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和我的孙辈们的缘分




我们有时会出去吃日本料理。每当点菜的时候,都是外孙子根据我爱吃鱼的习惯,在鱼上做文章。有一次在吃了几次鳗鱼饭之后,他说:要给姥姥换换花样。由于那次是他买单,所以给我点了烤青鱼。当我尝了一口之后,觉得一股清香味儿扑鼻而来,鲜美而细嫩,可谓真正的美食,也是这块鱼量不小,我忙切下一半,送给同桌的人分享。在回家的车上,外孙子又操起他常说的那句“老太太身体好的很”、“老太太真幸福”对我说。我立即反问;“幸福在哪里?”他立即说“还不幸福,今天你孙子给你点的菜是最贵的,也是最好的,这是烤青鱼,贰拾多元呢,你孙子对你够好吧”。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么好吃呢。于是当即问他“那你姥姥对你好不好啊?”,紧接着他和他的女朋友连忙说“好、好、好,好极啦”。我听了自然高兴。外孙子如此,外孙女也很好,见我情绪不好时,总要问“姥姥今天怎么样?”随即会吻我一下。有时她还会做思想工作,说家里好几个人都喜欢你,你还难过吗?对我真是一种鼓励。

我感情脆弱,‘难得糊涂’,难以做到,遇事想的太多,自己折磨自己,在别人身上视而不见的事,在我身上就难以忍受,陷于痛苦之中,难以自拔。这几天晚上,女婿和外孙子他们在壁炉中燃烧木材,一边取暖,同时也是一种围炉而坐的享受。今天凌晨四点起来,到各屋看看门窗是否关好,发现客厅沙发上睡者一人,近前一看,是外孙子睡得正甜,脸上露出微笑。



我立即产生了怜悯之心,这孩子由于姥姥占了楼下的一间大屋,他只好常年睡地下室,好在是半地下,有少许阳光可以射进来,可能最近寒气袭人,逼着他睡在客厅有壁炉的沙发上了。之后,我反转回到床上,心里一阵酸楚。可这孩子从来没有吐露过一句怨言。翻来覆去的想这件事,到六时半再难忍下去而起床。怕吵醒他再去看时,他已回到地下室。他的举动,让我一整天心里都在隐隐作痛。同时也想到,在现如今的社会,孩子们能做到这样,真应该身在福中要知福啊。

扪心自问,对于他们我倒是也有不少付出,和他们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眼下外孙子已经工作,外孙女已念大学,但只要他们回到家里,我首先关心的是他们的吃饭问题。我会立即千方百计换着花样的让他们吃好。最近突然发现外孙子回来说怕胖,不敢吃饭,只能用水果代替。仔细想来,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否有怕给姥姥增添麻烦而在外面吃了呢,也引起我的不少猜想。总之,是我过于敏感,自寻烦恼而已。还是自己解放自己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