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教育的窘境,投入多而产出少,多伦多太阳报专栏称
Toronto Sun: When it comes to education, we keep paying more but getting less

 
 
《多伦多太阳报》专栏评论员Brian Lilley最近就有关安省教育发表了一篇文章。他指出,如果您支付的产品或服务价格比以前高出一倍以上但产品或服务却远不如以前, 你会继续付钱吗?

这就是我们安省教育的现状。

在安省自由党执政的十五年里,教育支出增加了一倍多,教师数量不断增加,而学生入学人数大幅下降,学生考试成绩也不断下滑。

然而,努力寻求各种途径减少安省庞财政赤字的现任保守党省长福特,却被警告不能减少教育投入。

教育是省预算中的一个庞大项目,如果安省还想平衡预算的话, 那么福特就不得不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

教育目前占所有政府开支的21%,仅教师和教师助理的工资就占了10%以上。

15年以来,从2004年自由党政府麦坚迪省长的第一个预算到2018年自由党政府韦恩省长卸任前的上一个预算,教育支出从134亿元增加291亿元,增幅超过一倍。

这意味着教育支出增加了157亿元,相当于我们目前的赤字总额。



在此背景下,政府正在审查支出的各个方面,包括调整全日制学前班和取消班级人数的上限。

“为了确保我们的投入是否有效,是否有价值, 我们会审核一切。”省长办公室高级工作人员说。

省政府当然知道,如果要试图做出任何改变,他们将会与工会进行斗争,安省保守党一直以与工会较劲而著称。

从2003年到2018年的选举中,代表教师的三个主要工会在支持自由党或攻击保守党的政治广告上投入了数百万元。

但这不应该是政治方面的交量,而是有关我们孩子的教育, 必须拨乱反正。

尽管支出大幅增加,但结果并不是大多数人所希望的。

教育质量和问责办公室(EQAO)最新的测试结果显示,只有49%的六年级学生符合省级数学要求。这比起2010年达标的61%和2004年的57%要差很多。

然而,在这15年里,支出增加了一倍以上,教师数量增加了,但是学生的数量却减少了。



2004年,有112,235名教师遍布在省内学生人数达2,129,742名的中小学内。 2018年,自由党下台时,我们拥有125,980名教师和9,054名早期儿童教育工作者,来教育2,020,301名学生。

大家都说如果教师有更多的备课时间,如果班级人数减少,如果雇用更多的教师,学生的学业会得到显著提高。

教师们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他们也有正常的加薪,但预期的效果根本没有达成。

尤其在数学方面,部分原因来自前自由党政府对教育系统所配备的糟糕透顶的课程设置,幸好即将被现任政府替代。

但是,我们如何去反驳,如果我们对取消班级人数的硬性规定以及改变学前班的全日制设置,学生的学业将受到影响。

如果我们只倾听教师工会和教育顾问的意见,那么就得到了我们今天不愿看到的:一个教育系统投入双倍成本,但收效甚微。
安省的学生应该得到更好的教学系统,特别是一个让纳税人能负担得起的、有效的教学系统。

 
让数据说话, 过去与现在的比较
2004年:
教育预算106亿相当于 2018年134亿(包括了通货膨胀)
学生人数2,129,742, 教师人数112,335,每18.9个学生拥有一个教师
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钱是$6,291。

2018年:
教育预算是291亿元
学生人数2,020,301, 教师人数125,980加上9,054 学前教育工作者, 不算幼儿教育ECE, 每16个学生拥有一个教师
花在每个学生身上是$14,403。

 
下面是主流媒体读者的部分留言:

Jody :当大学生还需要辅导如何写论文,而青少年收银员无法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进行简单的改变,我们的教育系统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需要修正的地方很多:课程设置,纪律,对学生的更高期望,特殊需要教育等。我们辜负了孩子,却赞赏平庸。 我更愿意看看现任保守党能否做得更好,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在几年内再次投票。
 
Don:教师工会总是声称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是有根有据的,所有都是“…为了孩子们”,这种陈述过度使用,就是玩笑了。那么,如果教育系统必须与时俱进,我们已经进入21世纪,为什么还要把孩子们带到大型仓库去接受高薪社会主义吃大锅饭的教育呢? 在这个电脑时代,对于一个尚未定型的孩子可以通过计算机,在家里学习,由最好的几个老师解惑答疑。为了学习社交技能,孩子们每周可以花两到三个小时参加一青年集会,这应该足以让他们成为善良有用的公民。成千上万被解雇的“教师”可以找到其他工作,如集体农场的劳动者,根据他们的光荣历程,帮助维持革命的工作。想想孩子们吧!

 
Jamie:不知道文中关于学生入学人数的数字在哪里得到,但你错了。

政府需要远离教育系统,让专业人士(教师)按照他们的训练去做。去年夏天,在大选之后,多伦多有200名教师更新课程系统,但福特让停了下来,因为他认为“他”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你的政府工作人员对教育一无所知,但却在决定着教孩子们做什么。有点像卡车司机,告诉脑外科医生如何开刀。福特省长将把教育拉回20多年,情况会变得更糟。
 
Maureen:这篇文章中没有涉及的唯一内容,也是必须解决的问题,那就是那些不会说话/写作/理解英语的移民(合法或非法)的儿童人数。他们的英语不具备识字能力。 需要大量的公共资金来使这些人加快学习速度,而且往往他们永远不会流利说英文。 越来越多的问题是那些来加拿大的12至18岁的难民,他们的教育是中断的,不成体系的,他们永远无法赶上。 他们在公立学校,花了很多钱去接受“教育”,他们'毕业”了, 却无法达到高中毕业的要求,他们无法接受任何高等教育,因为你猜怎么着? 他们仍然无法读/写英文。 他们最终陷入帮派或犯罪以养活自己。显然,这是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但我们的联邦政客们根本不会提及这个日益严重的问题。

 
Sal:你可以指责安省自由党和前省长让我们教育系统混乱。 那些两倍,三倍的老教师们面临退休, 都不肯让位,迫使年轻聪明的教师无法进入教师行业。 系统破坏严重,需要彻底修复。 工会需要被告知,为他们提供资金的辛勤工作的纳税人已经受够了。 如果不是纳税人,他们就会失业! 如果自由党为省而不是为自己做了什么,我们安省的孩子就会得到首屈一指的教育。 令人遗憾的是,自由党为了在台上, 浪费了16年的时间,以牺牲我们学生和安省作为代价来讨好工会。 由于麦坚迪和韦恩的玩忽职守,我们安省陷入如此混乱。所有一切只有我们纳税人来买单  !!!!!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