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潭浑水的中国债务市场掩盖煤炭企业危机 外国投资者瞪着眼干着急
Foreign investors watch in fear as China's murky debt markets hide a looming coal crash


 
美财经科技网站Business Insider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中国综合性煤炭企业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Wintime Energy)因为未能按期兑现巨额债务,不幸列入中国企业违约者行列。
 
永泰能源成立于1992年7月30日,于1998年5月1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总部位于山西省太原市,经营范围包括综合能源开发、大宗商品物流、新兴产业投资等业务。自今年年中以来,永泰能源一直无法兑现其债务,在此之前,该公司的债务在不到五年间增长了四倍之多。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永泰能源近几年的高速扩张是导致其债务违约的主要原因。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永泰能源还是以单一煤炭为主营业务。从2015年开始,永泰能源开始涉足页岩气勘探开发,并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繁,加速布局电力、能源、医疗、物流、投资、物联网等多个领域。快速扩张也让永泰能源的资产规模迅速膨胀,2011年永泰能源的资产规模仅为146亿元人民币,到了2017年达到1072亿元人民币,七年增长了634.25%。
 
但是,这种高速扩张并不是以永泰能源自有资金作为支撑,而是通过大量举债和借款完成的。在资产负债率方面,永泰能源2017 年末和2018 年3 月末负债总额分别为783.84亿元人民币和782.26亿元人民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14%和72.95%。



此外,从有息债务规模角度来看,截至2018年3月末,永泰能源有息债务余额为721.62 亿元人民币,占总资产的比例为67.30%,占净资产的比例为248.83%。与此同时,永泰能源还存在着短期债务规模较大、偿还能力下降,短债长投的状况。公告显示,在2017 年末和2018 年3 月末,永泰能源短期借款分别为131.93 亿元人民币和137.03 亿元人民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76.62亿元人民币和173.91亿元人民币,短期债务规模较大。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再加上中国煤炭板块业务响应国家去产能政策主动减产、煤炭市场价格大幅波动,以及国家上网电价下调导致公司电力板块毛利率下降等因素影响,永泰能源经营净利润出现下滑、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从而令其偿债能力大幅下降,最终出现违约。
 
有报道称,永泰能源已经在考虑出售资产偿债并进行复杂的债务重组。但是,永泰能源的最新计划中包括通过一个效益仍比较好的子公司发新债以作为修订后的贷款计划的一部分,却令市场感到紧张不安。
 
永泰能源此举突显出中国晦暗不明的债务资本市场存在的一个问题,即中国当局并未就债务责任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规,并且只对国际投资者开放部分市场。
 
据彭博社报道,永泰能源正设法制订700亿元人民币($100亿美元)的债务重组方案,并希望将通过其子公司华晨电力(Huachen Energy)向境外投资者发行的$5亿元债券纳入其中。

 
华晨电力目前主要业务为电力生产销售,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永泰能源。由于华晨电力并没有拖欠其离岸债务,因此将其发行的离岸债券和风险较高的永泰能源债务捆绑在一起销售,或许能够说服债权人继续帮助该公司维持周转。
 
由于中国的破产法规并未对子公司债券在企业贷款重组过程中的使用作出明确规定,因此市场正在密切关注华晨电力债券的交易情况,因为这可能会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测试案例。
 
在今年年初,中国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曾称,只有在母公司和子公司紧密相连的特殊情况下,企业才可以这么做。
 
但是,信用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最新分析显示,华晨电力本身的情况也不是很尽如人意。
 
在华晨电力宣布其有一项国内贷款违约后,穆迪在本月早些时候下调了华晨电力的信用评级。
 
穆迪称,其之所以下调华晨电力的信用评级,还因为担心华晨电力已经呈现疲软的流动资金头寸,以及穆迪认为该公司可能难以支付其$5亿美元高级无担保债券即将到期的票息。
 
穆迪还称,华晨电力出现国内贷款违约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其母公司永泰能源出现债务问题,从而对华晨电力的资金流动性造成了巨大压力。

 
穆迪表示,如果华晨电力出现大规模违约,该公司的信用评级可能还会进一步降级,穆迪还称,届时华晨电力可能需要出售资产偿还债务。
 
据彭博社报道,永泰能源在2018年未能偿还150亿元人民币的国内债券。
 
面对债务危机,永泰能源向债权人提供了两套方案,方案一是700亿元人民币有息负债全部债务重组,统一展期3年,每3年展期一次,每期压减本金至少10%-15%,展期利率统一下调至基准利率;方案二是对不接受债务重组的债券持有人提供债转股和打折收购的选择权,对500亿元人民币有息负债进行债务重组,200亿元人民币有息负债进行债转股,从源头上化解债务危机。这两种方案均保留200亿元人民币有息负债作为日常流动资金滚动使用。
 
永泰能源和华晨电力面临的债务问题表明,外国投资者在考虑购买离岸债券产品时,必需先了解中国的子公司结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