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因生殖器包皮环切手术失败 英国男孩自杀




根据BBC的报道,亚历克斯是一名年轻、英俊,聪明又讨人喜欢的英国男孩。然而,他却选择在年仅23岁时自杀,结束了本应青春美好的生命。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次不成功的阴茎包皮环切术。

亚历克斯的妈妈罗伯茨女士对儿子的死感到震惊。亚历克斯自杀前用电邮给妈妈留了一份遗书,详细讲述了自己离开前的痛苦挣扎。

但当他妈妈接到这封电邮时,亚历克斯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呢?故事还得从头讲起。



亚历克斯是罗伯茨女士3个儿子中的老大。亚历克斯的出生让罗伯茨女士喜出望外,梦想成真。因为之前,罗伯茨女士一直希望能成为一名母亲。

对罗伯茨女士来说,亚历克斯简直是个“模范儿子”。他聪明、乖巧,而且对两个弟弟关爱有加。

他学习好,英语特别优秀。亚历克斯还特别喜欢历史课。他的语文老师觉得他具有写作天才。

亚历克斯14岁那年,他所在学校组织全班去加拿大滑雪。亚历克斯从小就喜欢滑雪。加拿大之行更是重新点燃了他对滑雪的热情,也让亚历克斯从此爱上了加拿大这个冰雪国家。

到了18岁那年,亚历克斯决定暂时推迟一年上大学,到加拿大体验生活一年。

亚历克斯在加拿大的生活如鱼得水,结交了许多朋友。工作上也得到上司的肯定和提升。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亚历克斯决定继续在加拿大再呆一年。就这样,一年变成了两年,再延长到三年。结果,到他去世时,亚历克斯一共在加拿大住了5年。

难言之隐
亚历克斯在加拿大期间,罗伯茨女士和家人曾数次去看望过他。但是亚历克斯却从未对家人提起过自己的“难言之隐”。

但在他留给母亲的遗书中,亚历克斯称,由于自己阴茎的包皮过紧给他带来不少苦恼,尤其是在两性“亲密时刻”令他尴尬。

在默默忍受了长期的痛苦之后,2015年亚历克斯开始在加拿大寻求医治。医生给他开了帮助包皮伸缩的外用类固醇药膏。但在用药几个星期后,亚历克斯觉得没有什么作用。于是,他又回去看医生。

这一现象在医学上叫包茎(phimosis),它是指包皮口狭小,使包皮不能翻转显露龟头。



这在男孩子小时候属于正常现象,但随着年龄增长大多数将会有所改善。亚历克斯的情况是他的包皮过紧,无法后翻露出龟头。

包茎未必都会引起任何问题。但如果有这个问题,可能造成小便困难以及性交时疼痛等。

如果在英国遇到这种情况,医生往往会开外用药膏以及使用拉抻手法缓解症状,通常会尽量避免包皮环切术。只有在症状严重的情况下才会采取手术方式。

但在加拿大,这种手术更普遍。于是,医生把亚历克斯推荐给了一名泌尿科手术医生。

亚历克斯在遗书中写道:“他(该名泌尿科医生)立即建议做包皮环切术”。

尽管亚历克斯询问了有关拉伸治疗方法,但被告知这种方法对他不会有用。



尽管亚历克斯对此有所保留,但还是相信了这名医生的建议,因为亚历克斯觉得他毕竟是这方面的专家。

也许是亚历克斯运气不佳。他当时电脑出了毛病,做手术前未能及时对这位主刀医生的医术以及包皮环切术做足充分的功课。

与此同时,亚历克斯也没有向家人或好友咨询,因为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启齿。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亚历克斯接受了这个“小手术”。那是2015年,亚历克斯当时21岁。

医术遭质疑
亚历克斯离世后,罗伯茨女士阅读了网上对该名泌尿科医生的一些评语,其中一名病人表示在该名医生为她实施了肾部手术后,就无法再正常工作了。



这名患者称该医生“摧毁了”她的生活质量。她说:“我是一名3个年幼孩子的母亲。我每天都感到剧痛,我的3个小孩害怕极了,每天都担心我会死去。”

