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鲁莽的麦家廉经常信口开河 《大中报》记者曾让其下不了台
McCallum is no stranger to political or social faux pas

 
 
加国驻中国大使麦家廉因对华为高管孟晚舟事件乱加评论而与上周六遭解雇。他先称孟案件具有强有力之辩护词,后又建议美国应撤销对孟的递解令。麦家廉之言辞事实上是在为中国一贯鼓吹的孟晚舟案件是政治性案件的论调添油加醋,也因此而进一步加剧了两国的外交矛盾和风波。

John McCallum, Canada’s envoy to China, was fired on Saturday over his statements regarding the controversial arrest of Huawei executive Meng Wanzhou. After commenting about the strength of the defense in Meng’s case, he made additional remarks suggesting the US should withdraw its extradition request against Meng. McCallum’s comments lend credence to China’s argument that Meng’s case was political and appear to further fuel the diplomatic feud between the two governments.
 
68 岁的麦家廉经常有些怪异的政治和社交失礼举动。2018年他曾信口开河称加国与专制政府的中国有更多相同之处,其共同语言超过与川普为总统的美国。2003年他曾说加国部队应穿上保守党议员Elsie Wayne的制服以防遭同盟军的战火袭击。事实上,麦家廉因其鲁莽而不自觉地得罪了很多人。2003年,《大中报》记者就自由党赞助丑闻采访他时,他当着这位记者的面将双脚翘在桌子上,此举让华裔记者不满。当被问及他是否会在主流媒体记者面前做出类似之举时,尴尬的麦家廉立即向记者道歉。
 
68-year-old McCallum is no stranger to political or social faux pas. In 2018 he claimed that Canada had more in common with authoritarian China than with the US under Trump, and in 2003 he suggested that Canadian troops could avoid friendly-fire incidents by wearing some of Conservative MP Elsie Wayne’s clothing. McCallum’s indiscretion may have upset more people than he realized. In 2003, when interviewed by a Chinese News reporter over the Liberal’s sponsorship scandal, McCallum put his feet on his desk, an action that has offended the reporter. When asked if he would behave in a similar way in front of a mainstream reporter, the embarrassed McCallum immediately apologized.

 
在两次评说孟晚舟(Meng Wanzhou)引渡案后,麦家廉(John McCallum)在1月26日被特鲁多解除加拿大驻华大使职务。《环球邮报》日前撰文详尽介绍了这位与众不同的前加拿大驻华大使。
 
作为前自由党内阁部长而非职业外交官,麦家廉可以轻而易举地接触到渥京的最高决策者,其中包括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
 
和同样也是政治任命的加拿大驻美大使麦克纳顿(David MacNaughton)一样,麦家廉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总理而无需通过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从很多方面来说,麦家廉就像从未离开过内阁一样。众所周知,他实际上就是特鲁多的加中关系部长。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职业公务员马大维(David Mulroney)称,联邦自由党政府仍允许麦家廉保留部分内阁部长特权,比如他可以参加内阁会议和在社交场合和同僚会面令他感到惊讶,在通常情况下,驻华大使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因为其是服务于所有加拿大人,这是一个无党派的身份角色。
 
前不久,麦家廉在多伦多地区举行的一个中文媒体记者会上发表了对孟晚舟引渡案的看法,参加此次记者会的中文媒体包括中国国家电视台CCTV,以及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麦家廉称,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有“强有力的证据”可以施压加拿大法院拒绝美国基于涉及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禁令的银行欺诈指控而针对她提出的引渡要求。然后,麦家廉又列举出三个理由,说明美方为什么有可能难以说服加拿大法官将孟晚舟引渡至美国,他甚至还称美国有可能和中国达成协议以解决此事,美方会允许孟晚舟回国,以换取中方释放两名被拘的加拿大公民。

 
在两天后,伴随着反对党要求其辞职的呼声,麦家廉就此作出公开道歉,称自己“说错了”,而这已经不是他在政治生涯中的第一次道歉。但是,麦家廉是在一个关键时刻出现这个大失误,因为孟晚舟事件已经导致加拿大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原本和谐的关系迅速降至冰点。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曾被吹捧为有益的麦家廉和特鲁多之间的密切关系现在是否已经变成累赘。
 
麦家廉的言论似乎削弱了特鲁多政府一直坚持的绝不会对孟晚舟案进行政治干预的承诺。但他在揣测称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够达成贸易协议,那加中之间的外交争端就有可能解决时,并不是轻率出言。
 
据一名因为未被授权公开谈论此事而要求匿名的加拿大政府高级官员称,在川普暗示孟晚舟可能会被当做贸易谈判的筹码后,加拿大曾要求美方只要达成此类协议,都需确保将中方释放两名被拘的加拿大公民作为协议的一部分。麦家廉后来在温哥华亦向《多伦多星报》证实了此事,并称如果这能实现,那就“太棒了”。
 
