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多伦多初创公司拟打破加国传统房地产模式
Toronto startups look to disrupt Canada’s real estate model


 
《环球邮报》11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多伦多地区的一些初创公司相信只有将科技、监管改革和消费者行为相结合,才能为加国传统房地产模式最终实现转型创造必要条件。
 
初创公司Nobul的首席执行官里根•麦克吉(Regan McGee)表示,近年来,美国和加拿大实施越来越多反垄断规则和竞争规则,将房地产行业推至了转折点。麦克吉称,这些新规打造了一个适合像Nobul这样的初创公司生存的环境,在此之前初创公司可谓是步履维艰,现在则可以大步向前。据麦克吉介绍,Nobul公司是一个可让潜在买家和卖家通过竞标方式获取房地产经纪人服务的市场平台。
 
提供新型在线低价房地产经纪人服务的初创公司Justo的联合创始人兼房地产经纪维基•施密特(Vicki Schmidt)称,房地产行业正在发生变化,他已经感受到这种变化。
 
实际上,Nobul和Justo只是加国各地开始涌现或扩张的聚焦于房地产行业的初创公司中的两个代表,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已经认识到将会涉及更多谈判权,或许还有更多现金的市场机会是掌握在房屋买家和卖家手中。而这些初创公司可能也会对房地产经纪人的传统佣金模式以及其所提供的服务构成压力。

 
Justo公司提供低价房地产经纪服务

Justo公司的理念是通过科技更新老观念,向消费者提供低价房地产经纪服务。Justo公司的主要创始人Daphne De Groot是持创业签证的以色列移民,她和施密特想要联手创立一个能在加国打造出更具其祖国特色的房地产模式的公司。在此之前,Groot还曾涉足过房地产开发、真人秀电视节目和海洋生物学等行业。
 
De Groot称,在以色列,如果你想买房子,你可以直接上类似Kijiji的信息网站,然后在那里挑选一栋你喜欢的房子直接买下来,你无需和房地产经纪打交道,也不需要去找律师,整个过程就是这么简单。可是,当她想要在加拿大买房子时,却发现没有任何数据信息可用,她无从知晓谁曾经买过这栋房子,以及是在何时成交,也无法进行任何对比。
 
在门外汉看来,De Groot打破了加国的传统房地产模式,并认识到两件事情,一是出于多种原因,房地产经纪在加国必不可少;二是在向公众传递充足的数据后,可以在房地产经纪和买家之间实现信息共享。Justo公司旨在让房地产经纪参与其中,该公司同时还在运作一个VOW型网站,以帮助买家和卖家了解市场动态,并为客户提供多种低费用服务选项。



Justo公司的收费模式和大多伦多地区昂贵的佣金模式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你购买的房屋售价超过$60万元(比大多伦多地区的独立屋平均售价低大约$15万元),那通过Justo网站购房需要统一收$1.5万元作为佣金。此外,虽然Justo网站仍会按照传统,和代表卖家的经纪分享5%的佣金,但其同时也会向买家提供$1.5万元和2.5%佣金份额之间的差额作为现金返还奖金(估计的现金返还额都发布在Justo网站的在线上市房屋列表中)。De Groot称,通过Justo网站购房可以拿到奖金,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钱”。但是,如果你通过Justo网站购买的房屋售价不到$60万元,那就没有现金返还也没有固定费用,你只需要按常规支付2.5%的费用即可。
 
对于卖家来说,Justo公司的收费模式也可以让他们节省不少费用,卖家将房屋挂在该网站后,90天内以担保价格售出需要支付1.5%的佣金,如果挂牌的房屋在90天内没有售出,佣金将会降至1%。
 
施密特称,这种交易模式类似亲朋好友间的交易,而她之所以会愿意和De Groot合作,是被与客户建立伙伴关系并和他们分享一点佣金的想法所吸引,因为他们是这种伙伴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Nobul公司通过竞标方式提供经纪服务

