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十年无资格竞争联邦政府合同对SNC-Lavalin意味着什么?
What would a 10-year ban on federal contracts actually mean for SNC-Lavalin?




《环球邮报》3月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在有关涉嫌欺诈和腐败的SNC-Lavalin Group Inc.公司想方设法进行游说以避免刑事指控的丑闻继续困扰联邦政府之际,外界至今仍不清楚被定罪对SNC-Lavalin公司到底意味着什么。
 
总部位于魁北克省的SNC-Lavalin公司是加拿大的工程建筑巨头,该公司因为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涉嫌向利比亚官员行贿数百万美元以获得该国的政府工程项目,而面临法律麻烦。按照现行法规,如果SNC-Lavalin公司被定罪,处罚将包括十年不得与联邦政府签订合同。
 
在2015年上任SNC-Lavalin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布鲁斯(Neil Bruce)再三表示,该公司现在已经翻开新的一页,在此时起诉该公司只会让“无辜雇员”遭殃。


 
在2017年,SNC-Lavalin公司的总收入为$93亿元,其中有近三分之一收入是来自加拿大,与2014年约60%的占比相比有所下降。据分析师估计,SNC-Lavalin公司有多达一半的国内收入是来自联邦项目。
 
投资公司Canaccord Genuity的分析师Yuri Lynk表示,闹得沸沸扬扬的腐败案对SNC-Lavalin公司造成的声誉损害后果可能要比被禁止投标联邦合同十年带来的后果更严重。
 
Lynk称,该案会对SNC-Lavalin公司的声誉造成损害,其竞争对手会一直提醒该公司的客户“你是和一个在自己国家面对未决指控的公司打交道。”
 
去年10月10日,在联邦检察官拒绝和SNC-Lavalin公司谈判补救协议,决定继续起诉该公司的消息传出后,SNC-Lavalin公司的股价随即便暴跌了逾13%。
 
在随后发生的政治丑闻中,多位自由党官员都曾论及SNC-Lavalin公司被定罪可能会导致大量就业岗位流失,以及该公司可能会因此离开蒙特利尔搬迁至英国伦敦。


 
SNC-Lavalin公司目前在英国拥有约10,000名员工,而其在加拿大的员工数量约为8,500人。但是,目前尚不清楚SNC-Lavalin公司搬迁至海外会有何优势。
 
Lynk问道,SNC-Lavalin公司搬迁至英国伦敦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同时指出,如果法庭颁布了10年禁令,即便SNC-Lavalin公司搬迁至海外,在此期间也仍然无法在加拿大投标政府合同。
 
英国一直是在欧盟发展的工程公司的主要基地,但是随着英国即将脱欧,这座桥梁可能也会随之坍塌。
 
Altacorp Capital公司的分析师莫里(Chris Murray)称,人们对英国的主要担忧之一就是其脱欧将会带来的影响,因此,这并不是简单地说一句“让我们从蒙特利尔搬到曼切斯特摆脱这些麻烦吧”就能解决的问题。


 
市场研究机构RBC Dominion Securities的分析师斯普洛克(Derek Spronck)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加拿大最近与欧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允许欧洲公司投标加拿大政府合同,这可能为SNC-Lavalin公司通过其子公司,比如位于英国伦敦的WS Atkins公司投标加拿大政府合同打开了大门,WS Atkins公司并未涉入SNC-Lavalin公司牵涉的刑事案件。
 
其他一些专家则表示,即便SNC-Lavalin公司将其重心转移到海外,在加拿大被定罪也可能会导致该公司被列入其他国家的黑名单。
 
加拿大公务及采购部(Public Services and Procurement Canada)在一封电邮中称,相关禁令将适用于“由联邦政府或机构签发并包含完整条款”的合同。目前尚不清楚该禁令是否适用于接受联邦资助的主要省级或市级政府合同。
 
国际贸易律师赫尔曼(Lawrence Herman)称,一种可能的变通方法就是公共服务部长有权在某些情况下缩减或放弃相关禁令。
 
赫尔曼在一封电邮中称,这不是法规,而是政府诚信制度下的政策。


 
此外,联邦政府现在正在考虑改革这些诚信采购规则,去年秋天,公共服务部已经就提议的“不合格和暂停政策”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公众咨询,该政策将使得官员能够更加灵活地设置禁令期限。
 
分析师表示,达成补救协议可能会导致SNC-Lavalin公司股票大幅上涨,在股价一直徘徊在$36元左右的低位长达七年后,该公司非常渴望股价能够大幅上扬。
 
如果股价大幅上涨,要求SNC-Lavalin公司出售安省407 ETR高速公路部分股份的呼声也会减少,目前该公司持有407 ETR高速公路16.77%的股权。在过去至少六个月的时间里,SNC-Lavalin公司一直在考虑出售其所持有的407 ETR高速公路股份中的一部分, 据一些分析师估计,该公司所持的407 ETR高速公路股份价值$22亿元。
 
据商业杂志ReNew Canada报道,SNC-Lavalin公司目前正在参与加拿大五大基础设施的建设。仅是这些项目的合同总价值就高达$528亿元,其中包括安省的布鲁斯发电厂(Bruce Power)和达林顿核电厂(Darlington nuclear plant),以及卑诗省的C座水坝(Site C Dam)。


 
在2013年,SNC-Lavalin公司曾被禁止投标世界银行(World Bank)支持的任何建设项目长达十年。在2017年,SNC-Lavalin公司曾向魁省七个城市支付了金额未公开的赔偿金,这是魁省政府旨在追回向该公司在1996年通过欺骗或欺诈手段而获得的公共项目合同所支付款项之计划的一部分。
 
此外,法庭文件还显示,魁省检察官正在和加拿大皇家骑警合作,以审视是否有可能就SNC-Lavalin公司获取翻新蒙特利尔雅克卡地亚桥(Jacques Cartier Bridge)项目合同一事提出新的刑事指控。

《环邮》和CTV News委托Nanos民调公司进行的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逾半加国人士支持对被控涉嫌欺诈和腐败的SNC-Lavalin公司进行刑事审判,而不是寻求与该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在此次调查进行之前,前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在2月27日刚刚到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她称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以及总理办公室(PMO)、枢密院办公室(PCO)和财政部长办公室的11名官员曾持续向她施加政治压力,以期能够搁置对SNC-Lavalin公司的刑事起诉。

在SNC-Lavalin司法干预丑闻爆出后,被特鲁多降职为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的王州迪在2月12日辞去内阁部长之职,之后不久特鲁多的首席秘书巴茨(Gerald Butts)也宣布辞职。目前,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仍在继续相关听证会,与此同时,道德操守专员迪安(Mario Dion)也已经开始就此事展开调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