事实上,据加拿大政府高级官员称,麦家廉是在获得总理办公室的批准后,才向中文媒体解释引渡程序是如何运作,并说明孟晚舟能否在加拿大进行强有力的法律辩护。但据一名政府官员称,遗憾的是,麦家廉的言论造成了混乱。另一名政府官员补充道,麦家廉的表现毫无益处,尤其是在他的言论受到中方欢迎,并促使北京更加坚定孟晚舟被捕是出于政治动机的主张后更是如此。

 
口无遮拦并非第一次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现年68岁的麦家廉第一次因为口无遮拦而引发争议。麦家廉于2017年初被特鲁多任命为驻华大使。在2018年1月,他背离了渥京对川普政府谨慎言辞的原则,公开称与川普领导的美国相比,加拿大与习近平(Xi Jinping)领导的中国有更多共同点。
 
据一位前加拿大外交官称,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常抱怨称麦家廉行事更像当选官员,而不是外交使节,比如他会和听众说“我的人民叫我不要说这些,但我无论如何还是要说。”
 
在2000年进入联邦政坛之前,身为学者的麦家廉曾在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尽管他时而祸从口出,但凭借内阁部长的地位,以及在联邦自由党中的声望,他在每一次风波中都得以幸免。
 
在2002年担任国防部长期间,麦家廉曾被大众嘲笑,因为他说自己从未听说过1942年迪耶普 (Dieppe) 突袭,这是加拿大和盟国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起的一次重要进攻和撤退行动。在2003年,麦家廉又称加拿大军队可以穿戴保守党国会议员韦恩(Elsie Wayne)的服饰,以避免友军火力误伤事件,后来他为此道了歉。
 
还是在2003年,麦家廉在发生大规模停电期间告诉加拿大和美国的记者,他被告知这是因为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核电站发生火灾,从而导致了大面积停电。后来,他又将北美民众因为担心宾夕法尼亚州核电站可能会融化而引发的短暂恐慌归咎于人们对他言论的误解。后来,麦家廉又称他当时应该说是核电站停电,但宾夕法尼亚州应急事务处(Pennsylvania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随即便驳斥了他的说法,称该州没有一座核电站停电。

 
在此期间,麦家廉还曾因为饮酒过多而被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的一名工作人员拒绝登机,在该事件发生后,他宣布戒酒。
 
但是,麦家廉在自由党政客和高级公务员当中却有很高的声望。
 
在特鲁多上台后,麦家廉在2015年至2017年初曾担任联邦移民部长,期间他因为帮助在加拿大重新安置50,000名叙利亚难民而赢得赞誉。在克里靖(Jean Chrétien)和马丁(Paul Martin)执政时期,麦家廉曾经分别担任国防部长和退伍军人事务部长,并曾领导过一个负责开支审查的内阁委员会。
 
曾在马丁执政时期担任枢密院秘书长的Alex Himelfarb称,麦家廉是一个“正直的人”,同时也是出色的内阁部长。Himelfarb还称,他仍然记得麦家廉彬彬有礼的样子,他在担任内阁部长期间一直兢兢业业,他会做好功课,他会仔细阅读文件,他是令人尊敬的可靠内阁成员。
 
在担任国防部长期间,麦家廉扭转了一个长期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即只有上校或高级军官在现役期间失去肢体或视力时,才有资格获得高达$25万元的补偿金。
 
在马丁时代,麦家廉提出了富有争议的退伍军人章程,其中取消了加拿大退伍军人的每月补助金,改为发放一次性补助。
 
曾在克里靖的总理办公室担任顾问的渥太华律师戈登堡(Eddie Goldenberg)表示,麦家廉的“学识和判断力”深受内阁成员尊重。

 
戈登堡称,麦家廉是优秀的内阁部长,在克里靖执政时期他的表现很出色。在特鲁多政府中,他在安置叙利亚难民方面的工作也非常出色,在内阁工作时麦家廉一直是他最尊重的内阁成员。
 
在哈珀(Stephen Harper)领导的联邦保守党赢得2006年大选后,麦家廉也成了反对党成员。在这之后,他多次参加由亲北京团体负责开销的中国旅行。统计数据显示,麦家廉参加的中国旅行总费用达$73,300元,全部是由诸如加拿大福建社团联合总会(Canadian Confederation of Fujian Associations)等亲北京商业团体支付。
 
加拿大法律并未禁止加拿大立法者接受此类免费旅行,其他一些国家偶尔也会承担到访国会议员的旅行费用。但是,这些国家并未试图扩大专制政府的全球影响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已经对中国试图通过从支付旅行费用到提供政治捐款等方式扩大影响力表示担忧。
 
