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由国会议员关慧贞提出的南京大屠杀全国纪念日议案有必要吗?


 
就在刚过去的11月28日与29日,由NDP国会议员关慧贞提出的在加拿大设立南京大屠杀全国纪念日的个人议案在国会两度闯关不果宣告失败,关慧贞为此指责是因为自由党议员反对导致,而自由党的陈圣源议员又声称是保守党议员干的,华人微信群内的好事者甚至找出了当时的视频,试图发现反对声音来自何方,谁才是真正的“祸首”?
 
为了这个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个人议案,关慧贞早在半年前就开始活动,她要学前安省自由党议员黄素梅那样,也搞个十万人大签名,只不过关女士将范围扩展到了全国。谁知半年下来,她预期的十万目标不仅遥不可及,就是一半也没达到,支持人数才四万多。尽管如此,关女士还是在11月底,与全加多个城市的华人社团人士“兴致勃勃”地拿着这些签名表去国会展现“实力”,以求一举成功,谁知结果还是不幸败北。
 
南京纪念日议案最终被否决,究竟原因何在?微信群内有不少议论。有人批评是关女士好大喜功、在国会追求必须一致同意的口头表决方式所导致,也有人讲是杜鲁多总理不支持,其实失败的原因还在于关女士自己。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如果在议会中提出私人议案,通常要经过三读程序,其他议员可以不受政党束缚支持或反对。只是这种程序耗时较长,如果不在规定会期内完成,议案还有可能泡汤,安省的79号议案半途而废就是一例。关女士避开常规的“繁琐”程序,要求议会就她的个人议案进行口头表决,无非是希望只要现场不出现任何反对声音,就可以即时通过,赶上今年12月13日的纪念。

 
关慧贞将准备了很久的南京纪念日议案在国会提交口头表决,其性质就像在玩赌博,输赢都有可能。从“好”的一方面看,如果在场的议员们对这个议案都不关心、并且不出声,或者不赞成议案的人临时又不在埸,那么议案就“偷鸡”成功了。反之从另一方面看,只要现场有一丝反对声音,此案就没法通过。关女士认为她的议案肯定会得到全体支持,才不惜采用了这种口头表决的方式“闯关”,可惜连续两次都失败了,她没有“赌”赢。
 
虽然早在大半年前,关慧贞就在全国宣传她的纪念日议案,这次去渥太华也有六十多名华社人士浩浩荡荡去助威捧场,但主流社会却对此毫不关心,周三、周四的CBC、Global News National Post等新闻网上,关于议案的事提都没提。杜鲁多总理面对关慧贞的咄咄逼人的质询,也只说他谴责南京屠杀的暴行,却没有附合关慧贞,表示加拿大有必要为此而设立全国纪念日。
 
主流媒体不关心在加拿大设立南京屠杀纪念日,但还是有华人社团人士为此事而孜孜不倦地活动,社交媒体上对设立纪念日的支持和反对的争论也一直针锋相对。一些社团人士总想做华社的代表,努力促成这样的事,但网上论坛及微信群中却有更多草根华人认为加拿大完全没有设立这个纪念日的必要。2017年曼尼托巴省议会否决了有关南京纪念日的233号议案,同样内容的安省79号议案也在当年遭夭折,由没有约束力66号动议所取代。



时至如今,关慧贞的个人议案又在国会遭遇失败,那么多华人政客热衷于花时间去搞这类社会上并“不看好”的提案,这究竟所为何事?她们有没有能力去干点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正事?加拿大人民真的需要这个纪念日吗?
 
面对南京纪念日议案在国会的败局,至今为止关慧贞并没有反省这个议案有没有必要,也没有检讨她的运作方式,而是马上将矛头对准了执政自由党的国会议员,甚至还扯到了明年的联邦大选。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她提出此议案的动机了。
 
作为一名国会议员,选民投票给你,当然是希望你为选民服务,为国家的未来发展做点有益的事,而不是拿着与加拿大无关的事情进行政治炒作,甚至为政党利益服务,当议员如果真的当到了这个份上,有与没有也都一个样了!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2条
無名氏的头像
Olivia (未验证) on 星期六, 十二月 1, 2018 - 09:42
此举超级无聊,关议员能不能做点有关民生的实事?选民们擦亮眼睛了,你们选票关心的事情落实在哪里?
無名氏的头像
jeefferson (未验证) on 星期六, 十二月 1, 2018 - 09:37
關女士純屬吃飽了撐的。一個加拿大人民用選票選出來的國會議員,不去為選民的利益奔走,反而弄些不相乾的議題來炒作,稱之“屍位素餐”算是客氣的,按照中國大陸人民的標準,可以賜給她一頂“加奸”的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