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被福特任命的安省省警总长Ron Taverner放弃就职是正确的举动,《环邮》社论
Globe editorial: Ron Taverner did the right thing by stepping aside




《环球邮报》3月6日发表的一篇社论文章称,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或许是寄希望于让联邦政府陷入困境的SNC-Lavalin危机会转移人们对他所面临的道德挑战的关注。他可能认为他所领导的政府在此时解雇一名对其试图任命好友担任安省省警总长感到强烈不满的高级警官,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如果福特真的这样认为,那他就大错特错了。福特政府解雇布莱尔(Brad  Blair)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因为这位前安省省警副总长曾称福特选择多伦多警司塔弗纳(Ron Taverner)担任下一任安省省警总长涉嫌政治干预,这是很严重的指控。在福特政府解雇布莱尔引发更多争议后,候任安省省警总长塔弗纳在本周三晚明智地放弃了任命。
 
布莱尔称,他被解雇是报复行为,因为他已经要求安省监察专员就他所提出的政治干预指控进行调查。此外,布莱尔曾披露福特想让安省省警为他提供一辆配备真皮座椅、冰箱、平板电视和电动沙发椅的面包车,并要求安省省警在账簿中隐瞒相关费用一事,也让福特感到很尴尬。


 
福特和安省社区安全厅长琼斯(Sylvia Jones)均否认相关指控,并称解雇布莱尔是官方决定,是因为他在要求监察专员调查塔弗纳获任安省省警总长事件时有违规行为,其中包括私自联系媒体和在给监察专员的信中泄露安省警局的机密信息。
 
但《环邮》的社论指出,一个理智的人在接受福特政府冠冕堂皇理由的同时,肯定也会想到在布莱尔被解雇前发生的一连串巧合。
 
第一个巧合是,福特在去年夏天曾对安省省警未有回应他提出的改变其保安措施的要求感到不满,并因此要求和时任安省省警总长霍克斯(Vince Hawkes)见面。
 
这些信息都是来自布莱尔递交法庭的安省省警内部电子邮件,旨在支持他所坚持的福特及其办公室干预安省省警运作,省监察专员应该就此进行调查的论点。
 
一名安省省警官员在致其上司的电邮中援引福特的话称,“如果(霍克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许新总长可以做得到。”


 
在两个月后,霍克斯突然宣布退休,从而为福特挑选新任安省省警总长铺平了道路。
 
第二个巧合是福特任命多伦多警局指挥官狄托马索(Mario Di Tommaso)担任社区安全厅副厅长。塔弗纳在多伦多警局担任警司时,狄托马索是他的上司。而在走马上任社区安全厅副厅长后,狄托马索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寻找新任安省省警总长人选。
 
接下来的一个巧合是,在狄托马索领导的部门公布安省省警总长的招聘信息继而又悄悄降低招聘门槛后,身为警司的塔弗纳才得以顺利申请该职位。
 
第四和第五个巧合,则是狄托马索是面试安省省警总长候选人的小组成员之一,并且直接参与了雇佣塔弗纳的决定。
 
在此之后,布莱尔对这一使得福特本不够资格的好友获任安省省警总长的异常招聘流程提出了警告。也促使塔弗纳在去年12月要求推迟其上任时间。
 
现在,我们再回到本周布莱尔被解雇的那一刻,与此同时出现的第六个巧合是狄托马索于本周一驾车前往了位于奥里利亚(Orillia)的安省省警总部,这样他就可以亲自传达相关信息。


 
社论称,鉴于这些背景故事,布莱尔认为自己被解雇是报复行为的论点是可信的。
 
与此同时,布莱尔被解雇也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一种看法,即福特以及其办公室是试图挑选一位无论是在其保安措施的问题,还是在其他更重要的问题上都能对福特惟命是从的新任安省省警总长。
 
但无论如何,有一条底线不能逾越,那就是省长不能任命一个不够资格的好友掌管负责调查政府的警队。而候任安省省警总长塔弗纳主动放弃任命,说明他已经认识到福特做的并不对。
 
《环邮》的社论称,当局应该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以给安省省民一个交代。人们需要知道省府是否操纵了招聘流程以让省长的好友获任安省省警总长,以及省府是否因为布莱尔对此事表示强烈不满才将其解雇。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