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碳税解析:哪些人会受影响,哪些人需要纳税,哪些人表示反对
Canada’s carbon tax: A guide to who’s affected, who pays what and who opposes it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气候变化是一场愈演愈烈的灾难,有专家警告称,人们可能无法阻止气候改变,而这会给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所有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
 
但是,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将可以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这也是特鲁多政府至制定全国碳定价计划,以鼓励本国国民和企业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基本理由。从2019年开始,加国人士将需要为自己燃烧的天然气和所购买的化石燃料产品支付更多费用,但由此导致的最终成本将取决于你所居住的地区,你所在的省份是否有自己的碳税政策,以及渥京是否会强制征收碳税。
 
碳定价计划引发的争议易导致各党和各省在法庭上和议会里争执不下,随着2019年联邦大选日益临近,碳税也日渐成为热门选举议题。因此,加国人士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了解碳税的来龙去脉。下面我们就来仔细了解一下加国的碳税。
 
碳税是什么?

征税对象:碳税是针对化石燃料造成的每吨二氧化碳排放而征收的一项税费,旨在帮助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按照联邦政府新制定的碳税政策,汽油、柴油等石油产品,以及天然气和燃煤发电都将受到影响。

 
大企业如何纳税:渥京10月23日已经宣布,加国的大企业将遵循不同的纳税机制,基于自身和同行企业的效率对比结果为自己排放的二氧化碳纳税。这样做既可以保护行业竞争力,同时也可以促进企业减少二氧化碳排放。

税收将用于何处:碳税税收的用途多种多样,比如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折扣,可以用于实施减排措施,降低其他税费或将其纳入财政总收入。
 
可能产生的影响:据联邦政府称,联邦和省级碳定价计划有望在2020年将加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多达6000万吨,这相当于加国2015年温室气体排放量的8.3%。
 
哪些人需要纳税

碳税生效的时间和地点:于2019年4月1日生效的联邦碳税将会影响安省、缅尼托巴省、萨斯喀彻温省和新不伦瑞克省,因为这些省份没有实施自己的碳税、限额交易机制或其他碳定价计划。(新布伦瑞克省政府虽然推出了省级碳税,但特鲁多政府认为其并不符合联邦的基本要求。)加国其他地区的居民则会按照本省的碳定价计划行事,无论是直接缴纳碳税还是执行限额交易机制,此外,这些地区的政府还必须确定如何处理碳税收入。

 
碳税费用:按照联邦碳税,每吨二氧化碳排放将征收$20元碳税,也就是每升汽油4.4分,到2020年时,联邦碳税将升至每吨二氧化碳排放$50元。而这会对不同省份的普通家庭造成不同的影响:
 
*安省:据联邦政府称,安省的普通家庭明年将会支付$244元与碳税相关的直接和间接费用,但与此同时,这些家庭也会收到$300元“气候变化激励行动”退税补贴,因此实际上他们还能获得$56元净收益。
 
*萨斯喀彻温省:萨省的普通家庭将会支付$403元碳税费用,但他们可获得$598元退税补贴,因此净收益为$195元。
 
*缅尼托巴省:缅省的普通家庭将会支付$232元碳税费用,但他们可获得$336元退税补贴,因此净收益为$104元。
 
*新布伦瑞克省:新省的的普通家庭将会支付$202元碳税费用,但他们可获得$248元退税补贴,因此净收益为$46元。

 
为何各省的纳税额和退税补贴额有所不同?

各省居民的纳税额和退税补贴额之所以会有所不同,是因为各个司法管辖区所依赖的化石燃料数量各有不同,而这意味着碳税带来的人均税收也有高有低。此外,各省居民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纳税和领取退税补贴。
 
加国其他地区实施何种碳税机制?

未被联邦碳税机制覆盖的省份都有各自的省级碳定价计划。比如,卑诗省的碳税是每吨二氧化碳排放为$30元,相当于每升汽油约7分钱。还有一些省份则是采用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其中包括魁北克省和新斯科舍省,安省在今年夏天之前也是在采用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
 
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是什么?

如何运作: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是指政府对允许的碳排放总量进行限制,然后向企业发放许可证明确其允许的碳排放量。所有配额会在每季度以拍卖方式出售,并将结果公开,以让公众知晓受监管的企业为此支付了多少费用。如果一家企业的碳排放量将会超过其限额,那就必须从其他碳排放量不到限额的企业购买额外的许可证。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将逐步降低限额,减少发放的许可证数量,并提高限额交易价格。

 
如何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的理念是可以藉此促使企业减少碳排放,以便能够通过出售自己的额外许可证赚钱,或是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以避免购买更多许可证。
 
魁省和美国加尼福尼亚州如何联手减排:魁省政府允许企业从美国加尼福尼亚州购买碳排放配额,因为在加州减排的成本更低。因此,企业在加州购买碳排放配额的成本要低于在魁省市场购买碳排放配额的成本。
 
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和碳税有何不同?

