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移民生活:说说与第三代人的代沟




最近有一天,我下到外孙子睡觉的地下室,收取他的脏衣服,准备去洗,忽见地下的烂纸,被狗狗撕成一大堆,很不雅观。另外,地下还有他的被子和衣服。我虽然表示过,他已成年,不再过问他的事情。可出于血缘关系,以及这孩子从小就仁义,招人喜欢,所以,不管,只不过说说而已。因此,连忙取来簸箕和扫把彻彻底底的扫了一遍,然后把被子和衣服叠起来摆放在沙发上。本来有个床支在那里可他偏偏要睡在沙发上。床上我铺的床罩和摆放的枕头常常被他拖到沙发上,弄得屋里凌乱不堪。一切都收拾完之后,突然觉得叠被子时沉甸甸的,不大对劲,忙又打开一看,他竟然把一个质量很好的被罩,从纽扣的地方,扯下了一圈,幸好还未扔掉,采取了团成一个球的办法,捆在被囊的右下角。见此情景,我又可气又可笑,不知他盖被子吊着一个球怎么个睡法。于是我抱上被子,戴上眼镜,缝了起来,针线活对我犹如赶鸭子上架,笨手笨脚,手都扎破了,用了两个小时才恢复了原状。
 
至于衣服,那更是一团糟。本来有个柜子,我把他的西装、毛衣、衬衣等怕皱的衣服都挂起来。但他穿过之后就不再挂回。至于其他衣服,像绒衣、T恤、长裤、短裤、内裤、袜子,都分门别类的摆在那里,让他挑选,可他没有这种习惯,不按分类取物,而是乱翻或从底下抽取。几天之后,就打破分类混在一起了。于是,我再整理分类。几次之后,他仍我行我素。我再无精力整理,只能把洗好的衣服混在一起任其乱翻乱放好了。

 
看到这些问题,我想不能再默默的不言不语,可能和他谈话的机会不多,于是,提起笔来写了一封短信给他,希望他能在生活习惯上有所改进。信的大意为:被子撕成那样为什么不吭一声,团成一个球捆在那里是怎么忍受的。为什么有床不睡要睡在沙发上,还把床上用品挪位。对于垃圾要及时处理,并扔在垃圾桶。要知道垃圾桶都是姥姥来处理啊。总之,一个人工作再好,房子再大,进屋迈不开脚步,生活也是很大的缺陷。
 
趁着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我问他看了我的信有何感想,谁料想他说:根本看不懂说什么。我才恍然大悟,他的国语水平,只有说的能力,至于识字的能力,就是大学一年级时学过几天方块儿字,怎么会认识我手写的信呢,我非常懊悔我没有运用我的电脑打字能力代替写方块儿字给他或许能有点效果。之后,我又问他,那么乱的环境,你不觉得难过吗,他说:不觉得。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这就是我们之间的代沟,我觉得这种生活过不下去,他却不以为然。可悲的是我们之间,除了有限的时间找机会进行面对面的交流,要想用文字把我的想法传输给他,得到他的认可与否,还没有找到更好的途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