摆不定并积极靠拢福特保守党讨好富人的马默利提,这次市民毅然将其拉下马。但此君似乎并不气馁,正积极考虑明年欲向渥太华进军联邦政坛。对不少人来说,玩政治似乎是他们唯一的谋生手段。
 
不过这次市选落马的资深议员也不少,这不能怪罪福特保守党政府对多市议会规模的缩减,当一些“万年议员”享受高薪厚禄,仅仅每四年发一次竞选传单,或仅在餐会及社区聚会上挂看板似地露露脸、就想捧铁饭碗,市民当然说不。听闻这次参选的华裔候选人空前的多,但好像大陆背景的成功率为零。这不是什么坏事,首先是对候选人从政志愿执着与否的考验。再者是对他们扎实服务公众的促进和勉励,都能那么侥幸上位,对后晋者及社区诚恳踏实作风的建设太没有益处。当然,华社的媒体有义务公平积极地宣报这些候选人,但最关键的是某些候选人应踏实地摒除与人捞一把的投机印象之误会。华社的虚假风气剔除之时,便是大量华裔在政坛得位之日。希望这一天不会很久远,不过下一个四年的多伦多市政则很难以令人乐观起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