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入读美国冒牌大学,印度学生的留美梦破灭


 
根据BBC的报道,最近,美国有129名印度学生因为注册入读一所冒牌大学而被拘捕。事件令人震惊,他们是如何为了一所无人知晓的院校而搭上自己的前途?BBC记者迪普蒂·巴蒂尼(Deepthi Bathini)进行了深入的走访报道。
 
1月30日,维尔莱什(Veeresh,化名)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家中收到消息:注册入读法明顿大学(University of Farmington)的130名学生(其中有一人是中国籍)已经被拘捕。原来这是一所假大学,由卧底探员运作,为的是调查移民造假。
 
维尔莱什说,他当时就慌了,因为他也是这所位于密歇根州大学600名已注册学生之一。

 
“我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我以为那是谣传,但是第二天整件事情就曝光了。”
 
维尔莱什决定尽可能快地离开。2月4日,他就返回了印度。
 
据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消息,除了学生以外,还有八名全为印度公民的所谓招生人员也被指控“串谋实施签证诈骗和收容外侨人员谋利”。
 
“签证工厂”
法明顿大学的项目于2015年设立,目的是帮持学生签证前来美国的外国公民通过转入假大学留在美国,并借此获得工作签证。
 
此种操作非常普遍,美国官员将这类大学称作“签证工厂(visa mill)”,将这种诈骗行为称为“pay-to-stay(付费逗留)”计划。
 
2016年,移民机构创办了虚假的北新泽西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ern New Jersey)。事件曝光后,21人遭到逮捕,其中多数来自中国和印度。

 
这一次的卧底诱捕行动还激起了一场小小的外交风波。印度官员指,这些学生有可能是被骗了。不过美国政府对此予以否认,指学生是在知情的情况下注册入读一所虚假的院校,为的是签证利益。
 
美国大学教授称校内“不准说中文”被革职调查
美国长久以来都是印度学生的偏爱地。据美国政府的数据,2017至2018年间,持有两类学生签证中任意一类人当中,有近一半是来自中国(377,070人)或者印度(211,703人)。虽然收紧限制已经令学生更加难以在毕业后留下来工作,但是有一系列的签证仍然给人们提供了机会。
 
不过有关顾问表示,选择之多和文件手续之繁复可能会令人摸不着头脑,这使得学生较易受到虚假大学和招生人员的欺骗。
 
“我别无选择”
维尔莱什于2014年搬到了美国,在加州的西北理工大学(Northwestern Polytechnic University)攻读硕士学位。2016年毕业,但是西北理工大学失去了它的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STEM)的认证资格。
 
该认证资格令学生能够申请延长工作许可有效期。没有它,维尔莱什可能只能在美国工作一年,于是他决定注册入读另一所大学。
 
他说,一个朋友向他介绍了法明顿大学,并帮他联系到了一个招生人员。现在,该招生人员也在被捕名单之列。

 
法明顿大学提供网上课程,以及一种叫做“课程实习训练(CPT)”的东西。这种选择允许学生签证持有人在美国就读期间进行全职工作。美国有好几所院校提供这样的选择,但是这也可能被那些更想在美国工作而不是学习的学生滥用。
 
维尔莱什在2017年10月注册,之后一天,他就得到了他的CPT。
 
他说,他已经尽他所能去核实该学校的资格。他看了学校网站,当中有一些学生在课堂、图书馆和校园其他地方的照片;他也将自己得到的那些学校文件,拿去和在其他学校就读朋友的文件作比较。
 
“我打了网站上的电话号码,询问课程的事情。我被告知,他们排好课程就会告诉我。随后,他自己没有过任何怀疑就付了学费,然后等开课等了超过一年。
 
“我没有别的选择,”他说。

 
与此同时,他继续工作和申请H1B签证,这是种非移民签证,允许美国企业雇用外国人当技术劳工,主要是科技工人,期限可达六年。签证是通过一个抽签系统决定向谁签发,有了该签证的人士可以申请永久居留,并在美国购置物业。
 
“我穿着一个脚踝监控器”
25岁的斯拉万提(化名)在2016年底毕业于西北理工大学。和维尔莱什一样,她只有一年的工作许可。于是她也注册入读了法明顿大学,获得了令她能够在美国工作的CPT。
 
不过和维尔莱什不同的是,她未能及时离开美国。她说,1月30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人员就来到她加州的寓所,对她进行问讯。
 
“我现在带着一个脚踝监控器,并被建议不能偷偷离开美国。”她在电话中向BBC记者表示。
 
她说,她是从一个已经注册入读法明顿大学的朋友那里知道这所学校的。虽然付了学费,但是从没去看学校的网站,也没有核实任何信息。她无法解释网上课程一直没有开始,而她自己为什么从没有产生怀疑。

 
斯拉万提说,她被告知,可以选择“自愿遣返”,但这将会附带10年不得入境美国的禁令。另一个选择则是等候3月的法院听证,寄希望于法官的宽容,缩短禁令的时间。
 
“我很困惑。我想要回印度,但是我的未来看起来很迷茫,”她说,“我整天地待在家里,没有事情可做,而我的钱也快用完了。”
 
她表示,她的父母也知道了实情,并且一直非常支持她。
 
对于印度指责像维尔莱什和斯拉万提这样的学生是受骗的说法,美国国务院已经给予了否定。
 
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向《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表示:“这个项目的所有参加者都知道,法明顿大学没有导师,也没有课程(无论是网上还是亲身授课),也知道自己在实施违法行为,意图通过诈骗手段逗留在美国。”
 
破碎的美国梦
维尔莱什此前是贷了150万印度卢比(2.1万美元)来支付他的教育支出。第一所大学花了他3万美元,而法明顿大学则花了他2万美元。他不得不向朋友借钱,才买到了回国的机票。
他没有向父母解释他为什么从美国回来。
 
“他们以为我是放假,但实情是,我没有工作,还有学校贷款要还。我父母要是知道了真相,他们会崩溃的。”
 
他的父母是农民。维尔莱什曾经希望能够挣一些美元来帮补家用。
 
“我是独生子,我想要照顾我的父母。我们没有田,没有房子,我想去美国多挣一些钱,好给我一家在印度买一所房子。”
 
印度留学机构“Groovy Overseas Education Consultants”的创始人巴斯卡·普林纳蒂(Bhaskar Pulinati)说,在美国找一份挣美元的工作是大多数学生的梦想和动力。
 
他还表示:“超过90%的学生都是在找一条永久居留的途径。他们当中很少人会关心大学的声誉问题。”
 
普林纳蒂说,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学生都更偏爱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这些国家会更容易成为永久居民。不过,美国仍然是这些学生的第一选择。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能去美国就是头等大事,”在印度城市海得拉巴工作的一名顾问斯里莎·辛格瓦拉姆(Sirisha Singavaram)说。这个城市的美国领事馆发出的学生签证比印度其他地方都多。
 
“我们确实会收到一些想疯了要去(美国)的学生请求,问能不能‘修改’一下他们的文件,让他们能够进入美国院校,但我们都拒绝这样的请求。”
 
她还表示,问题在于多数学生都不理解申请或者签证的程序,最后都过多依赖中介和顾问。
 
目前,维尔莱什正在海得拉巴找工作,但是他仍然希望,自己能够再次回到美国。
 
“为了实现拥有自己房子的梦想,为了能够照顾父母,我想回到美国去,再呆一些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