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一批医生和团体:医生可以道德和宗教理由拒绝提供医疗服务,也不必给患者另寻医生
Group challenges ruling requiring doctors to give referrals for services that clash with moral, religious beliefs


 
《环球邮报》1月19日报道称,安省医生正对一项法庭裁决提出挑战,该裁决要求基于道德或宗教理由拒绝向病人提供某些医疗服务的医生必须将病人转介给愿意提供相关服务的医生,提出挑战的医生称,没有证据表明取消这项要求会妨碍病人寻求医疗服务。
 
安省五名医生已经联同三个专业团体就该项支持安省医疗监管机构发布的转介政策的分区法院裁决提出上诉,称下级法院犯了一些错误。
 
参与上诉的三个专业团体分别是加拿大基督教医生与牙医学会(Christian Medical and Dental Society of Canada)、加拿大天主教医生协会(Canadian Federation of Catholic Physicians’Societies)及加拿大维护生命医生协会(Canadian Physicians for Life),他们要求安省最高法院取消安省医疗监管机构发布的转介政策。该上诉案将于1月21日和22日在多伦多举行聆讯。
 
去年,安省分区法院裁定尽管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College of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of Ontario)的转介政策要求基于道德或宗教理由拒绝替病人进行安乐死、避孕或堕胎等医疗服务的医生必须将病人转介给其他愿意提供相关服务的医生的确限制了医生的宗教自由,但这种限制是合理的。

 
分区法院还称,该项政策带给公众的好处超过对医生造成的影响,医生可以对病人进行转介,或是选择在不太可能出现此类问题的情况下执业。
 
上诉的专业团体在聆讯前递交法庭的文件中称,分区法院作出的裁决并不合理,因为其更加重视医疗健保服务提供过程中的假设问题,而不是真正被侵犯的医生权利。
 
文件称,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并没有提供客观的量化证据证明强制转介确实有助于增加获取医疗服务的机会。
 
文件还称,无论是在相关政策出台之前,还是在加拿大其他任何司法管辖区,都没有客观证据表明不强制转介造成了实际损害。
 
上诉的专业团体进一步指出,法院错误地认定医生的权利之所以会被侵犯,完全是因为他们决定在有可能出现道德冲突的领域执业,并假定医生转换工作很容易。
 
这些专业团体称,相关政策会导致的后果是,许多医生将会不得不接受再培训(不仅会对个人造成严重影响,而且未必能找到新工作),或是彻底离开安省。
 
上诉的专业团体问道:“会导致医生离开安省的政策难道能够有效地促进医疗服务的公平获得?”
 
与此同时,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在法庭文件中称,从事医疗服务工作是一项特权,而非普通权利,该协会还称,转介政策旨在平衡个别医生的道德信念和病人获取所需医疗服务的权利。
 


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称,上诉人声称任何有能力联系自己医生的患者都能够找到其他医生为他们提供服务,这是有悖事实的说法。
 
该协会称,上诉人忽略了一些弱势或虚弱的患者可能只能住在家里依靠家庭成员帮助,但他们可能并不能满足患者需求的事实。此外,上诉人还忽略了在偏远或乡村地区医疗服务选择可能更为有限,以及一些有精神、情绪或语言表达问题的患者可能无法自己寻求所需服务的事实。
 
该协会还称,上诉人还忽略了在医生未能提供患者所需的个性化服务时,患者将会出现的挫败感、羞愧感和耻辱感。
 
相比之下,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认为转介政策带给医生的负担是可控的,因为其他医生可以处理他们转介的病人。
 
该协会称,上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表明他们坚决反对和可以为患者和愿意提供相关医疗服务的医生牵线搭桥的管理人员合作,或是和可以对患者进行分诊的执业团体合作。
 
安省内外科医生协会称,更重要的是,上诉人并没有拿出证据证明这种管理改革会带来财政、后勤或其他方面的负担。
 
该协会还称,除此之外,上诉人也未有将医生的权力和特权和他们拒绝提供帮助的弱势患者的权利进行综合对比。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