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必须重新审视对华策略 否则可能会遭到世界新霸主的蹂躏,环邮专栏
Canada must reassess its approach to China - if not, we may get steamrolled by the world’s new juggernaut


 
《环球邮报》1月3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中国共产党在看到华为陷入困境和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Meng Wanzhou)被捕时,肯定会挠着自己的头感到难以置信。
 
毕竟,中国在过去70年里一直在设法向加拿大施加影响力,就是为了确保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极其尴尬的局面。在这几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向加拿大的政治、商业和学术领域扩散影响力,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北京的利益不会遭到严重挑战。但现在却事与愿违,加拿大和中国的关系可能正面临危机时刻。
 
对于加拿大来说,这也是再次重申其公民价值观和巩固全球中等民主国家联盟的重要机会。北京在加拿大的精英阶层中施加影响力与加拿大的民主精神相悖,有民调显示加拿大公众对中国共产党所持的怀疑,远远超过他们对本国舆论制造者的怀疑。
 
中国共产党在孟晚舟被捕和华为被质疑从事间谍活动后所做的回应,也进一步证明了加拿大公众的观点很睿智。在孟晚舟被捕后,中国当局随即便拘捕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加拿大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并指控他们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也是表明和一个不讲法治的政权打交道有很大风险的典型例子。
 
但是,尽管中国共产党在过去70年里一直在向加拿大施加影响力,但其仍然不清楚加拿大将会如何面对危机,而华为事件则充分展示了这一点。

 
中国共产党一直轻视加拿大的价值观,干涉加拿大的内部事务,有时候甚至会在中国国内挑战加拿大的主权。但这并不是说加拿大就应该对中国的现政权敬而远之。因为在被西方国家“羞辱”两个世纪后,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Xi Jinping)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正重新崛起,一步步发展为全世界无可替代的超级大国,因此加拿大不能也不应该远离中国。但是,在加拿大和中国打交道的150年里,常常会发生令人悲哀和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也是在提醒加拿大必需找到一种除去自我妄想,并且更加勇敢和聪明的方式去应对今非昔比的中国。如果加拿大不重新审视和设计对华策略,很可能会遭到世界新霸主的碾压。
 
尽管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但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在和平向前推进。但即便是在两年前,这个世界以及其发展前景看起来和现在也是大相径庭。在2016年11月时,几乎没有明显的迹象显示美国会因为政治机能失调和孤立主义兴起而陷入困境。当时,习近平看起来似乎也将会继续沿用自毛泽东(Mao Zedong)时代脱离领导集体的模式。在世人震惊的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发生之后,中国政府就一直采用集体领导制。但是,在2017年10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为自己在完成常规的两个五年任期后继续执政奠定了基础。现在,习近平已经成为自毛泽东之后个人权力最大的中国领导人,并且他的权力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

 
但更重要的,或许川普正在导致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社会鸿沟变得越来越大,而这使得美国的政治行政机能出现失调。与此同时,加拿大在经济和安保上对美国依赖了70年后,渐渐发现想要延续这种依赖关系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渺茫。对于许多一直认为美国是独一无二的美国人来说,川普就是孤立主义的象征。美国的领导地位已经因此下降,在与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持续上升的影响力相比时这一点更加明显。
 
在触手可及的未来,加拿大无法再将华盛顿作为可以依赖的地区安全盟友,或是值得信赖的投资和商业伙伴。更重要的是,美式和平(Pax Americana)的结束意味着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一直崇尚的寻求建立全球对话和国际制度体系的国际自由价值观正逐渐褪色。
 
当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进行改革开放时,西方国家曾设想随着中国共产党登上国际舞台,其会接受尊重既定国际自由民主秩序的价值观,但结果却并非如此。中国并没有因此变成善良而又仁慈的大国,而是与之相去甚远。如果说对法西斯主义的定义就是一个独裁领导人掌控一个专制集权政府对一个国家进行统治,对国家的经济和社会体系进行严重干预,并对反对派进行大力压制,那中国具有法西斯政权的所有特征。

 
但是,虽然用“法西斯主义”形容中国政权可谓准确,但用在这里却不是很恰当。因为人们说到“法西斯主义”只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欧洲。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和其他后共产主义专政国家更相似,比如有时候会被称之为“黑手党资本主义”的俄罗斯。但是,用“黑手党资本主义”形容中国也一样不恰当。因为中国共产党做的所有事情都具有中国特色。中国的经济管理方式,内部行政方式以及其对邻国和其他国家的态度,更多地要归因于中国自身的特色,而不是中国自上世纪70年代孤立主义结束以来从外部吸取的经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现代中国,一如帝王统治下的古代中国。
 
