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语言障碍是一大难题




来加拿大许多年,若早下手学习英文,我想,到现在也该有点摸样了。如果强调一下客观,当时思想并不稳定,且有当时的实际情况,之后,也就搁置下来了,直到如今,办事受憋,只能自食其果了。最近接到说国语而且离家很近的家庭医生即将退休的通知,心里堵的很,忙活了一阵,至今仍未找到一位能讲华语的医生。主要是人家不收新的病人。收新病人的又太远,甚至是交通不便。如此等等,想不依靠别人就能解决看病难的问题,可就困难了。岂不是又增加了一条不能自理的障碍。

记得二零零零年初,因为摔了一跤,损伤了后背,接受烤电治疗,医生临时有事 ,通知我下周不来,她请了一名翻译告诉我,可那位翻译说广东话,我照样听不懂,而且她也没有书写中文的能力,幸亏,我还有点悟性,连写带猜,终于弄懂了对方的意思。那时所谓的中文,就是以广东话为主,实际根据我的感受,广东话不见得比英文好懂。因为英文在读书时还有粗浅的接触,而广东话可从来没有领教过。所以,觉得难。当然发展到了今天,中文就以国语为主了。说国语,对我来说,如鱼得水,一但有说中文的机会,就可以充分展示自己的语言能力。但毕竟是异国他乡,以英文为主的国家,说中文的机会较少,所以,包括我在内的很多老年人,都认为到了这里,张不开嘴,说不了英文,迈不开腿,不能开车,依靠别人等于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苦楚很多。



首先是看病难,看家庭医生,如果医生能说中文,完全可以自己解决,可如果要去检查,预约等一系列问题,就得依靠别人。有一次查血,有位医务人员,见我不讲英文,有点刁难,一定要找懂英文的人来和我讲话,后来有位医务人员接过来问我姓名,我还听得懂,很快就完成了任务。最近,我又去查血,接待人员首先就和女儿说,你有事可以走,有说中文的人全程照顾。我还有点不信,结果,连叫名字都说中文,而且是纯粹的国语,且态度特别的好。一边抽血,一边告诉我,心电图检查也由他负责,然后做尿检到什么地方,一切都就绪之后,还主动告诉我他们的上下班时间,和在哪里乘车回家。我还一直以为是九点上班呢,其实,七点就上班了。他的服务态度令我念念不忘,真有种在自己国家一样的感觉。在现实生活中,医生对病人能做到给病人有‘宾至如归’感觉的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为我体会到了语言不通的困难,所以,我对现在学习中文的人,非常理解、佩服与热情。每次看完病取药时,偶尔,遇到一位药剂师学着说国语,和我交流,当我发现她词不达意时,我会尽力帮助她,猜出她要嘱咐我的话,然后写给她看。并互相表示感激。有一次,我的家庭医生都问我,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解决了取药时的语言问题的。我说:我就是在半通不达的情况下,用一句半句的英文沟通,坚持到了今天的。医生说不简单呢。



还有一次看病,那里的秘书,操着不流利的国语和我交流,当她发现我说国语时甚至表示要向我学国语,说明她的工作很需要。

我们的邻居,女儿要派去中国工作,她请老师教中文,有天看见我就尽情的说中文,东家长李家短的聊了一阵,并表示,遇到我是她的一次学中文的好机会,还说要在我包饺子的时候来学,借此学习中文。看来,不论是那个族裔,都有渴求排除语言障碍的愿望与要求。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