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希望在老去之前死去
Hope I die before I get old


 
老去和死亡,什么是活着的意义,这些都是我们许多人不愿公开谈论的话题。不妨读一读环球邮报特约作者Don Gillmor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文中写道,人人都会老去,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十三年前,我的兄弟大卫走进了育空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时 他才48岁。 从那时起,我陆陆续续知道几名自杀身亡的中年男子。 这是令人沮丧的, 但也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婴儿潮一代的自杀率在不断上升。

七年后即2026年,第一代婴儿潮将迎步入80岁。我们这代人不服老,不愿意将一切交给下一代。 我们固执己见,在残酷的现状面前也不愿屈服。 那么当我们真正地,无可辩驳的老去。当没有多少瑜伽练习或者手术治疗或者冥想再能掩盖我们老去的事实, 该怎么办?

我们不得不重新评估生命。生命到底是什么,是否值得继续坚持。 或许,应该重新定义死亡。 是躺在医院的床上几个小时,静静地安详,无痛苦地离开这个世界,还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怨恨地,痛苦地活着? 我有朋友看到他们自己的父母饱受痛苦折磨,想着在墨西哥宠物商店购买 “安乐死亡药”。如果 我们的生活质量不断下降,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结束它?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有一套个人标准,不想跨越:当我们不能自己去洗手间,当我们无法养活自己时,当痛苦变得无法忍受时, 就该结束了。 

对于那些患有“严重的,现代医学已经无法救治的疾病”,并且思维和精神还是健全的,有判断能力的,可以寻求医疗辅助死亡。 2016年辅助性死亡在加拿大变得合法,但MAID(死亡时的医疗援助)不包括痴呆症患者,因为他们没有正常的思维能力来授权同意他们自己的死亡。

目前,加拿大每年有76,000例新的痴呆病例,但随着婴儿潮一代人数的增加,这一数字将会增加。美国的阿尔茨海默氏症协会预测,到2050年,将有2800万美国人患有痴呆症。 在加拿大,联邦政府预计,到2031年,痴呆症的医疗费用将从2011年的83亿元增加到166亿元。

若出现这8种症状,您需要警惕自己是否得了老年痴呆症(http://health.creaders.net/2019/02/07/2051324.html)。

由于老年痴呆症发病较为隐秘,初期时很难有人察觉,直到等到出现明显的症状才得以重视。



1. 以前发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最近发生的事情却很难记起;
2. 反复询问已经被回答的问题;
3. 交谈中费劲地想一些常用词;
4. 在熟悉的地方迷路;
5. 个人卫生情况变差;
6. 性格改变,冷漠, 固执,猜疑, 易怒等;
7. 行为出现异常,如无目的地溜达, 拾破烂等;
8. 睡眠时间错乱,睡眠质量下降等等。

 
人人都知道变老是痛苦的。但是在未来10年中, 医学界无法找出让我们不痛苦的变老方式, 医疗系统的财政压力可能会促使未来的政府将老年痴呆病人纳入MAID(辅助死亡)立法。但卫生部长泰勒(Ginette Petitpas Taylor)表示她没有考虑是否会改变法律,让老年痴呆病人可以享受安乐死。

一个方案是,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在失去思维辨别能力之前就写下授权书,授权接受协助死亡。 但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我们目睹那些痴呆老人,就会说:“我从来不想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从他们无神的眼睛里,我们无法知道。 也许他们中的某些人仍然还能哼唱亨德尔的弥赛亚,或者还记得一个孙子的脸。 也许这就足够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做个民意调查, 许多人可能会说:越快立法越好。

这种更改立法也可能会更快。 MAID指南规定:“您不需要有致命或终身条件才有资格获得临终医疗援助。”

我们如何解读这个规定? 在“死亡权利运动”的边缘,有一种叫做“老年理性自杀”的东西。这些老年人并没有痴呆症或患有器官衰弱性疾病,他们没有身体上的痛苦。 他们就是活够了。 在评估了他们的生活并对他们的未来进行了客观的审视后,他们决定不想在活了,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2017年,格拉斯哥大学对 “老年理性自杀”进行了一项研究。结果 指出,由于常年饱受与年龄相关的精神折磨以及感觉。活得太久而带来的痛苦,这些精神上的痛苦可能与身体上患有绝症带来的痛苦一样难以忍受。

这种症状包括“多维疲劳”和“对依赖的厌恶。”任何有小孩的人都可能与“多方面的疲倦”有关。谁不想独立? 但这将是我们这一代人在未来几年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那些幸运地没有身体衰弱疾病的人将面临“与年龄有关的失去”,比如失去亲人,没有人陪伴的孤独,没行动能力等。 随着我们的朋友一个个离开我们,我们的生活也越来越黯然无色。

我们可能会感到无聊, 空前绝后的无聊。 当英国演员乔治•桑德斯(Shere Khan在原版丛林书中的声音)于1972年65岁时自杀时,他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亲爱的世界,我要离开,因为我很无聊。 我觉得我活得够久了。 我在这个甜蜜的污水池中离开你,让你担心了。 祝你好运。“在给他妹妹的一封信中,他说他只用了几年时间, 就坚定了自己加速离开这个世界的念头。

在荷兰,安乐死于2002年合法化,该国最大的死亡权利运动发起了一项名为“完成生命”的运动。它游说为70岁以上没有可诊断疾病的人协助死亡。 他们的资格准则具有弹性和主观性:“失去意义和目的”,“没有未来的前景”和“害怕未来”。



但这些是许多年轻人自杀的原因。 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会给朋友和家人深渊般的痛苦。 但是,当我们进入老年时,自杀本身的性质就改变了。 它可能仍然是悲剧性的,但它不是年轻或中年自杀的悲剧。 当然有悲伤,但不像年轻的自杀会没有留下毁灭。 年轻人自杀,我们会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是对于老年人自杀,我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我们可能不同意,但更容易理解。 他们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只是一个空白而已。

Ezekiel Emanuel是美国肿瘤学家,也是“平价医疗法案”的倡导者之一,他曾极具挑战地呼吁:拒绝给75岁以上的老人,任何延长生命的待遇,因为绝大多数人到了75岁,“创造力,原创性和生产力几乎消失了。”这意味着生活失去意义。

但生活还是有意义的, 这个倡导也有待讨论。



我们生活的目标经常会改变。当人们在1965年演唱“我希望我老去之前死去”时,他们可能认为30岁,或者35岁就是老了。但是后来40岁就成了新的30岁,60岁成了新的40岁等等。我们认为我们不能忍受的东西,可能多年后,我们却选择默默承受。 Atul Gawande在他的著作《Being Mortal》中描述了一位患有严重健康问题的患者,他对活着意义的标准是能够观看足球和吃冰淇淋。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他所经历的任何痛苦都是值得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在头脑清楚的时候重申需要医疗辅助死亡的愿望。不要到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无法知道原来的想法了。

还有我们的遗产问题。我们怎样才能被人记住?在经历了有意义的人生,生命的挣扎,或者重症病房来回无数次后,体面尊严得离开。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婴儿潮一代将处于这场辩论的最前沿,他们将希望重新定义死亡,因为他们试图重新定义生活的其他方面(音乐,时尚,性),争论的结果肯定是每个人看法都不同。

如果您有自杀的想法,请致电儿童帮助:1-800-668-6868或危机服务中心:1-833-456-4566。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