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正处于十字路口,《环邮》专栏
China is at a crossroads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由地缘战略学家兼作家Brahma Chellaney撰写的文章称,四十年前,中国共产党在新领导人邓小平(Deng Xiaoping)的领导下,决定推广调动人们创造财富积极性的意识形态,并喊出了“致富光荣”的新口号。与此同时,共产党的中央委员会拒绝再将毛泽东(Mao Zedong)思想作为教条,而是将邓小平常说的“实事求是”作为新的思想路线。
 
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后,在中国引发了一场激烈而又旷日持久的权力斗争。当身材矮小,曾被毛泽东形容为“绵里藏针”的邓小平终于在他74岁那年赢得这场权力斗争时,在外界眼里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位改革家。
 
但是,曾在毛泽东时代两次被打倒(其中有一次是因为在1960年代说“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的邓小平仍然抓住机会,在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大幕。
 
邓小平领导的四个现代化建设让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包括刺激中国经济迅速腾飞。如今,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比三十年前扩大了30倍。实际上,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超过美国。

 
但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中国发现自己正处于十字路口,不知道未来的发展道路何去何从。
 
毫无疑问,当共产党在2019年庆祝其共产主义“革命”胜利70周年之际,中国肯定会为自己取得的卓越成就感到自豪。在1949年,中国还是一个贫困落后的国家,如今,中国已经迅速腾飞,成为全世界敬畏的经济大国。
 
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并且历史最悠久的专制国家。中国也越来越适应唯共产党马首是瞻。但是,这也导致了一个悖论,那就是在中国变得更加全球化的同时,共产党越是寻求让国家远离自由化的影响,就越有可能在国内遭遇不可预见的政治“动荡”。
 
共产党将维护国内稳定作为头等大事,也可以解释一个不寻常并且可怕的事实,即中国官方公布的国内维稳预算已经高达$1960亿美元,甚至已经超过其官方公布的国防预算。中国的国防开支近年来迅速增长,已经超过除美国外的其他所有国家。

 
在悄然遍布的的奥威尔式监视系统的辅助下,中国的内部机制变得越来越具有压制性,从而促成了赤裸裸地从文化上扼杀本国少数民族的国家战略。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新疆地区有100万或更多维吾尔族穆斯林被关进了拘留营接受政治“再教育”。 但是,北京一直否认设立这些拘留营是为了进行政治再教育,并称它们都是职业培训中心,是中国政府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流动的举措之一。
 
但是,即便这种国家战略能够有效实现短期目标,毫无约束的镇压手段也有可能埋下暴力叛乱和动乱的种子。
 
更广泛地说,由于中国的统治者很少尊重小国的权利,就像他们轻视本国公民的权利一样,广阔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局势也变得很不稳定。
 
没有什么能比中国争夺南海主权更能突显中国当局是如何通过强硬的外交政策粗暴践踏国际关系准则的了。在五年前,北京开始将第一艘挖泥船驶入南海建设人工岛屿,并借机将其南海边界拓展至国际水域。如今,中方建造的人工岛屿面积已经迅速超过一些浅礁,并成为前沿军事基地。
 
南海建岛的周年纪念和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一样重要,因为这会提醒人们中国从未放弃自毛泽东时代就形成的对原生力量的严重依赖。

 
事实上,邓小平一上台首先是“教训”越南,而不是立即重塑中国的经济发展轨道。在1979年2月至3月对越南实施的军事袭击开始几天后,曾被时任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称为“令人讨厌的小个子”的邓小平就访问了华盛顿,他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位正式访美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
 
十年后,邓小平在国内残酷地粉碎了学生主导的民主运动。据英国政府估计,在邓小平下令动用坦克和机关枪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至少有10,000名示威者和旁观者丧生。
 
但是,在这之后美国仍一如1979年以来一样继续帮助中国实现经济现代化,当时,时任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曾向美国各政府部门发送备忘录,指示他们帮助中国实现经济崛起。
 
但现在,美国的对华政策在两党的普遍支持下已经发生根本性转变,并且持续时间将会超过现任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任期。这也凸显出中国在经济增速有所放缓,实施更为严格的资本管制以支撑其脆弱的金融系统和人民币国际地位之时,还会面临其他新挑战。

 
帮助中国崛起的国际力量正在逐渐消散。不断变化的国际环境也对中国国内产生了重要影响,其中包括共产党实行权力垄断。在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决定将习近平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纳入党章,这使得习近平成为和毛泽东及邓小平并驾齐驱的共产党领导人,他亦终结了中国延续数十年的集体领导制,自己加冕为中国新皇,但现在他看起来也不再是不可战胜的。
 
同时庆祝两个周年纪念也有助于让人们看清被中国的经济成就所掩盖的事实,即邓小平拒绝在中国实现真正自由化会令这个国家付出长远的代价,中国现在越来越分不清现实和幻想。未能充分实现自由化不仅让中国的未来蒙上阴影,同时也加剧了亚太地区的不稳定因素。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3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一月 10, 2019 - 10:01
基本上是bullshit,我虽然不敢苟同中国现在对言论自由的控制和领导人任期对约束,但一些西方所谓的专家带着有色眼镜来点评别国的行为,让他们的论述的权威性打了一个大问号。看看加拿大,问问土豆,加拿大的未来何去何从?看看民选的国家领导人的素质就知道所谓的民主有时候就是bullshit,这样的民主,这样的民主产生出来的领导人不要也罢!
無名氏的头像
贾宁弃 (未验证) on 星期四, 一月 10, 2019 - 03:17
《大中报》果然是三流小报,就因为有本文作者这样的末流作家。
無名氏的头像
滕茂廷 (未验证) on 星期三, 一月 9, 2019 - 23:53
南海本来就是中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