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渥太华改变谈判方向,期望分行业、小规模地与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议
Ottawa shifts gears, now seeks smaller sectoral trade deals with China


 
《环球邮报》11月10日报道称,原先打算与中国达成全面自由贸易协定的加拿大政府已经转换思路,开始寻求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达成分领域贸易协定。
 
渥京拟与中国达成分领域贸易协定

目前,渥京希望能与中国签订四个个别领域的小型贸易协定,以期能够更加快速地促进加中两国在农业、教育、清洁技术和旅游这四个领域的经济互动发展。
 
国库部长布里森(Scott Brison)11月9日在上海接受《环邮》采访时表示,此时推进加中经贸合作的最佳方式就是专注于有可能做到的事情,那就是达成分领域贸易协定。
 
在转变思路的过程中,特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实际上是采纳了加国一些企业和公共政策论坛的建议。在今年10月,这些企业和公共政策论坛都建议称,鉴于加拿大与美国和墨西哥达成的新北美自由贸易框架协议——美墨加三国贸易协定(The 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 简称USMCA)实际上是赋予了加拿大两个北美贸易伙伴否决权,加拿大应该通过与中国达成分领域贸易协定打造更加多样化和更有发展前景,并且不会和USMCA协定相冲突的贸易投资组合。
 
在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拉锯战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终于在今年9月30日达成USMCA协定,按照该协定中的32.10条款规定,美加墨三国在与“非市场经济国家”开始自由贸易谈判时,必须提前三个月通知另外两个成员国。尽管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已有17年,但美国至今仍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北京现在正就此向世贸组织提出挑战。

 
按照USMCA协定的要求,如果加拿大欲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签署贸易协议,必需至少在30天前向美国提供相关信息,以便美方有时间审查协议全文,并评估其对USMCA协定的影响。此外,该让步条款还规定,如果加拿大擅自与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贸易协议,美国和墨西哥有权在之后六个月内退出USMCA协定。
 
目前,加拿大和中国已经就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进行了四轮探索性谈判,但两国尚未启动正式谈判。因为加方坚持要求北京在协定中加上有关劳工保障、环境和性别平等等方面的“革新”条款,而中方却拒绝接受这些要求。
 
但是,加拿大联邦政府现在希望将一个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转换成多个小型分领域贸易协定,以便能通过新途径促进加中贸易发展。布里森和联邦农业部长麦考莱(Lawrence MacAulay)目前都在中国,本周,他们将和联邦财政部长摩尔诺(Bill Morneau),以及国际贸易多元化部长卡尔(Jim Carr)一起与中国官员讨论分领域贸易协定事宜。
 
因为此类贸易协定规模较小,渥京希望能以更快的速度取得进展。布里森称,在他看来,最关键的领域是食品和农业,此外,教育、旅游和清洁技术等领域也是值得与中国达成领域贸易协定,以进一步促进两国合作的个别领域。

 
在加拿大寻求以新途径促进加中贸易的同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正愈演愈烈,美方指责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并且没有对等地向美国开放其市场。虽然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中国是一个特大号全球贸易伙伴,但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有关各国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开放度的评估排名中,中国在62个国家中排名第59位。
 
与此同时,中国的共产党领导层不断传播影响力亦引发了加拿大及其盟友的担忧,上周,一名加拿大外交官在联合国发言时称,在中国国家主席xxx的领导下,中国的“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其中包括中国当局在偏远西北部的新疆地区将大量穆斯林送进秘密“集中营”接受政治再教育和技能培训。
 
但即便如此,特鲁多政府仍几乎没有表现出有意削减与中方合作努力的迹象。布里森称,加拿大是中国的好朋友,他同时还呼吁中方要相信加拿大能够提供高质量的食品和教育。
 
布里森还称,他相信加拿大政府可以抓住这些良机并充分尊重自己的价值观,如果加拿大不参与中国的贸易活动,那就很难积极或有效地参与中国的人权事务。
 
小型贸易协定受到企业欢迎

与此同时,渥京决定转换思路,寻求与中国达成小型贸易协定而不是全面自由贸易协定,亦受到希望避开某些商品关税的企业的欢迎,因为这些关税使得加拿大的商品处于明显的竞争劣势。

 
以卑诗省本拿比(Burnaby)市的Avalon Dairy公司生产的牛奶和酸奶为例,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里墨(Russ Rimmer)称,该公司生产的牛奶和酸奶是唯一获准进入中国市场的加拿大灭菌奶,但是,中国却对该公司的产品征收约30%的关税,而来自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澳大利亚的进口奶却是零关税。
 
里墨称,高关税使得Avalon Dairy公司从一开始就处于竞争劣势,因此,他的问题是加拿大为什么不寻求和中国达成自由贸易协定?
 
加拿大大西洋省份的食品制造商也在为中国对一些商品征收高关税感到头疼,目前,进口到中国的冷冻炸薯条要缴纳5%的关税,龙虾要缴纳5%到7%的关税,冷冻蓝莓要缴纳30%的关税。
 
还有一些产品则面临更严重的关税壁垒,比如中国对卑诗省里士满市(Richmond)的Canada Berries公司生产的果酒征收高达约80%的关税,Canada Berries公司是使用蓝莓、蔓越莓和覆盆子制造各种瓶装酒精饮品。
 
Canada Berries公司的创始人兼总监Tom Yuan称,在该公司产品被征收高额关税的同时,来自智利的竞争产品在进入中国时却不用缴纳额外税费,并且通关速度更快。
 
Yuan称,他现在只想知道该公司的产品何时才能一路畅通地进入中国市场。

 
目前尚不清楚加拿大能以多快的速度与中国达成分领域贸易协定,布里森和麦考莱都没有谈及渥京预期的时间表。
 
但是,加中贸易理事会(Canada 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执行理事高诗如(Sarah Kutulakos)警告称,渥京行动缓慢会带来一定风险,因为在一些领域中国消费者已经开始偏好其他一些国家而不是加拿大生产的商品,因为加拿大商品他们根本买不到。
 
高诗如对渥京拟放弃全面自由贸易协定的决定表示欢迎,因为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能需要耗费数年时间才能达成,而分领域贸易协定可以让加国企业更快地利用市场机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