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台湾总统竞争者之观瞻




2020台湾总统选举已开始预热,目前主要是各党及独立候选人出台前的竞争和角力。国民党和民进党的总统候选人出线前之党内竞争度,同样都很激烈。国民党的实力派大佬吴敦义、朱立仑、王金平以及马英九等,有人如王金平已公开表示要参选,也有人如朱立仑已循候选人的惯例访美拜码头。对于总统候选人党内初选程序的未定与如何作候选人征召,国民党内部会有一番争斗,其结果对明年的总统选举无疑会有影响。民进党方面,蔡英文总统理所当然地寻求连任,离奇的是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宣布参加党内提名初选,形似公然向现任总统蔡英文挑战,引起总统府秘书长民进党重量级元老陈菊的忧心,看起来很难排除民进党会否内斗抑或分裂的可能。



其实国民党党内已不具有众望所归的领袖。各大佬对自己的个人政治前途利益得失看得很重,政治人物欲争上大位原本也在情理之中,但为夺政权而选举、为选举而选举,在党内还说得过去,可参加投票的全台百姓尤其是非党选民却不在乎什么党,人民只为自己的利益自己的生活而取舍国家领导人。在对岸一国两制统一的压力下,两岸关系的定位或台湾未来的方向,已是任何候选人必须向台湾人民交出的答卷。总的印象国民党还是过去的维持现状之模糊政策,朱立仑除了坚持国民党一贯认可的九二共识,尚无清晰的两岸关系新招;王金平明确表示欲与大陆结束敌对状态,签订和平协议,算是形式上往前一步。与马英九过去的“三不”比较,国民党目前的争位者在两岸关系问题上并无多大的新意。

朱立仑在党内有实力,在地方也有一定基础,但当年的“换柱”以及大输蔡英文几百万票,如今要是在政纲上拿不出令中间选民醒目的干货,对台湾未来无新意或无明确的指向,则胜算难料。王金平基本属台湾本土派,具深厚的人脉和资源,对当今台湾各派各系的纷争,他的调合能力乃整个国家的财富。但王对台湾未来的前瞻似并无更大信心,只希望做4年总统,诚恳地对两岸关系做个和平协议,作为国民党人的政治家王金平很踏实,其为调和岛内的尖锐争斗及与对岸改善关系可谓用心良苦。



蔡英文循规宣布参加民进党内初选,以代表民进党竞选连任。可前行政院长赖清德也高调参加党内初选,与独派四大佬公开劝蔡弃选总统一样,这种看似由党内对现总统挑战的动作确实令人震撼,中华民国未曾有过现总统连任失败、更没有因党内初选被挑战而失去候选人资格的记录。而赖清德的民调声望偏偏又很高,不仅远高于蔡英文,还在与对手党的可能候选人以及无党派热门候选人的对比民调中名列前茅。但窃以为陈菊忧心的民进党因候选人之争的可能分裂,大概不会发生,因为民进党的狼性文化之枪口一致对外会发挥作用。蔡出局或党分裂不但难以发生,且会有可能形成蔡赖配携手打选战。其实赖清德的举动颇具深意,一方面通过党内初选对比国民党显得民进党很磊落,另一方面由赖清德这个“台独工作者”出来挑战,从而掀起绿营的基本盘激发台独意识的热情。因为这次总统选举已将两岸关系及台湾前途置于关键位置。赖清德的出马,既是表台独派对蔡英文于绿营执政的有利时机推进台独不力之回应,也是以台独工作者的身体力行表达台独绿化的鲜明决心,从而引起舆论对民进党的关注,唤起绿色基本盘的激情。以台湾的固有状态,是否宣布台湾独立其实已意义不大,蔡英文的蔡七条足够低档对岸的统一攻势,这就是民进党于明年的总统选举中给台湾选民的答卷。

王金平的出马,很大原因是想对台湾各政治势力缠斗的恶性生态作调和。正是因为岛内政治恶斗对民生及国家大政的忽略,所以代表无党派中间力量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在各项民调的声势大涨,虽然他尚未宣布参选总统抑或可能在等待最佳出手时机。以柯文哲的民意受欢迎程度,获选总统的赢面是存在的,但问题是因无政党的奥援,选举不易,且一旦当选其施政因缺失立法院的配合可能举步艰难。之所以柯文哲迟迟未正式表态选总统,可能考虑是否在短期内仓促组党大概也是原因之一,但如候选人似的访美拜码头的动作已行进中。除了年轻的追星族和情绪化的选民或中间及部分绿色民众的支持,柯文哲要击败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并非易事,不过以柯文哲为代表的无党派势力对明年总统选举的影响具重要作用。



本文结束前,似不该遗漏了人气正旺的国民党高雄市长韩国瑜。因去年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以及蔡英文的民意支持率空前低下(仅百分之十多一点),甚至台独大佬都公开联名要蔡不参选连任,所以国民党全党上下一心想在明年赢回政权,只要能赢选甚至不在意谁代表国民党。正是在这种情绪下,故在党内出现了征召韩国瑜的强烈呼声,韩国瑜的民调支持率确实也很高,虽然他在高雄市长的位置上尚未坐热。近日韩国瑜在访港澳大陆获高规格接待,并为高雄取得高额订单,台湾人当明白内中有对岸的统战因素,但经济利益面前很少有人在乎。问题是一旦韩国瑜越过党内初选程序接受征召,势必将党内兴致勃勃参加初选的大佬剔出,从而影响党内团结甚至分裂。如果国民党陷入这等危机,则明年的选情堪忧。此外,韩国瑜以“政治零分,经济一百分”赢得高雄市长,如果说地方选举的格局可以尽量忽略政治,那国家层面的选举又怎避得开政治,一句九二共识中华民国,对岸中共就放你过门?连国民党中央都端不出醒目的两岸关系新对策,恐怕韩国瑜在短期内也未必能完满答卷。事实上现在两岸关系已经与台湾的民生、经济和未来前途紧密地联在了一起,政治谈判和政治处置怎么都绕不过去,韩国瑜昔日在地方上的网红风头和民粹主义,到了国家政治的层面就未必能奏效。

2020台湾似面临统独摊牌,以及台湾未来前途的抉择。最近吕秀莲提出台湾“永久中立”国或区域的公投,可惜她未参加总统候选人的竞逐,她的想法倒不外是对目前台海僵局中台湾尴尬处境的一个解套。此外,亲民党的宋楚瑜不知会否再次出马竞选总统,那种搅局似的参选只会分散蓝营的选票而实际有利于绿营。看来,明年的台湾总统选举将会是一场混战,民进党的赢面依然在,国民党在克服内部团结问题的前提下会战得很辛苦,包括中间力量谁能脱颖而出,不妨拭目以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