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新闻媒体为何极力避免称政客是骗子?
A fake guillotine leaves us wondering :Why is the press so wary of calling politicians liars



 
当你听说上周在安省议会大厦前有抗议者用一个断头台模型对安省省长福特(Doug Ford)的肖像进行斩首时,你是否感到震惊?安省保守党内阁厅长麦克劳德(Lisa MacLeod)对此显然感到很震惊,她向记者表示,此举极其失礼,令人作呕并且带有明显的恐吓意味,省府已经要求安省省警对此事进行调查。
 
但是,这种说法显然是睁眼说瞎话。的确,当时是有大约六名身穿黑衣服的抗议者带着一个木头制作,并且上面有红色油漆的断头台模型出现在议会大厦南边的草坪上。但是,只要看一看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就会知道那个假断头台根本没有安装可用的刀片。并且也没有证据表明现场有福特的肖像,更不用说用这个假断头台将福特的肖像斩首了。


 
那么,为什么没有新闻媒体称麦克劳德是骗子呢?
 
在过去四年里,许多加拿大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一举一动,并且想知道为什么美国的新闻界一直没有直接抨击川普谎话连篇。
 
《华盛顿邮报》的新闻事实核查人员经过统计称,自2017年1月上任美国总统以来,川普已经发表了超过一万次“虚假或误导性言论”(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下午,相关数字为10,111)。但是,美国的新闻媒体在谈及川普时鲜有使用“骗子”这个词。即便《纽约时报》曾在2017年12月发表过一篇名为《川普的谎言v.奥巴马的谎言》(Trump’s Lies v. Obama’s)的文章,该报也一直避免直接使用“骗子”这个词。不过,美国的新闻媒体现在似乎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使用这个词。


 
而在加拿大,原本就因为深陷经济困境而士气低落的新闻媒体又面对一些省份由对新闻业持敌对态度的保守党政府上台执政,联邦自由党可能会在今秋联邦大选中落败,以及公众常常认为记者太谨小慎微带来的三重挑战。更糟糕的是,谎言正被武器化。而上述所有这些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看到有人撒谎时必需指出来的原因。
 
那么,新闻媒体为何一直极力避免称政客是骗子呢?其原因很复杂。依照惯例和维护公平正义的承诺,主流媒体必需像警察一样处理谎言,这就好像警方在处理杀人案时,需要权衡是指控嫌犯谋杀还是过失杀人,媒体在面对谎言时,也需要权衡当事人是故意欺骗还是无意间欺骗,并观察在有人指出失实陈述后,当事人是否会收回失实言论并力争下次做得更好。如果当事人是在无意间欺骗了其他人,并且愿意纠正错误,那就很难认定他们是故意撒谎。但是,如果当事人一犯再犯谎话连篇,坦率地说,他们就应该被认定是骗子。可即便如此,许多记者仍然认为应该谨慎使用“骗子”一词,以免削弱这种指控的力量。
 
现在,让我们回到安省保守党内阁厅长麦克劳德及其老板身上。
 
对于断头台模型一事,去关注是否有肖像被斩首不仅荒谬,甚至还会令人感到难堪,因为现场根本就没有肖像,也不存在斩首行为。但是,这种虚假陈述的后果却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可能会令人不寒而栗。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一开始,福特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断头台事件当回事,他甚至还曾对《多伦多太阳报》的记者乔•沃明顿(Joe Warmington)称“别把这事看得那么严重!”但没过多久,福特便换了一副面孔,在5月2日的省议会质询时段称断头台事件“做得太过分”,对此,一个理智的观察家可能会说这是福特在借机发难。麦克劳德则尽职尽责地附和了福特的言论,并用比较尖锐的语言抨击了肖像被斩首事件,此外,她还指责安省新民主党“纵容”相关抗议活动。
 
福特和麦克劳德的言论随即便成了当天省议会新闻的头条,《多伦多星报》、CBC、CTV、CityNews及Global Television等媒体都报道了麦克劳德的指控,并称省府已经要求安省省警调查此事。(CBC和CityNews是唯一说明没有看到有证据显示肖像存在的媒体。)Global Television在报道这则具有煽动性的标题新闻时称“安省省长被模拟斩首”。


 
在这之后,联邦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亦在推特上转发了Global Television的报道,并称“这种做法令人作呕,让人难以接受,这种暴力极端主义在加拿大政坛中没有立足之地,各方领导人应该予以明确谴责。”特鲁多(Justin Trudeau)亦在推特上转发了相同的报道,并发推文称“无论你的政治立场如何,鼓励暴力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此外,《多伦多太阳报》5月5日发表的一篇社论文章亦援引了肖像被斩首事件,并呼吁批评人士缓和针对福特及阿尔伯塔省省长康尼(Jason] Kenney)的批评言论。
 
因此,少数抗议者将法国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时期断头台的仿制品带到安省议会大厦前的举动最终被冠以“暴力极端主义”,和真正杀了人的真实恐怖袭击相提并论,并被安省政府最支持的主流媒体当做抨击抗议者的理由。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能认定麦克劳德撒了谎,除非我已经做过一些基本的事实核查。在5月6日,我通过电邮联系了麦克劳德的发言人,询问她是从哪里听说肖像的事。之后,我收到了省长媒体关系总监杰弗里斯(Simon Jefferies)的回复。杰弗里斯写道:“省长办公室获得的第一手资料称省长的肖像在五一的活动中被斩首。”但这个解释似乎太过模糊。于是我又追问省长办公室是从何人处获得这些“第一手资料”? 杰弗里斯的回答是“参加此次抗议活动的人。”
 
于是,我又询问省长办公室是否证实过相关指控,杰弗里斯回答称“是的,我们通过目击者进行了证实。”我又追问对方是否提供了相关证据,杰弗里斯回答称“他们就在现场,他们目睹了一切。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才能让你相信,你显然已经有了判断。”


 
对此我回复称,实际上我只是想找到一些可以支持省府指控的证据,因为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我亦明确地和杰弗里斯说“你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可他没有再回复我。
 
在5月7日上午,保守党的支持者收到了来自麦克劳德的募款电邮,其标题是“他们想要砍掉他的头”,并且信中提到了断头台事件。
 
事实是,根本就没有肖像被砍头。

但是,这只是个开始。

* 注:本文是《环球邮报》 5月7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作者是资深媒体作家西蒙•豪普特(Simon Houpt)。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