在中国的使命

孟晚舟案堪称是麦家廉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期间所面临的最大考验。
 
麦家廉在走马上任加拿大驻华大使时口号是三个字——“更多,更多,更多”。在他任职期间,无论是发表讲话,还是参加官方会议和公开露面,他时常会提到这句口号。麦家廉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于中国,“加拿大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作为加拿大首个政治任命的驻华大使,麦家廉曾称,他的使命就是促进加中两国的经贸关系,并坚持体现加拿大作为直言不讳的人权支持者的传统角色。在麦家廉担任驻华大使期间,他曾经率先就中国当局将大量维吾尔族穆斯林关进政治 教化营进行政治再教育等事件对中国进行批评。
 
但是,特鲁多在任命麦家廉担任驻华大使时,也希望他能帮助其实现让加拿大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立更紧密关系的目标,而麦家廉也一直在积极实现这个目标。麦家廉经常夸耀自己家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他的太太就是马来西亚华裔,他还称,现在是和中国建立稳固关系的伟大新时代。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中国顶尖政治研究学者之一时殷弘(Shi Yinhong)在本周向《环邮》表示,麦家廉“对中国一直很友好。”
 
对于特鲁多政府来说,派遣一位前内阁部长担任驻华大使旨在向中方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加拿大希望和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加方也希望藉此引起北京的注意,并促使其以更开放的欢迎态度给予加拿大回报。在一开始,事实证明此举的确奏了效,中国公开称加中关系正在开创新的“黄金时代”。
 
但是,加中培养起来的所有新感情都在2017年12月烟消云散了,当时特鲁多前往北京,希望加中两国能够正式开启自由贸易谈判。但是,最终特鲁多却是空手而归,这让他深感失望。加中两国之所以未能达成协议,是因为加方坚持要求北京在协定中加上有关劳工保障、环境和性别平等等方面的“革新”章节,而中方却拒绝接受这些要求。

 
在这之后,一些对特鲁多的此次访华行程深感失望的人士开始找原因,他们指出,渥京的问题包括内阁授权含糊不清,而中方的问题则是发出的信号自相矛盾。
 
此外,麦家廉也被认为在有关中方对中加自由贸易协定的态度问题上向总理办公室提供了糟糕的建议,从而导致特鲁多在抵达北京后才发现双方仍有许多分歧存在,最终出现了混乱局面。
 
加拿大警方在去年12月1日应美国当局要求逮捕孟晚舟,导致加中外交争执进一步升级。在孟晚舟被捕后,中国当局随即便拘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企业家斯帕弗(Michael Spavor),并指控二人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此外,已被定罪的加拿大毒贩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在2016年被判15年监禁,在他不服判决上诉后,中国法院在重审中判处其死刑,并且禁止他再上诉。
 
麦家廉在1月25日还曾在温哥华称,他第二天就要回中国,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在返回中国的第一周内去探望康明凯和斯帕弗,这是他最重要的任务。
 
但是,麦家廉就孟晚舟引渡案发表的言论却导致加拿大试图向中国或美国传递的信息出现了混乱。
 
马大维称,如果麦家廉是能和总理说得上话,并能引导总理行事的人,那他的言论问题就更大,如果不是这样,那他究竟在做什么?

 
加中关系出现“大挫折”

在麦家廉就孟晚舟引渡案发表看法后,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随即便要求其辞职,一些前外交官也对他的言论进行了谴责。特鲁多最初仍为麦家廉做了辩护,并接受了他的道歉。但是,在麦家廉于1月24日再度对孟晚舟引渡案说三道四后,特鲁多随即要求其辞职。特鲁多在1月26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称:“昨晚,我要求并接受了麦家廉辞去加拿大驻华大使一职。”
 
在北京显然是为了报复孟晚舟被捕而拘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后,中国观察家批评此举是“人质外交”。这也促使人们开始重新思考西方国家应该如何应对在习近平领导下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中国。
 
马大维上周向记者表示,目前,加中两国的关系出现了“大挫折”,但他相信加中两国最终仍会共同前进。
 
马大维还称,麦家廉的做法可以追溯至前一个时代,当时加拿大就一直在默默放纵中国,就好像所发生的一些事情都是无关紧要之事,而不是让中国知道这样做将会面临严重的负面后果。
 
麦家廉的前任赵朴(Guy Saint-Jacques)表示,他认为麦家廉被派驻中国是扮演“好警察”的角色,是要告诉北京加拿大希望和中国进一步加深经贸和政治关系。在此之前,哈珀领导的联邦保守党政府曾经冷对中国。
 
赵朴称,他曾告诉总理办公室,中方对待麦家廉的方式和对待他的方式并没有什么不同,中国一直是用同一种方式对待所有外交使节。外国大使想要接触中国高层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赵朴表示,加拿大与中国目前所陷的外交僵局,是自加中两国在1970年建交以来最严重的外交危机,特鲁多必须设法化解这场危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