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家属挑战脑死亡定义一年多,靠呼吸机维系生命的女患者自然死亡


 
大中报综合讯:据CBC的报道,2018年的最后一天,安省一位靠维生设备呼吸机延续生命一年多的女子宣告死亡,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宣告死亡了。据这位女子家人的代理律师斯切(Hugh R. Scher)说,这位女子是在继续使用维生设备的条件下自然死亡的(natural causes)。她还留下有一个小女儿。
 
她是27岁的Taquisha McKitty,她在2017年9月中旬因吸毒后心脏骤停,最终停止呼吸,皮尔区宾顿医院的医生于是在9月20日宣告其死亡,并签发死亡证明书。
 
但这位女子的家人坚持说她还有生命迹象,和这家医院对薄公堂,称医生宣布其死亡并不合适,并入禀法院取得禁制令,不让医院拔除为她配置的呼吸机等设备,让其延续生命,这样她重症监护室(Intensive Care Unit,ICU)的病床上一躺就是近10个月。
 
今年6月下旬,安省最高法院肖法官(Lucille Shaw)做出了历史性裁决,在病床上靠呼吸机等维生设备延续生命、已经脑死亡(即脑神经死亡)的宾顿女子被判死亡,医院应该拔掉相关设备。医院可在30天后拔掉相关设备,而这30天是给原告留出的上诉时间。
 
裁决结束后,McKitty的父亲斯坦利·斯图尔特(Stanley Stewart)告诉记者,他的家人对这个决定感到失望,因为这个裁决竟然忽视了这位年轻女子“仍在进行的生理功能和反应”,包括强烈的心跳,以及身体具有的伤口愈合和流泪的能力。
 
安省法官在冗长的判决书中指出,法庭没有任何理由来否认,无论是医学上,还是法律上,死亡的定义包括脑死亡。
 
代理律师仍然挑战法官的判决,称在维生设备支持下,McKitty仍然有生命迹象,她的心脏仍然在跳动,而且当家人拉她的手时,她还会流泪...

 
但宾顿医院的五名医生,其中包括宣布其死亡的那位医生,在法庭作证说,她的一些动作是脊椎反射的结果,并非大脑活动的证据。测试结果显示,没有血液流向她的大脑,当刺激她的肢体时,她的大脑也没有电波信号。更重要的是,病人根本无法康复。
 
其家人的代理律师争辩说,McKitty是基督徒,按照基督教信条,只要一个人的心脏仍然在跳动,那么他或她就没有死亡,因此不能剥夺McKitty继续活着的权利。
 
但法官否定了这位律师的说法,称没有法律要求医生在做出判断时考虑患者及家人的个人看法、意愿和宗教信仰。再说,按照加拿大权利和自由宪章,被宣布死亡的人不再有权利,因为从法律上讲,他或她已经不再是活人。
 
法官还指出,如果只是用机械设备来维持一个人的生物或生理功能,简而言之,仅仅依赖呼吸机来维持一个人的心脏跳动,那么对卫生保健系统而言,意味着巨大的财政负担。
 
但McKitty的代理律师则表示,法官的判决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以致于医生可以在完全不考虑病人权利及家属要求的情况下,宣布某人死亡。
 
主持裁决的法官则表示,加拿大有4个省对于死亡有明确的法律上的定义,包括曼省(Manitoba)和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但安省与其它省区一样,是由医生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
 
显而易见,法官的这项判决涉及到对死亡的定义,以及由谁来定义,因此可能成为影响今后同类判决的先例。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