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口服避孕药会对大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Oral contraceptives: What do we know about the effects on the brain?




《环球邮报》日前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加拿大进行的一项有关避孕药将会如何影响女性思考能力的最新研究,旨在解决数十年来一直困扰研究人员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口服避孕药会对大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据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致力于研究认知神经科学、性别和健康问题的爱因斯坦实验室博士生Laura Gravelsins称,该项研究旨在对大约60名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年轻女性的工作记忆能力进行测试。
 
Gravelsins是致力于探索这一一直被忽视领域的众多研究人员之一。自上世纪60年代口服避孕药问世以来,使用含有雌激素、孕激素或两者兼而有之的激素避孕药就成了许多女性首选的避孕方式。但是,因为在过去人们一直假设大脑是和身体的其他部分分开运作,并且普遍缺乏有关女性健康的研究,所以科学家直到现在才开始研究口服避孕药会对女性的情绪和认知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另一个需要探索的领域是包括人体自然产生激素在内的性激素会对发育中的大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卑诗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研究人员正在招募300名年龄在13至15岁的女孩,以研究性激素会对她们的情绪发展造成何种影响。
 
女性痴呆症专家、多伦多大学心理学教授Gillian Einstein博士称,研究人员需要做更多研究,尤其在这方面需要针对女性做更多的研究。
 
加拿大统计局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据估计在加拿大有130万,也就是16%非孕妇曾在过去一个月里使用口服避孕药。其中年龄介于15至19岁的女孩使用口服避孕药的比率最高,在这个年龄段的女孩中有近30%的人报告称自己曾使用过口服避孕药。
 
来自加拿大妇产科医生协会(Society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 of Canada)的最新数据显示,加拿大15至19岁少女中的口服避孕药使用率已经从2006年的69%降至2016年的32%(这个群体最常用的避孕方式是使用避孕套)。但是,其他类型的激素避孕药可能仍获得了许多女性的青睐。在2018年,加拿大儿科学会(Canadian Paediatric Society)建议加拿大年轻人将长效可逆避孕工具作为首选避孕方式,这其中包括释放孕激素的宫内节育器。


 
Gravelsins称,虽然激素避孕药已被研究了数十年,但由于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大脑是和身体其他部分分开运作,因此研究人员和医生一直都只是关注与其使用相关的身体健康风险,比如骨质疏松症或血栓等,而对口服避孕药可能会对潜在情绪波动或认知力和记忆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关注较少 。
 
对于口服避孕药会对女性的情绪和认知力产生何种影响,现有的研究结果有相互矛盾之处,并且不够全面。比如,在2016年进行一项全国性研究中,丹麦研究人员就发现,使用包括药丸、贴片、阴道环和释放孕激素的宫内节育器在内的激素避孕用具,会增加罹患抑郁症的风险。但是,包括美国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在内的其他一些研究却发现,使用激素避孕用具实际上有助于减少女性的抑郁症症状。
 
Einstein称,这不仅意味着科学家对激素避孕药会对年轻女性的大脑,其中包括一些青春期少女正在发育中的大脑产生何种影响知之甚少,同时也表明他们亦不知道长期使用激素避孕药会对大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或是否会对大脑造成影响。


 
Einstein称,问题是如果你使用了20年口服避孕药,那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她认为科学家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女性健康研究学会(Society for Women’s Health Research)的首席执行官Amy Miller博士称,出现这种认知差距的部分原因是因为长期以来一直缺乏有关女性健康的研究。
 
Miller博士解释称,在大约30年前,各种医学临床试验仍常常将女性排除在外,因为研究人员担心这些试验可能会对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女性造成伤害,并且认为激素水平波动使得女性身体变得过于复杂,因而并不适合做这些试验。
 
Miller博士称,当局常常会基于研究结果做出医疗健保决策,但这方面的研究结果却很缺乏。

但是,随着对其他类型激素如何影响大脑的研究取得进展,在诸如女性健康研究学会等组织的推动下,研究人员在近年来已经开始研究激素避孕药可能对女性的情绪和认知力造成的影响。


 
美国加州大学西美尔神经心理与人类行为研究学院(Semel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 and Behaviour)的博士后研究员Nicole Petersen称,虽然女性的情绪变化一度被认为可能和使用口服避孕药无关,但研究人员现在可能已经可以说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有些女性出现消极反应就是因为使用了口服避孕药。
 
但Petersen同时亦指出,并非所有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都会出现相同的反应,其中原因目前尚不清楚。
 
Petersen在进行了数项脑成像研究后发现,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和未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的大脑结构和活动存在差异。例如,其中一项研究就显示,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大脑两个区域的皮质较薄。


 
但是,Petersen亦强调称,现在还很难解释这些脑成像差异会对女性造成什么样的实际影响。Petersen还指出,她在研究中对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和未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女性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这两个女性群体可能存在根本差异。
 
为了解决这些研究中的一些局限性,Petersen现在正在进行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以让受试女性比较自己在服用安慰剂或口服避孕药后在情绪和情绪调控方面有什么样的变化。
 
在多伦多大学,Gravelsins正在测试大约60名使用口服避孕药的年轻女性的工作记忆能力,也就是同时进行信息记忆和处理的能力,比如在这些女性服用口服避孕药一到两个小时后,当她们体内的激素水平飙升时,对她们解决复杂数学问题的能力进行测试。在这些女性服药大约24小时后,也就是她们体内的激素水平下降后,Gravelsins会对她们再次进行测试,以查看随着激素水平在一天之中发生变化,这些女性的工作记忆能力是否会发生变化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与此同时,卑诗大学相关研究的牵头人、心理学助理教授Frances Chen博士亦解释称,在传统上,激素避孕药是为成年女性设计的。研究人员尚未了解这种避孕药是否会和青春期少女体内自然产生的激素交互影响服药少女的情绪、行为和心理健康。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