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谁在美国煽动仇恨最起劲?母亲、政治评论员和白人女性
Mothers, pundits and the other white women who drive hate in America


 
《环球邮报》专栏作家Denise Balkissoon前不久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她一直很喜欢关注女性话题的讽刺性播客网站Reductress。该网站记者会选择诸如“在法兰绒季节如何慧眼识男人”等话题,然后配上充分发挥自己嗓音特色的画外音和夸张的笑声。
 
Balkissoon称,她很感激那些为Reductress网站做出巨大贡献的年轻白人女性。比如该网站上有个问题是“这个白人女性是在跳舞还是在躲避蜜蜂?”或是有新闻评论称“太棒了!这个白人女性选择捍卫自己的民族而不是自己的性别!”
 
现在,有许多人都在思考在身份认同问题越来越引人注目的当下白人女性该如何定位自己,这其中亦包括美国新闻记者格伦达•戈登(Glenna Gordon)。戈登刚刚出版了《极右派的秘密武器》(The Secret Weapons of the Far Right)一书,书中收集了多位崇尚极右主义或公开宣扬白人至上主义思想女性的肖像。
 
在《极右派的秘密武器》一书中,有一张肖像图是一名女性穿着三K党(Ku Klux Klan)的服饰站在其穿着类似服饰的丈夫旁边;还有一张图是一名女性穿着奢华的黑色礼服,以支持“寡妇同盟”。但是,尽管这本书试图将这些女性都标记为“极端主义者”,并用令人不安的肖像图作佐证,但实际上并非所有这些女性都是能从表面看出她们是极端的。

 
比如,育有六个子女的艾拉•斯图尔特(Ayla Stewart)看起来既热情又有爱心,但其实她曾发起过“白人婴儿挑战”,以鼓励其他人帮助她对抗“人口衰退”。
 
又比如,布鲁克•海姆巴赫(Brooke Heimbach)长相非常甜美,但你千万不要被《纽约时报》上刊登的她和小儿子一起玩耍的老照片所迷惑。海姆巴赫是来自一个试图将白人民族主义者重新定位成合情合理的普通家庭。
 
这些当代女性正在玩一个古老的游戏:通过维持她们所谓的常态去捍卫种族等级。
 
在20世纪兴起的这种角色扮演也是西卡罗莱纳大学(Western Carolina University)教授伊丽莎白•吉莱斯皮•麦克雷(Elizabeth Gillespie McRae)撰写的《母亲的大规模抵抗》(Mothers of Massive Resistance)一书中的主题,这本书专门探讨了女性在白人至上政治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母亲的大规模抵抗》一书中,麦克雷列举了女性长期以来帮助巩固种族等级的种种方式。比如,当助产士在出生证上列明种族时,就决定了婴儿的未来;还有一些公立学校的教师正在寻找那些冒充白人的混血学生。

 
麦克雷在《母亲的大规模抵抗》一书中写道,母亲们所说的话可能会对种族差异产生很大影响。美国各地的母亲们一直在联合作战,实际上,在种族隔离时代的“大规模抵抗”中,母亲联盟是在游说人们反对强制性公立学校教育,而不是接受融合。
 
《母亲的大规模抵抗》一书所使用的黑白封面图案是一个愤怒的白人女性对着黑人学童尖叫,这似乎已经过时。但是,看起来又和一些富有的纽约母亲在今春上传的一顿视频很相似,在这段视频中,她们对有关将当地学校中的一些名额留给来自其他非纯正白人社区的学生的建议提出了抗议。
 
可以和麦克雷的论述相提并论,并能充分显示白人女性广泛散播种族主义信息之能力的另一个例子,是从独立的右翼信息传播渠道到Fox News以及其他主流媒体,目前都有太多相关消息值得关注。
 
今年10月,美国NBC知名女主播梅根•凯莉(Megyn Kelly)在《今日秀》节目中对美国社会现行的“政治正确”发出疑问。当时一众主持人在讨论万圣节的装扮,谈及有关种族歧视的话题,凯莉称:“所以到底啥是种族歧视?现在要是有个白人把脸涂成黑色,或是黑人把脸涂白,那就遇到大麻烦了。但我小时候过万圣节这都挺正常的,只要你是在扮演一个角色就没问题。”之后,凯莉因为这番话丢掉了饭碗。但实际上,在此之前凯莉的简历中就曾出现过离奇的种族主义言论,比如黑人都有“暴徒心态”,圣诞老人绝对是白人等。但NBC仍向其开出了百万年薪。

 
有些白人女性即便是口出种族主义言论也不会受到谴责,尤其是那些美貌的女性或是身为母亲的女性,或是两者兼而有之的女性。比如喜剧演员米歇尔•沃尔夫(Michelle Wolf)在今年4月戏称白宫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用焚烧事实的灰烬打造她标志性的烟熏眼妆后,后者就曾用“妻子和母亲”的身份为自己做辩护。
 
这种辩护使得桑德斯得以继续从事白宫新闻秘书的工作和向人们撒谎。最近,她刚刚分享了一个明显动过手脚的视频,以证明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涉嫌触摸一名白宫女实习生,并以此作为取消CNN记者阿科斯塔白宫通行证的证据。
 
沃尔夫没有退缩是好事,而桑德斯在此之后也一直拒绝说明自己是如何帮助那些被迫骨肉分离的移民家庭中的母亲的。令人欣慰的是,有一些白人女性也在强烈关注白人女性当前应该作何选择,比如沃尔夫、麦克雷和戈登。
 
利己主义是一个强大的驱动因素,正如Reductress网站的大字标题所言,川普政府就像对待移民、变性人和环保卫士一样,对女性亦怀有敌意。但是,有些白人女性对此视而不见,而另一些白人女性已经充分认识到当下对其他人施加的一些残忍行为不可能永远持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