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评论:美国共和党“取得重大胜利”


 
美国每两年进行一次国会改选,被称为“中期选举”:改选全部的435名联邦众议员,和100名参议员的三分之一,这次有35名参议员改选。
                                             
选前,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参议院51:49席;众议院240:195席。

这次选举结果:在众议院,民主党增至230席,共和党减为205席。在参议院,共和党不仅保住了原来的多数,并把席位增至54:46!
目前还有两个州没有出来结果:

一,密西西比州是特殊选举,要第二轮投票,因初选四位候选人,两共和党,两民主党,都没过半数;但第二轮投票(11月27日)一定是共和党赢,因两位共和党参选人得票加起来高达57.9%。

二,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候选人以49.3%比48.4%领先,已统计99.3%的选票(截至本文截稿)。

如果最后共和党输掉亚利桑那州,在参议院还会以53:47席占多数。目前看赢得这个州的可能性仍在。



对于选举结果,两党都说自己胜利。对于民主党来说,赢回了众议院,所以被视为胜利。但从美国政治惯例来看,民主党的胜选是常规现象,并不是改变潮流的大逆转。因为美国当任的总统所属的政党,向来都是在中期选举中输掉众议院,在过去84年,只有三次例外:一次是1934年,罗斯福(民主党)执政时赢过;第二次是1998年民主党克林顿总统时赢过,再一次是共和党的小布什2002年时赢过。等于平均每28年才发生一次。所以这次川普总统的共和党只是没有创造奇迹而已,事先多数分析家也认为,应该会输掉众议院。而且跟克林顿和奥巴马总统执政时相比,这次共和党没有他们输得多。克林顿总统时中期选举,民主党在众议院输掉54个席位,参议院输掉9席;奥巴马第一届时中期选举更惨,众议院输掉63个席位,参议院输掉6席。这次共和党在众议院席位比民主党少了25席,远比两个民主党总统时输得少。所以共和党刚退休的众议院发言人Paul Ryan在选举之夜发表声明说“历史又是重演”,因从1862年以来(过去156年),总统所属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在众议院平均输掉32个席位。

与此同时,共和党却在参议院大有斩获,有四个州的当任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被共和党赶下台:印第安纳州,北达科他州,佛洛里达州,密苏里州(四个民主党参议员都是反对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看来惹了众怒)。共和党只是输掉了当任的内华达州参议员。所以,共和党从原来的51:49,增至54:46的多数席位。

因为这样的背景,所以川普总统在开票当晚的推特上说,共和党“今夜取得重大胜利”。因为按惯例输掉了众议院,但在参议院却增加好几个席位。参院只有100席,增加席位很不容易。



共和党失去众议院,当然会使川普总统的重大改革政策受到民主党阻扰,但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更多席位,能有平衡。另外,很重要的是,美国的法官任命,只需参议院通过。所以,共和党在参院不仅占多数,并增至54席,更可保证川普总统提名的保守派法官获得通过任命。

川普总统上任只有两年,已有两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机会(戈萨奇;卡瓦诺),都通过了,今后很可能还有机会。由于参议院不再是原来的51:49的微弱多数,而是54:46,所以民主党们如果再像对卡瓦诺大法官那样使用政治流氓手段(已有一名指控卡瓦诺“强奸”的女性承认自己为出名而完全编造了故事,她甚至都没见过卡瓦诺),就更难在参议院行得通。

美国联邦的地方法庭、上诉法庭,以及最高法院,总共有865名法官。川普总统上任后,在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已经通过任命了84名法官,其中包括29名上诉法庭法官,以及两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还有地方法庭111名法官是空缺,上诉法庭11个空缺。川普总统已提名了48个地方法官,3名上诉法庭的法官,都在等待参议院通过。这次共和党在参院赢了更多席位,更有利于川普总统提名的这些法官获得通过,民主党更难以抵制。这些提名和空缺都通过后,全部联邦865名法官中,川普总统等于提名任命近四分之一(206名)!

