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上诉被驳回,加拿大华人钓鱼遇袭民事索赔的被告需赔原告1700万




大中报综合讯:十年前发生的多宗亚裔钓鱼人士遇袭案件,曾轰动本地华人社区,其中最严重的一宗案件是一名白人青年驾车追撞华人钓鱼客的轿车,导致车上一名乘客终身瘫痪,涉案白人青年的行为涉及仇恨与种族歧视,最终被判严重伤人罪,被判入狱。

近日,这起案件有了新进展,安省高级法院做出裁决:肇事司机所驾驶肇事车的车主要对受害者的伤势负责。这意味着车主的保险公司要付赔偿责任,此案受害者索赔高达1700万加元。

事发经过
中国移民柳若珩出庭作证时说,2007年9月16日,他与6名包括白人及南亚裔的老同学一起到闪高湖(Lake Simcoe)钓鱼,被安省萨顿(Sutton)居民米德顿(Trevor Middleton)假查钓鱼牌并推其落水。柳若珩称,他并不是钓鱼行家,案发当晚,他是第一次来到闪高湖Jackson's Point的Mossington Park桥上垂钓。约2小时后,便见到驶来的3辆皮卡,有15至20人下车走近包围他们,其中1名白人男子对他说他要尽加拿大人责任,查看他的钓鱼牌,随即将其推落下水。



检控官Amit Ghosh称,案发当晚约凌晨2时,此案被告米德顿与大批朋友总共驾驶3辆皮卡去参加派对,被告的不少友人已经喝醉,但被告可能只喝了少量酒。在推人落水后,米德顿驾驶其货车与柳若珩驾驶的本田车相撞,接着被告驾驶货车高速追逐本田车,并曾撞本田车尾。其他两辆皮卡加入追逐,此时本田车内有人致电报警。

在追逐过程中,本田车撞上大树,报废全毁,该车后座2名乘客弹出车外,其中柳若珩的朋友,当时23岁白人男子贝威克(Shayne Berwick)弹出车外,头部及身体撞中大树而严重受伤,10条肋骨骨折,在医院昏迷3个月。现在脑部永久受伤,说话困难,出行需坐轮椅。柳若珩的另一位朋友霍根(Charles Hogan)弹出车后跌落湖中,造成头部及右手受伤。

最终,米德顿被判入狱两年少一天,在被拘押5个星期后获保释。此案主控官Alex Alvaro指被告罪行严重,造成他人身体永久伤害,要求判被告入狱八至十年,但法官量刑时仅考虑被告年轻,应有改过自新机会。

受害人贝威克的父亲表示,他的儿子要在轮椅上度过一生,再也不能走路,他认为无论判被告多少年刑期,也不能补偿其儿子的损失。

贝威克的父母曾向柳若珩及被告的汽车保险公司索取合共1700万元的乘车受伤赔偿。2017年7月7日安省最高法庭做出判决,确认米德顿所驾驶汽车的车主是其母亲,从而免除了柳若珩的保险公司赔偿责任,由被告母亲的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责任。



肇事车的车主皮尔斯(Linda-Sue Pearce)与其保险公司Wawanesa对此判决不服,曾在两年前提出上诉。

皮尔斯一直申辩称车主证上虽然写有她的名字,但车辆一直是她儿子米德顿在驾驶和交保费及维护费用。她之所以保持车主的名义,是为了在其儿子还清向她借贷的买车款项,若其子拒付还款,她可以有权将车子卖掉。而她儿子在肇事之前已经还清了欠她的钱,她声称当年已经准备在他11月份生日时,将车主换成他的名字,并送他一个订制车牌作为礼物。而且皮卡的保险是以她儿子米德顿的名义办理的,汽车保费也是从她儿子的账户中扣除的,平时都是她儿子驾驶这辆车。

法官根据对过往案例的分析认为,皮尔斯没有任何可作为证据的证物,能够证明涉事车辆的车主已经换人,单凭口头陈述不能作为证据。肇事车辆的保单上有两个人的名字,尽管主要驾驶者是她的儿子米德顿,而她只是次要驾驶者,但从车主证和她儿子一直与她一起居住的事实看来,她完全有对该车的控制能力。因此,判断皮尔斯依然是车主。

但是按照安省《高速公路交通法》规定,任何人因疏忽驾驶,给他人造成损失或伤害后,肇事车的车主要对事故负责。为此安省高级法院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在安省,一般人购买的汽车保险都选择100万或200万。像本案高达1700万的索赔,大部分都要由车主本人赔偿,若赔不起,就只有宣布破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