在实施碳税时,政府只需要进行碳定价,并且所有购买会产生碳排放的产品的人都必须纳税。从理论上说,人们会渐渐减少自己的碳排放量以避免缴纳碳税。而在另一方面,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则为政府提供了更多针对行业而不仅仅只是个人的减排机制。特鲁多政府用于应对工业碳排放大户的解决方案类似于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同样允许企业从其他企业那里购买碳排放配额。
 
以下是碳税和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的主要利弊:

*碳税
利处:管理相对容易,并且人们也容易理解。所有人都要为自己导致的碳排放付出同等代价。
 
弊处:碳税政策并未设定明确的碳排放上限,政府只是进行了碳定价,并寄希望于消费者主动减排。

 
*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
利处:通过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政府可以强制要求企业达到明确的减排目标,并可以通过调整碳排放配额的拍卖去实现减排目标。
 
弊处1:碳排放限额交易机制要比碳税复杂得多,并且可能会被业界钻空子。比如,如果企业一开始就多报了自己的碳排放量,那政府可能就会为这些企业设置过高的排放限额,从而无法实现真正的显著减排。
 
弊处2:政府在分配碳排放配额时有时会有偏颇。如果一家企业所属的行业有伶牙俐齿的游说者,那其可能就会说服政府向该企业分配更多免费许可证,同时减少其他企业的碳排放配额,而这可能会产生不公平的结果。
 
为什么说碳税很重要?

科学家一致认同气候变化会对全世界构成真正的致命威胁。在进入2018年后,地球南北两端的一些国家都经受了极端天气的洗礼,美国、加拿大多地遭遇低温严寒,而澳大利亚则遭遇热浪,多个城市的地表温度都达到史上最高,极端天气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商业运营及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影响,并有可能打乱全球经济整体复苏的步调。此外,气候变化和与此相关的环境退化可能导致更多的人流离失所。据统计,全球每年平均有2640万人因自然灾害而背井离乡,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有可能达到2亿。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最近发表的一份意义重大的报告指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许多国家已经饱受极端天气和海平面上升带来的困扰,但这些国家在未来数十年里可能还会看到更多代价高昂的致命性灾难,气候难民和社会动荡。但是,该份研究报告亦指出,大幅削减化石燃料的使用很快就可以减轻气候变化带来的冲击,这也就是为什么世界各国都在竞相采纳诸如碳税和碳排放限额交易等政策的原因。
 
渥京的减排目标是到2030年时,加拿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30%。特鲁多认为碳定价计划是加拿大参与应对气候变化及其可怕影响的国际努力的关键举措。随着2019年大选年日益临近,联邦自由党也希望尽快兑现其在2015年大选中许下的应对气候变化承诺。
 
因为碳税争坳,萨斯喀彻温省将联邦政府告上了法庭。联邦政府在10月30日递交萨斯喀彻温省法院的应诉文件中称,渥京必需采取联邦行动,以确保未有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省份不会对整个国家造成不利影响,联邦政府还称,其已经给予这些省份充分机会去制定实施符合加拿大的国际义务的碳定价计划。

 
各省反应

目前,萨斯喀彻温省和安省正在联手挑战特鲁多政府的碳定价计划,并敦促萨斯喀彻温省的上诉法院尽快裁决渥京的碳定价计划是否符合宪法。该案的聆讯至少要到明年春天才会举行。
 
*安省
今年6月就任安省省长的福特(Doug Ford)之前就一直反对碳税。在他上任后,保守党省府于7月取消了前自由党省府制定的碳排放限额交易计划,并称安省将会采纳旨在减排的政策,但其中不会包括任何税收政策。福特在渥京宣布碳定价计划的当天发表声明称,特鲁多提出的退税补贴计划纯粹是临时的收买选票计划,大选一结束该计划就会废除。福特一直在集结更多力量反对联邦政府的碳定价计划,他在10月29日会见了萨斯喀彻温省省长莫尔(Scott Moe),在之后一天又联系了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福特在10月23日曾发推文称,永远不要相信一个说他会通过加税帮你省钱的政客,很显然,特鲁多实施的碳税会让所有安省省民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和昂贵。
 
*萨斯喀彻温省
萨斯喀彻温省省长摩尔在10月25日发推文称,很显然,碳税计划“无关环保或应对气候变化,这只是联邦自由党在玩的骗人把戏,他们是想用你们的钱去购买你们的选票。”摩尔领导的萨斯喀彻温省政府在10月30日推出了自己的气候变化法,从而为确定工业减排标准奠定了基础。工业碳排放大户必需在该省进行登记,才能获得减排配额以达到减排目标。但是,批评人士称萨省的气候变化法并未承诺减少该省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缅尼托巴省
在今年10月初,缅尼托巴省省长帕利斯特(Brian Pallister)废除了本省的碳税计划,并表示省府将会专注于通过其他努力减少碳排放,缅省提议的碳税为每吨二氧化碳排放纳税$25元。帕利斯特之所以这样做,据称是因为在他从支持碳税计划转为反对碳税计划后,有一位联邦政府官员曾批评缅省没有采取足够措施保护环境。帕利斯特曾向省议会表示,缅省只实施本省打造的绿色计划,不会实施碳税。在渥京宣布联邦碳税计划后,帕利斯特称联邦自由党政府是“试图玩重新分配和收买选票的老伎俩”,并且该计划主要是为了支持联邦自由党有望赢得席位的地区。
 
*新布伦瑞克省
新布伦瑞克省新上任的保守党省长希格斯(Blaine Higgs)称自己会继续反对渥京的碳定价计划,但他希望在采取行动之前先了解所有事实。希格斯领导的新布伦瑞克省保守党在11月初的省选中将加兰特(Brian Gallant)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拉下马,他于11月9日宣誓就任新布伦瑞克省省长。加兰特政府同样反对碳税,前新省环境部长哈维(Andrew Harvey)曾称在该省实施碳税“违反逻辑”。希格斯表示,他打算先听一听有关联邦碳税计划的陈述,因为保守党省府希望清楚了解联邦政府提出的碳税计划。希格斯还称,就目前而言,他会继续和其他一些省份合作对抗碳税,这是他的目标,也是他将会继续做的事情,但与此同时,他也一直在努力了解所有事实。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