很显然,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野心包括实行一党专政,并用所有工具阻止政治改革。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合法性主要是源于在国内进行大力压制的同时,通过努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化解异议。自上世纪80年代开启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时代以来,这种手段一直行之有效。数以亿计的中国民众看到自己的生活水平提高到了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水平。但是,在生活发生改变的同时,他们也期望自己的生活水平能够继续得到改善和提高。而这对中国共产党构成了威胁,如果共产党不能继续满足民众被其挑起的欲望,那其就有可能不再被视为天命所归的领导者,自古以来,中国的统治者只要能够成功治国,就会被认为是天命所归的具有政治合法性的领导者。

随着中国经济腾飞,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也开始在中国升温。国家控制的媒体不断推进会在中国掀起民族复兴热潮的主题,甚至一度借中国对日本等邻国的宿怨和仇恨煽动仇外心理。中国共产党抓住每一个机会警告国民,日本只是表面崇尚民主和平主义,实际上仍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
 
北京最近还在国内催生了新质疑,声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心想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并想重现在19世纪后半期和20世纪初期一直持续的半殖民主义。在中国共产党所谓的“耻辱世纪”结束的同时,中国也恢复了对邻国的优越感。这些国家在帝国时期曾是中国的附庸国,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暗示它们将会再度成为现代中国的附庸国。实际上,柬埔寨和老挝等国家现在已经成了中国的附属国。中国共产党力图重现中国帝王时期辉煌的宣言还包括继续在台湾、南海和东海维护领土主权。中国共产党在南海建立了岛屿军事基地,将全世界最重要的国际贸易水路之一变成了中国内湖。此外,中国共产党的大部分殖民主义活动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在过去二十年里,大约有一百万来自中国西南省份云南的居民穿越边境进入了缅甸北部地区。现在,他们已经遍布曼德勒(Mandalay)市和在缅甸少数民族军阀控制下的无法无天地区迅速涌现的赌场镇。

 
在过去大约二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国有企业和银行一直在利用通过消费制成品出口赚取的巨额盈利获取全球自然资源的控制权。北京还向一些国家的政府提供了高风险的廉价贷款。而这些贷款人在发现自己无法偿还贷款时往往为时已晚,而这时候中国共产党也会毫不客气地要求对方用资产抵贷款。比如,在斯里兰卡政府无力偿还中方提供的贷款后,中国借此获得了该国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以及其周边60平方公里土地的控制权。在希腊陷入困境,又无法从其他欧盟伙伴处获得贷款时,也发生了类似情况。在北京向希腊提供帮助后,结果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拥有了雅典比雷埃夫斯港口(Piraeus)的一半控制权。
 
获取希腊以及其他欧洲国家港口的控制权,是习近平花费巨资打造帝国企业的计划的一部分。他耗资数十亿美元实施的“一带一路”计划构想了一个集广阔的铁路、公路、空路和海路于一体的交通网络,以将中国和生活在欧洲、中东、非洲、中亚、南亚和东南亚,占到世界总人口三分之二的人群直接联系在一起。“一带一路”计划的所有道路都通向北京,中国共产党也将借以古丝绸之路为依托的“一带一路”计划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表明他并不在乎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就一直作为国际自由秩序核心的民主和人权价值观。他被发展中国家视为福音传教士,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依托稳定的一党制国家对寡头和国有企业进行严密控制而实现。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认为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极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将中国和陷入混乱和内部分裂的北大西洋自由民主国家进行对比后更是如此。目前,习近平对诸如联合国(United Nations)、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等国际机构,以及这些机构的所有关联机构都持怀疑态度。因为这些机构并不符合习近平想要创造的世界价值观。他要么屈服于这些机构,要么以他更中意的新机构取代它们。
 
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权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没有一个王朝能够永远持续,并且据中国史书记载,这些王朝最终都死得很惨。中国共产党可能也会落得这种下场,但这种情况并不会很快发生。因此,加拿大以及其他所有在和中国打交道的同时,仍坚持自己的自由民主价值观的国家都会面临严峻的现实。如果加拿大想要在中国主导的世界中发展经贸,同时亦继续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和保持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如果身为中等强国的加拿大想要提升自己的影响力,那加拿大的现任和未来的政府都必需做好打硬仗的准备。加拿大政府必需和北约(NATO)国家、七国集团(G7)成员国以及其他志趣相投的国家加强政治、经济社会和安全方面的合作。加拿大政客必需以更加强硬和更加自信的姿态面对北京。
 
*注:本文作者Jonathan Manthorpe是《环邮》长期驻外记者和国际事务专刊作家,他的最新书作名为《熊猫的爪子:北京在加拿大施加的影响和发出的恐吓》(Claws of the Panda: Beijing’s Campaign of Influence and Intimidation in Canada)。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