尤其是今后两年,最高法院的四名左翼大法官出现退休或意外等,川普总统还有机会提名大法官。现在最高法院已是5:4,保守派法官占多数。如再有机会提名,并在共和党占更大优势的参议院通过,那对左派来说,更是梦魇。



在参议院通过法官任命,只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这个还要感谢2013年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来自内华达州的民主党议员瑞德(Harry Reid)提出的修正案(他当时是为左倾法官胜选而提),规定联邦法官只需参院简单多数通过。这意味着,在川普总统的今后两年任期,他还会任命(并顺利通过)更多的保守派法官。

这次中期选举,还有几个令左翼民主党大失所望的几个要点:

第一,他们原来期待佛洛里达州的州长斯科特(Rick Scott)挑战该州当任民主党参议员会失败,结果斯科特以50.2%比49.8%的微弱票数,成功击败了民主党老牌议员。

第二,左派期待斯科特的州长空缺由黑人民主党人当选接任,结果也是输给了共和党候选人。佛州的参议员和州长都是共和党,这对川普2020连任总统很重要,因佛州这个关键的大州已被列为摇摆州(西裔人口增加导致)。

第三,民主党在乔治亚州提名了一个黑人女性竞选州长,《纽约时报》等左派媒体事先就大作文章,声称美国要创造历史,出现第一个黑人女性州长。选举结果,共和党候选人以赢一万多票胜选。但这位黑人女性不服,要求验票或再选。这是整个中期选举中唯一的不认输者。

第四,在被视为保守派大本营的得克萨斯州,上次参加共和党总统初选的克鲁兹,这次连选参议员却受到很大的挑战,因左派对手来势汹汹,并得到好莱坞等左疯们的大力支持,拿到的捐款高达7千万美元;而克鲁兹只有4千万。左派们牙咬得痒痒的,恨不得把保守派大将克鲁兹吃掉,结果克鲁兹还是保住了自己的席位(50.9%比48.3%;绝对自由意志派Libertarian候选人拿到0.8%)。



民主党拿到众议院后,虽然川普总统的一些政策会遭到抵制,但是对中国的贸易战等政策,却不会有大的改变,因为两党都一致支持,包括制约中共在南中国海的扩张等。另外支持民主台湾的政策也不会改变,这也是两党空前一致。民主党重掌众议院,自然将由该党议员出任众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目前人选是来自纽约州的71岁议员恩格尔(Eliot Engel),他是著名友台派,曾多次访台,力挺《台湾旅行法》通过;去年10月恩格尔说:“我是台湾的强有力支持者”,并称赞台湾是“一个有2300万人口的市场经济、蓬勃多党制的国家”。

在参议院,原外交委员会主席库克(Bob Corker)这次退休不再参选连任议员,目前外委会新任主席人选是来自爱达荷州的75岁老牌共和党参议员、已从政44年的瑞胥(James Risch),他的政见与川普总统几乎一样,重迭率可能90%以上,是坚定的保守派。他也支持台湾。新的参众两院外委会主席都是友台派,对加强美台关系更为有利。

民主党夺回众议院,扬言弹劾川普总统,只是喊喊而已。因弹劾总统需参众两院都通过。在参议院,共和党席位增加了,弹劾更成为梦想。即使不增加,也无法达成,因弹劾首先需给总统定罪,而定罪需参院三分之二议员通过。而在众议院即使通过弹劾,也不构成真正意义。像当年克林顿总统因婚外性事件的伪证罪等,在众议院被弹劾了,但参院无法通过,他还是当总统至任期结束。

中期选举虽然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但这是美国政治惯例输掉,而共和党却大赢参议院,等于是川普总统的胜利,并鼓舞保守派支持这位强势推动改革的总统,继续“重建伟大美国”的理念和政策,带领美国走向政治强势、经济繁荣、军事强盛,抵抗伊斯兰主义,对抗中共邪恶等势力,继续做自由世界的伟大旗手。共和党和川普总统的胜利 ,是常识和自由价值的胜利!

编注:更多曹长青文章,请访问cq99.us。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十一月 8, 2018 - 22:07
哈哈,同一件事,对美帝一个标准,对中国另一个标准,作者精分的可以!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