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真正威胁国际法的是美国而非中国,《环邮》专栏
The U.S., not China, is the real threat to international rule of law


 
《环球邮报》12月11日发表的一篇由卑诗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的美国经济学家Jeffrey D. Sachs撰写的观点文章称,马克•吐温(Mark Twain)曾经说过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而我们如今所处的时代也越来越容易让人联想到1914年之前的岁月。就像当时的欧洲强国一样,现在由一个一心想让美国继续超越中国政府领导的美国也在将全世界推向灾难。
 
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CFO(首席财务官)孟晚舟遭逮捕的背景至关重要,这是美国总统川普领导的政府在美中冲突愈演愈烈之际采取的危险行动。美国要求加拿大当局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从香港前往墨西哥的孟晚舟,然后将她引渡到美国。这种做法几乎就是美国在向中国的商界宣战,堪称史无前例,这也导致美国商界人士在海外面临更大风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也会采取类似行动。
 
美国当局很少会因为公司所涉嫌的罪行而逮捕相关公司的高层人士,无论他们是美国商人还是外国商人。公司高管遭逮捕通常都是因为他们涉嫌个人犯罪(比如贪污、贿赂或暴力行为),而非他们公司所涉的不法行为。诚然,公司高管应该对自己公司的不法行为负责,甚至可能会因此面临刑事指控,但是,美国当局首先抓捕的是一个中国知名商人,而不是一个应该受到处罚的美国CEO(首席执行官)和CFO,显然是在对中国政府、商界和公众进行赤裸裸的挑衅。

 
孟晚舟被控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但事实是,还有许多美国和非美国的公司也都违反了美国对伊朗或是其他国家的制裁禁令,但到目前为止被捕的只有华为CFO孟晚舟。比如,在2011年,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因违反美国对古巴、伊朗和苏丹的制裁禁令而被罚款$8830万元,但美国当局并没有从飞机场拘捕该公司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
 
违反美国制裁禁令的公司并不仅仅只有摩根大通。自2010年以来,以下这些大型金融机构都曾因为有过此类违规行为而被处以罚款:巴西银行(Banco do Brasil)、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关岛银行(Bank of Guam)、莫斯科银行(Bank of Moscow)、东京三菱银行(Bank of Tokyo-Mitsubishi)、巴克莱银行(Barclays)、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明讯银行(Clearstream Banking)、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意大利Compass公司、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rédit Agricole)、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汇丰银行(HSBC)、荷兰ING集团、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Intesa Sanpaolo)、阿布扎比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Abu Dhabi)、巴基斯坦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Pakistan)、PayPal、RBS(荷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SociétéGénérale)、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美国通洋银行(Trans Pacific National Bank,现称Beacon Business Bank)、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和富国银行(Wells Fargo)。

 
这些违反美国制裁禁令的银行CEO和CFO都没有因为此类违规行为而被逮捕和拘禁。在所有这些案例中,被追究责任的都是公司而非个人高管。此外,这些高管也没有因为各自的银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出现的大量助推危机或是导致严重后果的违规行为而被追究责任。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些银行为此支付了总额高达$2430亿美元的巨额罚款。根据这些记录,逮捕孟晚舟显然是令人震惊的打破惯例之举。的确,让公司CEO 和CFO负起责任很有必要,但美国当局应该从国内做起,以避免打着高度原则的旗号和冒着煽动新的全球冲突的风险行虚伪和自私自利之举。
 
很显然,美国当局逮捕孟晚舟似乎是川普政府力图通过加征关税、将中国高科技出口产品拒之于西方市场之外,和阻止中国收购美国和欧洲的科技公司削弱中国经济的广泛努力的一部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美国对中国发动的一场不计后果的经济战争的一部分。
 
华为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因此,其自然也就成了川普政府旨在减缓或阻止中国进军一些高科技领域的行动的主要目标。美国发动这场经济战争的动机部分是出于商业考量,是为了保护和支持已经落后的美国公司,还有部分原因则是因为地缘政治。总之,这肯定和维护国际法治毫无关系。

 
美国似乎一直想要设法打压华为,尤其是在该公司成功地在全球推广尖端的5G通信技术后更是如此。美国声称华为在其硬件和软件中暗藏了监视功能,从而构成了特定的安全风险。但是,美国政府并没有拿出证据证明这种说法。
 
《金融时报》最近发表的一篇抨击华为的文章就充分暴露了这一点。在承认除非有在大海捞针的本事,才能找出华为的信息通讯技术存在安全风险的具体证据后,文章作者又称“你冒不起将自己的安全交到潜在对手手里的风险。”换句话说,也就是即便我们找不到华为的黑点,也仍然可以将该公司列入黑名单。
 
当全球贸易规则阻碍到川普的流氓战术时,规则就会被踢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上周在布鲁塞尔曾称:“我们的政府是合法退出或重新商榷那些并不符合美国或是其盟友利益的过时或是会带来损害的条约、贸易协定及其他国际协约。但是,在退出这些协议之前,美国政府就已经在通过一些鲁莽的单边行动破坏了这些协议。
 
美国逮捕孟晚舟的行动不仅史无前例而且更具挑衅性,是因为其基于美国实施的境外制裁,也就是说,美国政府可以要求其他国家停止与古巴或伊朗等第三国的交易。而如果中国或其他国家规定美国公司可以和谁做交易,不可以和谁做交易,美国政府肯定不会答应。
 
对非本国实体进行处罚(比如美国处罚一个中国企业)不应该由一个国家单方面实施,而是应该按照联合国安理会的协议行事。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一部分,联合国安理会2231决议明确要求所有国家取消对伊朗的制裁。但是现在,美国仍是全世界唯一拒绝就此执行安理会协议的国家。所以说,当今国际法治乃至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既不是华为也不是中国,而是川普政府。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