麦克吉创立的Nobul公司也是抱着和Justo公司类似的雄心壮志踏入房地产行业,曾经做过商业房地产经纪人并且现在仍有牌照的麦克吉相信客户想要更多的服务,但他的愿景是建立在房地产业内人士的观点上,即尽管诸如Zillow和 Redfin等美国大型房地产技术公司已经应运而生,但加国房地产行业仍成功避过了根本性变革。
 
麦克吉称,加国房地产行业一直在一成不变地按照原有方式行事,并且在加国也没有任何互联网公司像Uber和Airbnb影响交通业或酒店业那样涉入房地产行业。
 
Nobul公司的理念看似很简单,即有买家或卖家到Nobul寻找经纪人时,该公司平台上的房地产经纪会通过竞标争取客户,比如削减佣金或扩展服务项目。
 
此外,该公司的用户评价和评论系统还可以帮助客户比较参与竞标的房地产经纪。Nobul公司还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提供包括经纪绩效指标,比如挂牌价与售价比等多种信息帮助客户找到最佳代理人。
 
和传统在线经纪公司不同的是,你在Nobul上找到的房地产经纪并不是为该公司工作,他们只是通过该公司提供的平台推介自己的服务。统计数据显示,自Nobul公司于今年4月推出相关软件以来,已经有350名房地产经纪积极使用该平台。

 
麦克吉称,通过Nobul公司寻找客户的房地产经纪主要工作就是帮客户购房,目前,该公司平台上的买家和卖家比例已经达到三比一,并且平台上的大部分客户都是千禧一代,他们不会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拿到执业牌照的房地产经纪打交道。现在,买家想要在Realtor.ca网站上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房地产经纪帮助自己购买中意的梦想房屋并非易事。但麦克吉称,加国房地产行业并没有理由让这些买家因此放弃在网上搜索购房,因为这是全世界的发展方向。
 
但是,由于公开招标意味着Nobul可能会压缩佣金费用,因此,房地产经纪人往往并不愿意这样做。麦克吉承认压缩佣金费用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他同时亦表示费用压缩并不会损害Nobul的盈利底线。麦克吉称,Nobul不是靠佣金赚钱,而是靠物业价值,该公司依据物业价值获得20个基点的盈利,也就是说每$100万元物业价值可以带来$2,000元收入,因此,随着时间推移,费用压缩根本不会对公司的收入造成任何影响。
 
麦克吉还称,Nobul公司在进入这个新市场前曾和监管机构进行谈判,对方赞同该公司的目标。麦克吉称,加国的监管机构正在努力实现透明化和价格竞争,并摆脱限价,他们希望花费一生中最大笔资金购房的民众都能满意而归,虽然每个人都会谈论自己一生中购买的最大物件——房屋,但他们却常常会忘记购房时所支付的费用也是他们一生中支付的最高昂费用。

 
Nobul公司必需达到一定规模才能顺利运作,这也就是为什么该公司会在加国各地不断扩张,并踏入美国市场的原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Nobul公司投入了数百万元种子基金,并且已经成功吸引了一批令人羡慕的投资者,其中包括一些大型房地产开发商。
 
Nobul公司的投资者之一——Reserve Capital公司在过去30年里携手Reserve Properties建造了12,000多套住房,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谢尔登•芬顿(Sheldon Fenton)表示,人们正在寻找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的方法,那他们该去哪里找呢?在许多客户都想寻找收费最便宜的优秀经纪时,买家和卖家在Nobul公司提供的平台上可以接触到成百上千的房地产经纪人。芬顿称,除了很了解麦克吉及其家庭,他还很喜欢该公司的投资团队和管理层(董事会成员包括加拿大商界大亨Blake Goldring)。
 
芬顿称,开发商通常都很保守,他现在抓住的是数量有限的科技投资机会,并且这些机会未必是由房地产驱动。这次投资让他们大开眼界,虽然这对于Reserve Capital公司来说只是一笔小投资,但他很愿意将自己的钱投进去,并且很支持Nobul公司的理念。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