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中自由贸易我们必须实施谨慎策略
Canada must be very careful about our quest for a China trade deal


 
自由贸易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各国在商品经济和对外贸易上互通有无,以求得取长补短,相互借鉴,从而以达到不但在经济上,也在思想文化上的相互滋润,以至于在政治上相互了解的道路。
 
以当今世界而言,那就是贸易不但发生在实施相同或类似的政治制度国家之间,也发生在实施不同政治制度,和有不同思想意识形态的国家之间,实施多方面经济贸易合作的政策。
 
有人说,即使是两个敌对国家,也不能没有相互之间的经济贸易活动,要不然,在政治制度上所导致的经贸活动上的长期对峙,必然会令双方都面临经济枯竭,思想僵化,文化落后,乃至整个社会和人们的思想步步倒退,最后陷入“自我封闭”,乃至“自绝于人”的困境而被时代淘汰。
 
当然,贸易也可能导致敌对行动,乃至走向武力冲突乃至大规模战争的可能和危险。这是21世纪的当今世界,人人都明白的大道理。
 
在国际贸易问题上,西方国家,特别是像由特朗普当政的美国那样,既要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行经贸交易,但又同时抱着不信任,不友好乃至“歧视鄙视”的敌对心态,则两者之间产生矛盾,乃至敌对心态,是意料中事。当然,与美国不同的是,加拿大在加中贸易上所持有的态度,则显然与美国有所不同。不过有一点相同的则是,加拿大既需要与中国进行经贸交易,但又不信任它们乃至惊恐他们的矛盾心态。

 
在这里,我们必须注意到,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所达成的三国USMCA协议。由于美国继续实施其单边的“保护主义”经贸政策,直接威胁到加拿大的利益,因此,我们也必须打破传统上一直把经济贸易政策的是否成功和获利的期望,完全单独寄托在美国身上的依赖政策和传统,而不得不把眼光放到太平洋对岸的庞大的中国经贸市场。加拿大必须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施全面性的经济贸易活动的必要性,也就显得特别紧迫和重要。
 
不久前,杜鲁多总理声言,加拿大已经为把国家的外贸交易的主要力量,从美国转向中国的策略做好了准备。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提到,这个决定的“有利有弊”之处。其原因不是因为外在的原因,而是我们内在的原因和“价值观”的问题。
 
杜鲁多表示,与中国进行全面性的经贸交易,必须注意到很多新的,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因此,谨慎小心不但十分必要,也是完全合乎逻辑的思考和准备。我们明白,中国是一个与我们有不同的政治制度的国家,而且它并非我们的“友邦”。
 
人们首先必须关注的一点是,中国的巨型公司和企业,大部分都是有政府掌控的“国营企业”,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中国政府在保护人权问题上的政策和作风,与我们的人性“价值
观”有直接的冲突。
 
为了周旋和避免这种局面,加拿大可以引导中国加入由多个国家参与的自由贸易组织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该组织所包括的贸易区域,有加拿大, 墨西哥和太平洋区域的其他几个国家。而由于中美国之间的经贸合作谈判的陷入僵局和不断发生的摩擦的局面原因,中国已经显示出对这个经贸组织的浓厚兴趣。

 
显然,不断发生的中美之间的经贸摩擦,给予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经贸发展,一个良好的发展机会。另外令人感到这几乎是一个“巧合”的形势是,造成这种形势发展的另由于一个原因:加拿大和中国几乎在同一个时期,在推行与美国进行经济贸易政策的决心和努力,都受到了美国的挤压或打击。
 
在这个形势之下,中国和加拿大几乎不约而同地,期望把外贸交易的中心,从美国转向他国。另外,导致加中两国实施全面经贸交易合作活动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美墨加三国所达成的USMCA经贸合作协定中的条款,没有禁止成员国与“非市场经济国家”(如中国)进行经贸活动的条款。如果事实正是这样的话,则加拿大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努力发掘中国究竟能够把她的经贸市场,开放到何种程度的意向和可能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