另外一些关于该名医生的评语包括,医疗器械被留在患者的膀胱中长达3个月之久、误诊、不称职等。

这些评语让罗伯茨女士不寒而栗。这名医生之后受到调查。但加拿大有关调查机构对BBC表示,他们无法透露有关调查细节,除非该名医生已经受到正式处分。

罗伯茨女士称,真希望自己宝贝儿子没有遇到这位医生。

手术后,亚历克斯苦不堪言。他在遗书中详尽地向母亲描述了他所经历的苦痛。

“想象一下,如果眼球没有了眼皮保护后的那种感觉,”亚历克斯写道。



罗伯茨女士在形容儿子手术后的痛苦时说,亚历克斯时时刻刻生活在痛苦中,由于没有了包皮的保护。任何衣物的微小摩擦都让他疼痛难忍,以至于让他无法正常的生活,更别提他热爱的滑雪运动了。

多尔金是英国泌尿外科医师协会的成员。他通常会告诉手术后的患者,包皮环切术后,龟头失去了包皮的保护会更敏感,但通常其敏感度会慢慢减弱。

多尔金表示,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男子会最终调整适应。

除了龟头超级敏感之外,亚历克斯还出现过勃起功能障碍、刺痛和瘙痒等各种不适症状,尤其是在包皮系带(frenulum)被切除后留下的疤痕处。

多尔金解释说,有时在接受环切术时不一定非要保留系带。多尔金认为,没有系带未必会对男性整个性功能和性快感有什么影响。



但亚历克斯不这么认为。对他来说系带非常重要。他觉得没有了系带就像女性没有了阴蒂一样。

罗伯茨女士无法得知亚历克斯在做完手术后是否再有过性行为。

但亚历克斯在自己的遗书中这样形容手术后的感觉:“我原来的性器官,现在成了一个破损的、麻木的棍子。我的性功能也一败涂地……”

多尔金表示,包皮的作用是为龟头提供一些保护。同时,龟头可能还有某种免疫功能。

包皮环切术有多普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95%的尼日利亚男子接受过包皮环切手术。



在英国,这一比例仅为8.5%。英国接受割礼的男子多数是穆斯林或犹太教徒。因为割礼是他们信仰宗教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加拿大,大约有32%的男子接受过包皮环切术。

在接受过环切术的男子中,他们的体验也因人而异。有些人觉手术后自己更享受性生活。

但也有人称正好相反,他们则跟亚历克斯一样非常后悔接受了环切术。

亚历克斯在手术后曾寻求过进一步的医疗帮助和心理辅导。但却从未向家人和朋友袒露过心扉。

罗伯茨女士曾做过教师,由于儿子的经历,她现在希望能够到学校跟男孩子们就这方面的问题进行交流。

她表示,不像女孩子,男孩子通常不愿意谈论这方面的话题。包皮环切术仍然是一个禁忌话题。



多尔金则承认,在接受包皮环切术后出现严重问题的例子很少,但不是没有,特别是手术实施的不好或是引起对龟头的伤害等。

同时,手术结果与主刀的外科医生的技术本身也有很大关系。因为毕竟医生也是人,也会出各种错误。

从世界范围来看,也经常有环切术导致儿童和成年男子死亡的案例。

例如,在英国曼彻斯特,一名护士在为一名只有4周大的男婴在家中实施环切手术时导致其流血过多死亡。另一名一个月大的男婴也是在接受环切手术时流血致死。

在加拿大、意大利都有类似的惨剧。

自1995年以来,仅在南非就至少有1100名男孩由于该手术而死亡。



罗伯茨女士表示,她没有资格对环切手术评头论足。但至少在亚历克斯身上,它没有任何益处。因此,她呼吁对环切术进行更多的研究,特别是对其风险性,要提醒人们注意。

多尔金也表示,如果不得不进行环切手术,一定要让患者了解潜在的并发症等。

罗伯茨女士说,医生没有告诉她儿子亚历克斯这些风险。她表示,如果他知道很可能就不会同意接受手术了。

英国慈善机构15 Square说,其实亚历克斯的自杀悲剧并非个例。

该组织负责人史密斯表示,这种悲剧发生的要比人们想象的更频繁。有时,只不过没有被媒体报道而已。

亚历克斯非常内向。罗伯茨女士也是一位非常在意隐私的人,要不是因为这是儿子的死后遗愿,她也不想与人分享这个故事。

但是,亚历克斯希望通过自己的例子能让更多人知情和受益,打破男性包皮这个禁忌话题。这样也算自己没白“牺牲”。

“这是我为自己宝贝儿子做的最后一件事,”罗伯茨女士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